京华时报 | 目击者确认城管拿秤砣击中死亡瓜农脸部

短短4天,湖南临武瓜农邓正加死亡事件在亲属获赔、官方对8名城管作出相应处理后,初步平息。但事件的真相,仍像邓正加的尸检结果一样,尚未水落石出。

城管是否用秤砣击打过邓正加头部?两名目击者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为何家属口中的“抢尸”,变成了官方的“协助家属运送尸体”?17日深夜,死者的弟弟等亲属确实与政府部门协商,并同意将尸体运回村里,但此意见遭到了现场其他亲属的反对。家属们突然变沉默,是因为高额赔偿金么?89.7万元,对年入十几万的邓家人来说并不诱人,但在“今天不埋就少10万”的压力下,他们选择妥协。一位近亲属昨天无奈地说,邓家家族巨大、许多亲戚在政府工作,均受到压力。

1

瓜农之死

城管有没有拿秤砣砸邓正加?

两名目击者称城管用秤砣伤人

昨天,两名与邓家人没有亲戚关系的围观者斩钉截铁地告诉记者,他们确实看见城管手拿秤砣击中邓正加的脸上部。

城管抱西瓜引争执

邓正加个子高大,性格温和。7月17日和妻子黄细细在解放南路摆好摊后,他独自去买抽水机,回来时黄细细和城管发生争执。

据目击者介绍,当时解放南路沿途有好几个西瓜摊,廖卫昌率领城管队员一声不吭,由北往南,从每家抱几个西瓜放上面包车。被城管队员抱走4个西瓜后,黄细细抓住面包车的后视镜不许城管离开。城管队员欲将黄细细拉上车。拉扯中,黄在一个城管颈部抓了一下,“他就发怒了,差点要打她,说今天一定要带你走”。一直在旁观看的邓正加,一面随众指责城管“不能抢女人的瓜”,一面劝妻子不要吵。妻子被拖上车后,邓经人提醒才上前帮忙,遭到了城管的呵斥和推搡。在群众的声援下,城管将黄细细放下后离开。

黄细细事后回忆说,因为秤被抢走,她不想再卖了。但邓正加觉得生意很好,3个小时就卖了500斤,决定再买一把秤,换个地方卖。半小时后,邓正加夫妇骑着三轮摩托转移到文昌桥边。

黄细细骂城管土匪

紧邻邓家摊位的吴五珍老人听到黄细细大声抱怨西瓜被城管抱走。另有一名摩的司机回忆,黄情绪激动,说城管“像土匪一样”。

11点左右,廖卫昌等人又巡逻至此。面包车在马路对面停下,黄细细指着他们对吴五珍等人说:“这群土匪又来抢了!”城管听到后便持手机拍摄,黄上前阻挠,双方遂发生激烈争吵。黄细细称,她当时不明白对方在拍什么,还主动抱了一个西瓜给城管。但吴五珍等目击者说,黄当时是想用西瓜砸对方,经人提醒后又放下,“西瓜砸坏了是自己的。”

关于争执起因,黄细细回忆称,是自己交了100元罚款但城管不给票,她骂了对方土匪,一瘦个城管便上前动手。

黄细细很快被打晕,她醒来时邓正加已经倒地死亡。

瓜农倒地口中流血

吴五珍第一天摆摊卖西瓜便目睹了这一幕:五六名城管围着邓正加拳打脚踢,个子1米87的邓在她眼前倒下,“十几分钟,这个人就死了!”

昨天,两名与邓家人没有亲戚关系的围观者斩钉截铁地告诉记者,他们确实看见城管手拿秤砣击中邓正加的脸上部。一位目击者说,拿秤砣的是一个微胖的城管,经对照照片是城管队长廖卫昌。邓正加被击中左侧头部,随后以手捂脸直挺挺倒地,口中流出鲜血。

根据家属事后出示的证物,被指用于行凶的秤砣上标注有“1750g”字样。

据临武公安部门介绍,通过解剖检验发现,邓正加左前额部、左颞顶部、枕部头皮下血肿,颅骨无骨折,颅内见广泛性蛛网膜下腔出血。法医鉴定报告显示他头部有肿块和淤血。

在邓正加的悼词中,邓家人明确称,邓是遭城管队员围攻,“以秤砣击中后脑,造成脑髓大面积出血”死亡。

2

凌晨清场

是“抢尸”还是“协助家属运尸”?

死者弟弟与政府协商同意运尸回村

昨天,一位邓正加的近亲属表示,17日夜里10点多钟,邓正加的弟弟、黄细细的弟弟、邓家在政府部门工作的亲戚及莲塘村村干部被临武县政府叫去协商。双方谈妥,家属将尸体运回莲塘村。

城管以为瓜农装死

邓正加约在11点10分倒地,随后多人上前试探其脉搏及呼吸,均发现其已死亡。超过3名目击者描述,城管队员在邓倒地后还踢了他两脚,并在黄细细提出拨打120求救后予以拒绝,“以为他是装的”。

临武县中医医院离事发现场走路仅需5分钟,两名医护人员在11点半左右到场,很快确认邓正加死亡。据家属描述,两名警察直到下午1点半才出现,且下车后只在距离尸体10米外站着,没有采取措施。城管队员在此过程中离开现场。

警察凌晨出动清场

邓正加所在的南强镇莲塘村人口逾3000,大多数人姓邓,属同一家族。闻悉此事后,莲塘村在家的村民除部分老幼外全部赶到现场,围住尸体,也堵住了道路。黄细细的姐姐(下文称黄阿姨)联系了专门提供运送尸体服务的小李,李当即送来了冷藏尸体的冰柜。

家属和村民们拉出“城管打死人”的白色条幅申冤,人群逐渐聚集。到18日凌晨接近5点时,警方出动了超过200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将人群驱散并将尸体带走。

最终,邓正加的尸体在距离莲塘村约2公里外的路边被发现,村民用三轮摩托运回了村里。

近亲属意见存分歧

临武官方事后称,当时并非“抢尸”,而是“协助家属运送尸体”。该说法遭到村民的一致谴责,有村民气愤地说,邓正加的妻子、女儿均被警察打成重伤,政府的说法经不起推敲“运个尸体需要那么多警察吗?我们自己运不了?”

有临武官员向记者透露,当天的警察均来自郴州下属相邻各县。临武县常务副县长段外宾称,由警方协助运送尸体获得了大部分家属的同意。

昨天,一位邓正加的近亲属告诉本报记者,17日夜里10点多钟,邓正加的弟弟、黄细细的弟弟、邓家在政府部门工作的亲戚及莲塘村村干部被临武县政府叫去协商。双方谈妥,家属将尸体运回莲塘村。然而谈判代表回到现场时,却遭到了其他亲属的反对,指责“他们都没有见过世面,怕事”。

由于参与谈判者不愿接受采访,他们是否曾答应可以让官方帮忙运尸不得而知。

据黄阿姨介绍,凌晨4点多钟时,一位副县长曾带人到现场,劝说家属将尸体运回村。家属要求查看事发时的监控录像,但遭到拒绝。副县长走后,大批警察出现。

家属希望天亮运尸

黄阿姨说,家属们最终同意将尸体运回村,但希望等天亮之后再运。因为当时天已蒙蒙亮,而临武曾经多次发生抢尸事件,家属们担心半夜运尸出状况。另一个原因是,冰柜是自己担保租来的,小李说弄坏了要赔3万块钱。所以,政府建议用三轮摩托运尸遭到拒绝,三轮摩托不够长,她害怕承担责任。黄阿姨凌晨4点多钟时还给运尸的小李打了电话,“我让他再去睡一下,天亮再来”。

而据家属透露,官方提出运尸体回村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临武即将召开一个重要庆祝活动,18日下午有湖南省相关领导要到临武县开会部署准备工作,“如果死者不拉回去,就不好看。”

近日,临武宣传部门领导曾多次向记者推介,该县将在8月3日到25日举办首届紫薇花节(紫薇是临武县花)。临武县官网发布18日发布的一条新闻则称,省财政厅相关领导莅临该县调研。

黄阿姨介绍,警方将尸体放在路边后,通知了南强镇政府。“告诉说尸体运回去了,被打伤的人让他们去住院,钱县里会出。”

3

赔偿善后

家属为何“变脸”并回避记者采访?

很多在政府工作亲属有压力

黄细细的姐姐昨天对记者表示,家族大,在政府部门工作的亲戚多,这是邓家被迫妥协并态度突然转变的重要原因。“政府压他的亲戚,不办好就开除,他们只好来劝我妹妹。”

村民称接到封口通知

19日,在与政府代表长时间协商后,邓家获得89.7万元的赔偿。当天上午,邓家人尚义愤填膺,要求记者公正报道,中午即传出邓正加即将下葬的消息。葬礼在下午3点开始筹备,5点正式举行,6点半坟墓填土完毕。小女儿邓艳玲在微博中发言“感谢”政府部门的妥善安置,家属们随后不愿再接受记者采访。

据家属介绍,在18日晚的协商中,政府和家属已初步达成了协议,临武县政府起初答应赔偿10万元,作为丧葬费,在次日邓正加下葬前即到账。但家属对此并不满意,政府才提出89.7万的数字。

昨天,多位莲塘村村民均称,他们都收到了通知,不允许向外界再说此事。黄阿姨说,亲属和村民们都十分气愤,但迫于压力不得不妥协。“我就是不服,不想埋,1万都不要。”黄阿姨称,但“想来想去我还是去做我妹妹的工作,死了的就算了吧,大家还要活着”。

“今天不埋少赔10万”

多位家属证实,邓家在协商中受到官方的压力,“说你们今天不埋,就要少10万!”不得已,邓正加被匆匆下葬。一位亲属说,大家都劝黄细细,“能要到钱就很不错了,少了10万也可惜。”

邓正加的三个孩子邓素

丹、邓青强、邓艳玲分别出生于1988、1989、1991年,而黄细细卧床不起,协商过程主要由邓正加的弟弟等人主导。黄阿姨说,家族大,在政府部门工作的亲戚多,这是邓家被迫妥协并态度突然转变的重要原因。“当地压他的亲戚,不办好就开除,他们只好来劝我妹妹。”

记者综合临武官方及家属的介绍获知,邓正加有一个外甥在县检察院反渎局工作,另有一个亲戚从公安局退休,其侄女也在政府部门工作。

双方协商果园损失赔偿

昨天,临武县相关领导再次前往邓家,就果园的损失等做进一步的赔偿,双方没有达成最终协议。黄阿姨介绍,邓正加之死给邓家造成了很大麻烦,大量熟透的西瓜也无人照管。

在邓素丹姐弟心目中,父亲邓正加的形象无比高大。从2002年承包荒山至今,邓正加和黄细细起早贪黑打造了目前80余亩的果园,并被临武县政府评为“2004年度种植养殖生产标兵”。村民们都对邓正加夫妇称赞有加,他们放弃村里的老房子,多年来住在果园简陋的屋子里,“从来没有在9点前吃过晚饭”。

邓正加的弟弟邓永才在

葬礼中念了悼词,其中对其生平有简要描述。邓家兄妹6个,从小穷困,起初学习砌墙砌屋的手艺,但后来染上赌博恶习致负债累累,无奈之下独自前往广东打工。其后承包荒山种果树致富。家属们介绍,邓正加每年能收入十余万元,今年卖西瓜就已经挣了2万元。

讲述

14岁少年蒋文豪

凌晨围观时被击中后脑

昨天,在临武中医医院三楼的病房里,十余名在18日凌晨被打伤的患者仍在住院治疗。在17公里外的莲塘村,还有许多打着绷带或身有瘀伤的被打者。

14岁的蒋文豪右腿和眉骨骨折,乌黑肿起的左眼中仍有血块,他至少还需住院1个月。17日夜间9点开始,他和双胞胎哥哥蒋文峰及另两名小伙伴便在外围看热闹。4点多钟时,临武大道上的路灯突然熄灭了。4个男生看到四五辆大巴车停在附近,大量身穿黑色制服、携带盾牌警棍的警察迅速吹哨集合,喊着口号,三五人围成圈向聚集的人群靠近。

蒋文豪长得很瘦,身高超过1米5,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穿制服的人拉到了圈子里。伙伴们看到,拼命挣扎的蒋文豪后脑被打了一棍,晕倒在地,他们立即上前救助,并将蒋文豪背往医院。在此过程中,蒋文峰等3人均不同程度受伤,身上均有伤口。

莲塘村75岁的丁开月被打晕后,偶然拾获了一根“伸缩警棍”,用手一掂,实心的警棍很沉。她当时和另外几位老人守在尸体旁边,年龄最大的邓高才已经85岁,也被打伤。

2013年7月21日, 11:07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