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力建 | 外交无价值是自找苦吃

作者:信力建 

“出门即有碍,谁谓天地宽”,孟郊当年苦逼的感慨放在如今的中国,也是相当合适的。因为成都友人想到广州聊聊如何穿越时空,感受唐诗般的生活,亲身实践一下中国梦,民族梦,就让中国的斯洛登们无辜紧张了,实在是非常罪过。6月底某日,包括冉云飞、、唐明灯、马中飞、李公明、赵牧、孙潮、余以为等数位好友,风骨峭之际,只能栖迟珠江边,于酒中方得欢,众人海阔天空,所谈涉及江湖恩怨、国家天下、诗歌文章、无一不尽兴。

责任越大,失望越大

大家对于美国的角色,尤其是对于美国在中国扮演的和事佬角色比较认同。美国长期充当世界警察,一直在全世界各处维稳,这样的思维惯性再加上国内两党的制衡,导致他们即使对待集权国家和中国基本上都持一种保守主义态度。尤其是在面对当下中国的时候,美国人更加心有顾忌,中国人口众多,经济体量巨大,社会矛盾复杂尖锐,美国政府根本害怕现政权倒塌所带了的动荡。如果中国一旦发生动乱,将需要投入无可估量的人力物力来重建秩序,美国人自认为应付不过来。一如当年对待苏联一样,美国的绥靖政策表现的越来越明显,难怪索尔仁尼琴上个世纪80年代去美国的时候,大骂美国政府和资本家,说他们只顾与集权政府做生意,而不顾普通民众的死活,不知道喜欢鼓吹价值理念的美国人听后做何感想?

日本外交转变的原因

美国的小兄弟日本,在亚洲也曾经扮演过和事佬的角色。日本在1989年之后,是唯一没有参与当时对中国进行经济制裁的发达国家,并且率先释放了解除对中国制裁的信号,1991年日本首相海部俊树访华,成为89政治风波后首位来访的发达国家元首,访问中他宣布全面解除对中国的制裁。他说,不能孤立中国,不访、不见、不对话对亚洲没有好处。此举让很多海外人士非常不满,被视为日本缺乏道义责任的表现。不满归不满,至此,日本人被中国高层看做是“闷声发大财”的典范,在钓鱼岛争端以及安倍晋三二次执政之前,日本在长达二十年的时间里,对中国的投资都是年均13%的增长,是中国在日本投资的二十倍,投资获得巨大的利益,赚得飘满钵满是不争的事实。也正是因为日本人的金钱主义态度,才给了中国官方一个信号,这样的软柿子只认钱没骨气很好捏。中国高层对于日本人没骨气的金钱外交一直持不屑态度;底层人不仅感受不到中日贸易带来的巨大经济利益,而且基于历史仇恨教育,从来都对日持极端敌视态度,一有风吹草动,就会瞬间爆发。

可见日本外交无价值,实用主义至上的结果,最终不会得到宽恕,或者起码的理解,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日本对华外交的失败也告诉所有人,单纯靠金钱购买来的关系是无法上升成为友谊的,没有价值理念认同的交往最终还是形同陌路。

梦醒时分

酒过三巡,大家聊及所谓新政,绝大多数的意见是不抱希望。所谓新政刚过半年,就让人大梦醒悟。醒悟时分,知识界的不满尤为明显,随之而来的便是无穷无尽的失望沮丧,据说连保守派的甘阳先生都对此表达了“没戏”的说法。但是,醒悟不是关键,醒悟之后怎么办才是关键?那些空洞的希望是知识分子自己编织出来的梦幻,自己从自己的妄想中走出来谈不上智慧,大家都关在铁屋子里面,怎么从铁屋子里面走出来呢?革命、改良、妥协、宪政?没有人能提出比宪政更好的解决方案,大家都知道指北针指向的方向,然而问题就在于去往这个方向的路上,不仅荆棘遍布,而且还有群魔挡道,经是不好取得的,随缘的心态必须有,否则“食荠肠亦苦,强歌声无欢”,岂不是要把自己给苦逼坏了。“镜破不改光,兰死不改香”,大家还是应该迎难而上。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7月5日, 7:46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