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中国政府开始面对经济增速放缓的现实,即使是那些长期看好中国的人士也纷纷给出低迷的增长预期。

中国第二季度经济数据将于本月晚些时候公布,目前对于增速的一致预期是7.5%,这意味着中国经济或连续第二个季度出现放缓。不过,一些经济学家目前正在进一步下调对中国经济的预期。

GaveKal Dragonomics的Arthur Kroeber在6月末的研究报告中写道,在最好的情况下,2014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将稍高于6%,或成为15年来的最低水平,并且远低于当前预期。如果出现过度收紧货币政策之类的决策失误,中国经济增速很容易就会降至6%以下水平。

上述警告由Kroeber发出尤其意味深长,因为Kroeber一直对中国经济较为乐观。他认为,中国政府在收紧信贷、抑制地方政府过度投入基建项目以及减少国家对部分企业扶持力度等方面做出了承诺,尽管这些承诺对于防止长期困境来说是必要的,但是也会令经济增速在短期内大幅放缓。

与此同时,位于伦敦的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上周公布,对中国2015年的增速预期为6.5%,对今年的增速预期在7.5%左右,2014年预期为7.0%。

凯投宏观的首席亚洲经济学家Mark Williams称,在该公司看来,上述预期是较为乐观的。关键在于,上述预期是在中国政府可以放缓信贷增速,同时不造成重大混乱的假设前提下做出的。

他表示,如果在缺乏信贷稳定增长的情况下,中国经济无法维持增长,则将出现违约数量激增、投资支出开始下降的情况。

此外,花旗集团(Citigroup)周一将对中国经济今年的增速预期下调至7.4%,明年的预期下调至7.1%。该行此前对于中国今明两年的增速预期分别为7.6%和7.3%。

上述三家公司一致将此视作良药。中国投资拉动型增长模式似乎已遭遇瓶颈,尤其是疲弱的全球经济环境排除了以出口带动复苏的可能。政府强调,如果将增长重心转向消费、实现经济再平衡的代价是增长放缓,那么政府愿意接受这一现实。

花旗报告称,在拉动增长和启动改革的权衡中,领导层似乎决定推行早应开始的改革,以提高增长质量、防范金融风险失控。

花旗认为,尽管相关改革是至关重要的,但这些改革可能会在短期内拖累投资和增长。

瑞士银行(UBS AG, UBS)经济学家汪涛给出了更乐观的预期,她估计2014年经济增速会从今年的7.5%反弹至7.8%的较高水平。不过汪涛的预测已经是最乐观的一份了。

中国股市最近几个月表现极其糟糕,基准上证综合指数自去年年末以来累计下跌13.7%。Kroeber预计,随着投资者正视未来的前景,中国股市还可能继续下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