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像等着看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孩子出世一样对第二季度中国经济数据翘首企足,中国经济数据也终于来了,只是魅力值低了点。

在中国经济滑向20多年来最低增长水平之际,中国实时报对最新发布的数据做了一番梳理:

AI-CC237_CRT_GD_G_20130715071507

第二季度,中国国内生产总值()较上年同期增长7.5%,低于第一季度的7.7%,这与中国政府2013年7.5%的增长目标一致,不仅低于2012年的7.8%,也将是1990年以来的最低增长纪录。

如果按照美国算法,中国第二季度GDP折合成年率环比增长6.9%,略高于此前的6.6%。投行分析师也给出自己的环比增长预测,苏格兰皇家银行(RBS)中国经济学家高路易(Louis Kuijs)称,中国第二季度折合成年率的经济增速从6.1%升至6.3%。

由于一些人怀疑中国官方数据难免染上政府操控的痕迹,他们更关注替代性指标,而替代性指标给人们描绘了一副喜忧参半的图景。

中国总理李克强曾说,相比GDP数据,他更愿意关注新增银行贷款、用电量和铁路货运量。这三个指标中新增贷款依然强劲,但用电量和铁路货运量疲软,反映出信贷增长过快与产出增长迟缓的分化。

中国经济增长动能在第二季度末减弱,这体现在6月份工业增加值同比增幅从5月份的9.2%回落至8.9%。渣打(Standard Chartered)中国经济学家李炜称,6月份工业增加值降低了市场对下半年经济增速的预期。

AI-CC239_CRT_RE_G_20130715071808

对于中国政府来说,另一个令人担忧的迹象是:中国经济显示出进一步失衡的情况。中国政府希望消费在提振增速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替代过剩的投资与疲弱的出口。但是今年迄今为止,实际情况却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

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下降至45.2%,而2012年上半年为60.4%。投资的贡献率从2012年上年半的51.2%上升至53.9%。余下部分由出口贡献;2012年上半年出口一度对经济增长构成拖累,不过今年迄今对经济有小幅贡献。

上述转变从低迷的零售额增长情况就可以看出。6月份零售额增速从5月份的12.9%小幅加快至13.3%,而今年迄今为止增速则仅为12.7%,2012年上半年为14.3%。

造成这一情况的部分原因是政府采取措施杜绝铺张浪费,这令高档餐馆与酒店的收入受到冲击。北京高档餐馆许仙楼的一位销售代表称,公款吃喝的情况比以前减少了很多。

不过,更为根本性的问题在于,经济放缓已经对工资增长造成不利影响,并打击了中国消费者的信心和支出意愿。上半年中国城镇职工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速降至6.5%,2012年上半年为9.7%。整体而言,可支配收入增速低于经济增速,这意味着家庭从经济增长中获得的益处正在减小。

尽管工资增长放缓,就业市场似乎并未受到较大影响,目前尚未显示出失业率上升的迹象。第二季度劳动力需求继续远高于供应量,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称,上半年新增就业700万人。

AI-CC240_CRT_TR_G_20130715071812

中国国内消费者或许已经变得谨慎,不过他们的情况仍远远好于欧洲和美国消费者。主要贸易伙伴国的低迷需求令中国6月份出口较上年同期下降3.1%,这是2009年11月以来首个非假日月出现出口萎缩的情况。

这也反映出工资上涨与人民币升值的影响。与越南等低成本国家相比,中国的竞争力受到了这两个因素的侵蚀。另外,中国打击通过贸易渠道引入热钱的非法行为也对出口产生了影响。在对非法行为进行打击之前,4月份的出口较上年同期增长15%,而此后的6月份则出现了萎缩。

人民币兑美元在4、5月份走强,其中既有外资流入的影响,也有中美峰会前政治因素的作用。但进入6月份之后,随着资本流入减缓和中国出口商压力的加大,人民币上涨步伐开始减慢。摩根大通朱海斌称,下半年人民币汇率将企稳而不是升值。

AI-CC238_CRT_RE_G_20130715071805

在国内外消费需求都陷入低迷的情况下,中国政府也被迫回到依靠投资拉动增长的老路上。

在政府打压高房价言犹在耳的房地产市场,全国住宅销售面积较上年同期增加30.4%,广州房价上涨15.3%,其他主要城市的房价也紧随其后。

对首次购房的人来说,现如今房价是更加高不可攀了。但房地产建设也由此恢复了活力。上半年中国住宅建设增加2.9%,扭转了2012年的萎缩局面。房地产咨询公司易居中国(E-House China)分析师丁祖昱表示,调控效果的减弱将提振开发商对未来的信心。

地方政府的投资机器也再度轰鸣起来。广东省发改委7月份发布的声明代表了地方政府的普遍声音。声明称,今年以来有多个大型项目获批,这些项目在推动工业投资稳步增长和加快工业重组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

当中国领导人承诺要转变过度依赖投资的增长模式的时候,他们肯定不希望看到开发商盖起越来越多的豪华别墅,也肯定不愿意看到地方政府上马更多的桥梁和机场工程。但在2013年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推动增长的情况下,政府也可能得出这样的结论:经济稍微再失衡一些,总比经济大崩溃要好。

AI-CC241_CRT_IN_G_20130715072104

在金融行业,6月份发生的“钱荒”让短期拆借利率大幅攀升。银行疯狂地找钱导致7天期利率逼近30%的高位。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外资流入减缓等短期因素,但许多分析人士也指出,这是中国央行意图控制信贷过度增长的结果。

银行间流动性紧缩也确实抑制了信贷增长。6月份中国社会融资规模从5月份的人民币1.2万亿元小幅降至1.0万亿元。

经济增长放缓也让市场开始猜测中国政府容忍的增长下限在哪里。在上周于华盛顿举行的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上,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暗示,中国对经济减速的容忍限度可能超出预期。楼继伟说,实现今年的增长目标应该不是太大问题,但我们也不认为7%或6.5%的增长率会带来什么大问题。

一些经济学家表示,低通胀(6月份CPI同比温和上升2.7%)意味着货币政策有放松的空间。但多数人认为,考虑到经济总体还在轨道上,并且对金融过度扩张的担忧加重,放松货币政策的可能性不大。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中国经济学家陆挺称,中国货币政策不可能放松。

这意味着中国财政部很可能要挑起这副重担。今年上半年中国实现预算盈余,但6月份有逆转迹象,当月出现了预算赤字。如果经济继续恶化,预计政府将加大财政支出力度以确保实现7.5%的增速目标。

Tom Orlik / Rosa de Acos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