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表示,如果中国不能兑现经济改革承诺,提高内需在经济结构中的作用,那么到本10年结束时,中国经济增长率可能下降一半至4%左右。

IMF在中国经济年度评估报告中表示,留给中国改变现有发展模式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当前的模式对外依赖出口,对内则依赖基础设施和资本密集型产业的投资。

IMF建议中国调整经济政策,其中许多已经在理论上得到了中国领导人的认可。IMF提出的建议包括:实施金融系统改革,让市场力量而非行政力量发挥更大作用;让国有企业上缴更多红利;更多的通过累进所得税而非社会保障缴费来提高财政收入,提高社会保障缴费对低收入群体的打击要超出对高收入人群的影响,也不利于企业提供有社保福利的工作岗位。

IMF称,如果不采取这些措施,中国经济可能骤然减速,2018年之后的某个时间可能降至4%左右,且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直到2030年都将维持在美国水平的四分之一上下。尽管没有明说,但如此大幅度的放缓意味着,中国将无法像外界普遍预料的那样在2030年以前超过美国成为头号经济体。

IMF中国工作组主管Markus Rodlauer称,中国改革的方向符合IMF的建议,大家现在期待的是具体步骤。

中国领导层正在拟定经济改革方案,预计将在10月份召开的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公布。中国驻IMF的代表张涛对IMF的这份报告作出了回应。他写道,中国政府有决心通过加快结构性改革来转变经济增长模式。

就短期而言,IMF的这份报告较多数分析师更看好中国经济的增长势头。IMF预计中国经济今明两年将分别增长7.8%和7.7%,而许多中国经济学家预计中国经济今明两年的增速都将低于7.5%。中国官方周一公布,第二季度经济同比增速降至7.5%,第一季度增速为7.7%。

Rodlauer称,IMF的预测反映出其今年早些时候的观点,时间点就在经济放缓更加明显以及中国央行严厉打击“影子信贷”之前。他称,尽管预测如此,但IMF仍相信中国经济没有严重放缓的风险,也就是那种会迫使中国改变政策路线并推出大规模刺激措施的经济放缓。

与此同时,IMF认为人民币币值被低估了5%-10%。Rodlauer称,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应当让人民币迅速升值,而是指出了未来三年左右人民币应当的走向。

在IMF执行董事会讨论过程中,各国代表称,更加市场化的汇率机制有助于达到上述目的。张涛表示,IMF确定汇率水平的方法需要经过进一步完善后才能用于政策分析。

IMF敦促中国放松金融系统管制,但同时也警告称,在进行某些改革时需要谨慎行事。突然取消资本流动限制可能导致几年内资金净流出额达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5%,大约为1.35万亿美元。

IMF并未解释为何它认为中国投资者希望将如此大规模的资金转移至海外,但现在他们的投资选择十分有限。银行存款利率往往低于通货膨胀率,因此中国投资者将资金大量投入房地产市场,在国内引发了房地产泡沫。

IMF称,开放资本项目有助于中国缓解国内房地产市场过热的压力,允许中国人实现多元化投资。但它也警告称,资本项目开放需缓慢进行,前提是要确保金融机构准备好迎接相关变化,只有这样才能不至于像其他国家那样因资金流增加引发银行业危机。

Bob Davis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