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 | 伊力哈木·土赫提:致全国人大、国务院——关于“7•5事件”后失踪维吾尔人的建议


关于“7•5事件”后失踪维吾尔人的建议
——致全国人大、国务院


对维吾尔人和汉人的内心造成严重创伤的“7•5事件”今天已是四周年。 我是一个流着维吾尔的血,并在维吾尔民族怀抱中成长的维吾尔人,也是一个长期研究新疆问题,不断向政府提出意见和建议的独立知识分子。我认为在正确处理民族关系的问题上,我对我的民族和国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四年来,维吾尔民族的内心创伤不但没有得到抚慰,反而一直被在伤口上撒盐,打压维吾尔人的事不断发生。其中一件就是“7•5事件”后失踪维吾尔人的问题。 “7•5事件”后被捕的1800人中,一部分被判死刑,一部分判有期和无期徒刑,一部分被释放,还有一部分人失踪。在此,我只对失踪者的问题提出自己的意见。
据我们的网站(维吾尔在线)以及其他独立媒体的调查,目前有34名“7•5事件”后失踪的维吾尔人身份得到确认, 他们是:
1. 伊玛木买买提•艾力
2. 阿巴洪•索普尔
3. 图尔贡•欧布力卡斯木
4. 吐尔逊江•吐合提
5. 扎克尔•买买提
6. 穆合塔尔•麦海提
7. 买买提阿布拉•阿不都热依木
8. 阿不都热依木•斯迪克
9. 阿里木•阿不都热依木
10. 阿里木江•海拉吉
11. 买买提•巴拉特
12. 阿伊提喀孜•哈山别克(哈萨克族)
13. 阿曼泰•居马泰(哈萨克族)
14. 玉苏普•图尔贡
15. 买买提伊敏•亚森
16. 艾沙江•艾买提
17. 居玛江•吐尔逊
18. 白克力•托乎提
19. 阿卜杜艾尼•艾则孜
20. 阿不都赛麦提•阿布来提
21. 乃比江•艾力
22. 艾克拜尔•吐尔逊
23. 吐尔逊江•吐合提
24. 阿卜杜勒艾孜孜•阿不来提
25. 艾买提江•居玛
26. 吐尔地买买提•吐尔逊尼亚孜
27. 阿不都克热木•阿布拉
28. 伊明•莫明
29. 塔依尔江•艾拜
30. 阿不都热依木•卡迪尔
31. 阿里木江•拜克热
32. 阿布拉江•苏莱曼
33. 托合提艾力•阿西木
34. 阿不力孜•卡迪尔
起初失踪者的家属一直在等待政府方面说明情况,但没有得到任何消息。第二年,一部分失踪者家属(帕提古丽•古拉姆、库尔班古丽•米吉提、巴拉特•阿吉等)开始到北京上访 。但是没几天便被跟随他们来京的地方警察和工作人员强行带回家乡。第三年他们开始接受外媒采访,指控政府。据外媒从失踪者家属处直接获得的消息,”7•5事件”后失踪的37名维吾尔人身份已经得到确认, 其中3人没有证据证明是被警方逮捕,其余34人均有证据和证人证明是被警方逮捕。他们被捕的经过,以及家属在寻找他们的过程中遭受的苦难也已向世界公开。迄今就此问题已经发布了70多篇新闻报道、近10份声明以及一份报告,包括失踪者的姓名,失踪者及家属的照片,被捕和失踪的过程,甚至有警察及官员的认可。可以说,失踪者对国际社会已经不再是秘密,对维吾尔人更不是秘密。
目前,失踪者家属从政府有关部门获得的回复基本只有以下推托:
“继续等,我们在寻找。”
“调查已经结束,公布调查结果前需等待上级的命令。”
或者是:
“你的孩子已经越狱逃跑,我们不知道他的下落。”
“你的孩子已经被释放,可能已经逃到了国外。”
显而易见,这样的回复对失踪者的家庭来说,是无法交代的。
家属在寻找失踪者下落的的过程中,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乌鲁木齐市公安局,以及地方各级政府往往互相推卸责任,失踪者家属不停地奔波于这三方之间,不仅对失踪者家属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还在精神方面不停地摧残他们。 甚至有的寻找失踪者的家属还遭到监控和关押,如失踪者伊玛目买买提•艾力的母亲帕提古丽•古拉姆就被关押了7天。
目前这37名失踪者得到确认,仅仅是因为他们的家属敢于出面寻找失踪者的下落,并且得到了外媒的报道。其实,可能还有很多至今尚未被透露出来的失踪者。就算只有这37名失踪者,37人的杳无音讯,家属至今无法获得关于他们的消息,也不是可以忽略的小问题。在“7•5事件”中民族关系遭到重创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地方各级政府应该对此有个交代。
既然相关部门4年来一直未能“找到”失踪者下落,我可以相信是因为这些失踪者已经死在狱中。相关国家部门应该是非常清楚这些失踪者的死亡的。遗憾的是,不管是向失踪者家属、向国内民众,还是向关心事态发展的国际人权组织,有关部门至今都没有明确的交代。因此关于这方面的情况一直被夸大也就不奇怪。比如国外的一些组织宣称失踪者人数达数千甚至数万。在维吾尔社会内部也存在着关于失踪者人数的各种说法,让维吾尔人不仅对国家感到失望,甚至会产生仇恨的心理,这是很自然的现象。 .
在我看来,政府在这一问题的态度可能有各方面的原因。但不管从何种角度,都无法理解政府不向家属告知失踪者的下落,这本该是政府义不容辞的职责,也是维护国家稳定和安全所需要的态度。
也许有关部门认为公布失踪者下落会引发维吾尔社会的不满,造成社会动荡, 另一方面担心公开失踪者问题,会使处理“7•5事件”过程中所犯的错误暴露出来,对政府形象造成损害。但我不认为这种担忧是合理的。如果政府对工作人员中的失职进行调查,并依法制裁失职的工作人员,只能证明我国的法治,而不会对国家形象造成影响,有助于抚平1000多万维吾尔人的内心创伤,使他们恢复对国家的信任感。为此,对少数国家公职人员依法进行处理,并非是国家不能承受的代价。
隐藏失踪者状况不是长久办法。真相迟早会大白天下。目前多数失踪者家属只是要求政府明确交代失踪者下落。他们表示,如果确定失踪的家人已经死亡,他们会为死者举行葬礼,服从命运的安排,并通过为死者祈祷而使自己安心。政府若向失踪者家属道歉,并提供足额的赔偿,我相信失踪者家属是可以接受的,最起码他们现在对政府的不满会有所减缓。
为此,我提出如下建议:
1. 政府应就“7•5事件”后失踪的维吾尔人,发布客观、全面、详细、有说服力的报告。
2. 国家对受害者的家庭道歉,给予赔偿,并在精神方面安抚受害者家属。
3. 追究相应人员的责任。
我以前多次提出过关于新疆问题的意见和建议,得到的却是“喝茶”等一系列麻烦。我知道提出这样的建议可能还会被“喝茶”,而且这次的“茶”也许会非常苦涩。但是我相信,我的民族会因我提出这样的建议而感到欣慰,因为我说出的是事实。 
于2013年7月4日
•土赫提(IlhamTohti)
“7·5事件”后失踪的维吾尔人 

相关阅读:
【转自:维吾尔在线http://www.uighurbiz.net/archives/16385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7月4日, 9:32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