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语文‖2013〈30〉‖2013-7-22~2013-7-28

为本周单字“刀”,“菜刀”的“刀”。来自《新京报》的报道说,周一,一位有精神病史的中年男子在该超市买刀后连伤四人,造成一死三伤。此前几天,另一精神病男性患者持刀在北京朝阳区大悦城东侧将两名路人砍死。随后,北京多家超市停售刀具……媒体上,有关“超市停售刀具是否有用”的讨论随即展开。

“‘朝阳大悦城杀人(17日),机场出口爆炸(20日),马连道家乐福砍人(22日),光明楼金凤成祥爆炸(24日),双井家乐福着火(24日)’,昨天,类似的总结在中国微博上频繁出现,标题大都聚焦于‘北京怎么了’。而在海外媒体眼中,‘中国怎么了’才是更值得关注的问题。”

“这些天看到的,都是些让人难受的新闻。充满戾气的社会像个大火药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发生爆炸,不知道哪里就是生命的出口。我们这些小民,且莫谈更大更空的东西,还是先力所能及,从自己从身边做起,对他人多抱一分春风化雨的善意吧。为别人,更为自己。一会儿出门,先向电梯里的陌生人问个好”……前面这段无助之慨出自导演胡淑芬

汉字“刀”为象形字,《说文-刀部》里的解释说,刀,兵也,象形,本义为一种武器,后泛指用于切割砍削的有锋刃的工具,其引申义还包括像刀的东西、古代刀型钱币、纸的计量单位等。

—————————————————————————————————————————

专业办理取保候审保外就医

语出饭友老刘不忙周二饭文:“经过一个小巷,看到一墙角赫然写着一行字:‘所里有人专业办理取保候审保外就医’,你说是社会风气开放了,还是广告审查开放了,还是贵国所有的一切都开放了?”

SON

来自本周新闻。网友英国那些事儿周二微博点评当日英国“王室宝宝”热闻:“太阳报……太阳报……又是太阳报又一次把博眼球的功力发挥到了极致啊! 英国各大报纸的编辑想破了头想在明天的头版出彩……可是在太阳报的面前就是渣啊。 直接把网站和明天报纸头版的‘THE SUN’改名成‘THE SON ’!在这标题面前,任何其他的文字都是多余的……怒赞!!”

一个心中充满仇恨的人可以在任何一个社会中找到施暴的理由

来自诗人叶三推荐,语出学者李子暘旧文:“任何一个社会,都不可能完全避免不公正和不人道,更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幸福和满意。如果某人认为自己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认为自己的委屈很大,就要出手屠杀无辜的人,甚至屠杀无辜的儿童。那么,指望着让社会变得完善,来杜绝这种暴行,是不可能的。一个心中充满仇恨的人,可以在任何一个社会中找到施暴的理由。”

微信抽风

本周新成语之一,相对正式的命名是“微信宕机”,来自评家黑色金光刊载于钛媒体专文,原题“微信宕机,反窥社交软件危机中的商机”。文章说:本周一“早7点半左右,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多地包括海外微信发生故障,无法登陆使用。直至下午14:25, 腾讯微信团队宣称,经团队全力抢修,微信恢复正常……‘史称微信7.22事件’(也称微信抽风事件)”……据短文评述,此次微信抽风,一是可见社交平台基础脆弱,一是可见微信分流了海样微博用户(微信一宕机,微博就高潮),一是越是宕机,越是显现移动互联的时代信息传播特质:“互联网松散的、无中心的、持续的数据产生方式,犹如大海一样。数据背后是人的海洋。”

寄到很远的国度去了」

来自本周媒体报道,语出诗人纪弦。周一,台湾诗人纪弦辞世,享年101岁。网间众多读者转发讣闻并致哀悼。上句出自纪弦短诗作“火葬”……它自是没有《你的名字》那样的周知率,可似乎更具空无人生百念成灰后的寂然之美:“如一张写满了的信笺,/躺在一只牛皮纸的信封里,/人们把他钉入一具薄皮棺材;/复如一封信的投入邮筒,/人们把他塞进火葬场的炉门……/总之,象一封信,/贴了邮票,盖了邮戳,/寄到很远的国度去了。”

盆栽界

来自本周网友推荐,语出网友eyangyuhan微博:“新单位也和老单位一样,每桌供奉着一盆绿萝,不禁纳闷,这种植物到底在盆栽界有什么背景。”将“盆栽”入“界”,貌似顺嘴说,其实无非刻意大惊小怪,让凡俗日子凭空多出些些俏皮。

你永远哄不睡一对觉醒的人

来自编辑波斯蜗牛本周推荐,语出网友马忧今年早些时候的一则微博:“李承鹏和左小祖咒都擅长悲愤,做人的底线就是逢谣必传,传则必透。周濂应该为他们写个传,就叫你永远哄不睡一对觉醒的人。”与本句一样被疯狂转荐的,还有网友董晓磊Nikita对马忧之句的一个附和:“嗯,摁都摁不住的觉醒”……顺便可说的是,马忧句中提到学者“周濂”属用典——2012年,学者周濂曾出版文化随笔《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你永远哄不睡一对觉醒的人”之说据此而来。

雷剧

网络流行语,亦有“神剧”“天雷剧”等别称。“雷剧”是“雷人之剧”的简称,在某些语境中,它也指那类粗制滥造的自制剧。2013暑期,被大众公认的雷剧如《新洛神》《天天有喜》等。来自媒体的一则报道:“一面是口诛笔伐的大肆攻击,一面是收视暴涨的凯歌高奏,‘雷剧越雷越走红’已经成为了颠簸不破的荧屏铁律。每当有雷剧开播又收视大热的时候,都有人会发现这个现象:雷剧越雷越走红。”

或许就能多活一日

语出主持人孟非微博:“看到在路边卖瓜的,方便的话就买个瓜吧,让他们早点卖完回家,或许就能,多活一日。”

鼓掌病

语出学者徐贲博文,原题《鼓掌是一种“社会传染病”》。文末,徐贲先生由远及近,将“鼓掌”从历史拉回眼前:“政治仪式的鼓掌欢呼并不一定需要用手掌拍出响亮的声音,或者用嘴巴发出激动的呼叫,它也可以用其他更有创造性的方式来进行表演……率先撤销‘梦办’要比率先成立‘梦办’需要更大的决心和勇气。有人批评说建‘梦办’是一种形式主义的跟风,其实,这个跟风不只是形式主义,它根本就是一种‘鼓掌病’,而它的压力则来自‘整个房间里的掌声’”。

开放自由民主的国家本身就是最大规模的说服性武器

语出知乎作者许晓明。针对本周有关“大规模说服性武器”(高新七号)的闲话闲扯,许晓明说:“先进的国家如美国、俄罗斯、、以色列很少有大规模说服性武器,因为开放、自由、民主的国家本身就是最大规模的说服性武器。”

中二病

网络熟词,亦称“初二症”,语出日本某广播节目,后成为流行词。“中二”在日语为“初中二年级”之意。经由网络放大,原有“初二少年的某些奇怪意识或看法”的词意界定已相对松弛,语义边界随即扩充,实际语用中,其外延边界已扩充至“青少年时期”,相关流行语如“人不中二枉少年”等,有很多。甚至有网友将其扩展为“中二后遗症”,那意思当然不难猜,可这个扩展词极易与“中风二次后遗症”压缩称混淆,最好不用。

我想要点黄昏在厅里

来自翻译家鳄鱼茶微博,语出鳄老师所译英国诗人乔治-西尔泰斯的一首短诗:“我们是不是该关上门,把黄昏挡在外头。孩子赫尔嘉问。不,最好让它进来,父亲咕哝说。我想要点黄昏在厅里。”

碧莲

网络熟词,常以“药店碧莲”组合使用,多在极度愤怒、情绪失控瞬间脱口而出。将“要点逼脸”有意误写为“药店碧莲”属明知粗粝不雅,却又无从选择,从旁侧证出那愤怒之怒已忍无可忍……当然,它也一定也是拼音输入法的连带奉献或启发。

从裤兜里开始捏我的蛋蛋

来自知乎话题讨论。针对论题“新浪微博日益海量呈现推广微博是否会流失大量用户”,网友张小北:“当新浪微博开始在时间线(轴)里直接置入我并未关注的广告ID后,它就已经越线……(我感觉),新浪微博已经开始一步步地把手伸进了我的裤子,从裤兜里开始捏我的蛋蛋,并试图从它们的碰撞声中听出金币的响动”……新浪微博的这种“强行植入”带给用户的不爽似有普遍性,而来自虎嗅网的最新数据分析显示,“新浪微博活跃度已经降至2011年初的水平,距高峰期持续下滑超过30%。”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