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驻新西兰记者王宁多年来得不到回国签证之后被迫采取“非正常渠道”回家探望父母,数日后被当局强行带走并遣返。拒绝发放签证是中国当局对异议人士施压的惯用手段。

(德国之声中文网)”博讯新闻网”驻新西兰记者王宁由于撰写对中国政府持批评性态度的报道和文章,多年来一直被中国驻新西兰使馆拒绝发放回国签证。今年7月,王宁深感父母年迈多病,采取”非正常途径”回到中国,在家中逗留数日后被强行带走。据”博讯网”报道,7月14日,王宁被戴着手铐、脚拴着粗布条、戴着头套押往广州机场,手铐等直到进入国际候机厅才解除。

据悉,王宁为”博讯网”撰写的文章多涉及异议人士、敏感话题,10年来他申请回中国的签证一直遭到拒绝。王宁的父母目前在呼和浩特居住,父亲88周岁,母亲85周岁。王宁原本试图改变护照名字、蓄须,6月去香港签证,但仍然遭拒。累计18次签证被拒签。最后王宁只好”铤而走险”,通过非正常途径回国,7月7日下午到达父母住处。但王宁的母亲只有一只眼睛有模糊视力,经过王宁弟弟说服之后才认出儿子,而王宁的父亲直到7月10日王宁被带走,也没认出儿子。

当局的控制未松反紧

今年5月,博讯网创始人韦石的母亲去世,却令人意外地被当局”特准”回国奔丧6天,受到广泛关注。本名孟维参的媒体人韦石当时向”美国之音”透露,他一位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家人为他奔丧向有关部门提出了申请,并得到了比较高层的”特批”。他也成为中共新领导层上台之后,首位获准回国的海外敏感或异议人士。韦石还表示,希望这件事能够成为中国展现更广泛松动的开始。不过他也强调,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自己的经历也可能是个个案。

然而王宁此次的遭遇无异于打破了这种期望。今年5月12日,韦石母亲去世的时候,王宁还在博讯上发表文章写道:”惊闻美国博讯新闻网创办人兼总编韦石先生的母亲孟老太辞世,倍感哀痛和难过,同时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的母亲。也许是哪一天我也和韦石一样,眼巴巴就只能听着:入院、病危、’妈妈走了…’!也不知何许年之后,总算可以回家了,可是面对的却是母亲那冰凉的骨灰盒。”

“惩罚”异议人士的”杀手锏”

签证和护照一直是当局打压海外和中国国内异见人士的工具。除了王宁之外,很多海外媒体人、民运人士、异议人士都无法得到回中国的签证。2012年4月,王丹、吾尔开希等六四民运领袖发表了一封致中国政府的公开信:请允许我们回家看看。现居住在台湾的吾尔开希在六四学运之后,曾是中国政府通缉名单上的重要人物。近年来,他一直试图以包括自首在内的各种方式让中国当局逮捕他,达到回国看望父母的目的,但也没有成功。

《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曾对”纽约时报中文网”表示:”与其它形式的政治迫害相比,剥夺一个人回国的权利看似是一个小邪恶,但这是对人权的公然侵犯。”

另一方面,身在中国国内的异议人士也常常拿不到自己的护照,或者被当局禁止出国。今年2月,原本计划到美国一所大学担任一年访问学者的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在北京国际机场遭到警方扣押,不得前往美国。此外,知名艺术家艾未未、藏人女作家唯色(Woeser)等诸多对政府持批评态度的人士也都被当局禁止出境。

综合报道:雨涵

责编:李鱼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