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6日,中国知名法学学者许志永遭北京警方抄家和刑事拘留。许的代理律师昨天和今天分别到看守所探望遇阻。目前美国和德国政府代表相继敦促中国政府释放许志永。

(德国之声中文网)7月16日,中国知名法学学者、北京邮电大学法学院教师、公盟创始人之一的许志永被北京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刑事拘留,目前关押在北京第三看守所。外界普遍认为这与他致力于推动官员财产公示,并声援因此而遭警方拘留的公民有关,亦担忧他可能遭到当局审判。

德国之声早前曾报道,今年3月31日,北京多位公民在闹市区公开呼吁官员、特别是中共七常委公示财产而被拘留。其后曾发起要求官员财产公示联署的律师丁家喜、民主人士赵常青及江西新余维权人士刘萍等16人先后被抓捕。许志永所在的公盟公开声援因要求财产公示被抓公民。当局对公盟打压早露迹象, 7月12日公盟成员之一宋泽失踪;在抓捕许志永之前,许志友的多位同道-律师江天勇、传知行研究所负责人郭玉闪、法学学者滕彪等人手机皆被限制呼入或遭软禁。

现年40岁的许志永为北大法学博士,在2003年”孙志刚事件”后,与另外两位博士滕彪、俞江一起上书中国人大常委会,对中国当局废止收容遣送制度起到推动作用。同年10月,三博士发起成立公盟。因持续关注中国上访制度和揭露黑监狱,2009年许志永因”偷税罪”被捕,后被释放。去年十八大后,许志永发出《致习近平公开信-一个公民对国家命运的思考》,其后许志永被国保带走问讯。去年12月他在外媒发表对藏人自焚事件关注的文章;今年2月因发动教育平权行动再被国保传讯,其后一直被软禁在家中。

目前国际社会对许志永被刑拘一事表示关注。7月17日,德国联邦政府人权事务专员勒宁(Markus Löning)发表声明,呼吁中国当局释放许志永并确保正当的司法程序。勒宁也表示,许志永被刑拘说明,中国当局将继续打击那些公开反对滥用权力,贪污腐败的活动人士。鉴于中国新政府把反腐作为目标,他对中国当局这一行为感到不解。

7月18日,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哈夫(Marie Harf)向媒体表示,美国政府担忧中国当局报复许志永揭发官方渎职行为与和平表达,美国政府要求中国结束对许志永的人身限制,并且根据中国对国际社会所作出的人权承诺保障其应当享有的人身自由和保护。大赦国际、爱尔兰前线等机构亦对此案表示密切关注。

“看守所以各种非法理由阻碍律师会见”

许志永被抓后,包括知名维权律师刘卫国、江天勇、唐吉田、、陈健刚等人及众多网友赶至北京第三看守所驰援,刘卫国更在早前就已接受许志永的委托,表示即使因此受到牵连入狱也在所不辞。7月18日中午,多位律师及多位网友到达看守所时,看守所拒绝会见请求。其后10多辆警车和50余名警察和便衣抓走十余名网友,并将刘卫国带至派出所问讯6个多小时。

律师陈健刚向德国之声表示,19日上午刘卫国等多位律师再到看守所探望再次受阻而未果:”看守所仍然拒绝会见,今天给出的理由是’刘卫国不具备作为辩护律师的条件和资格’,他们让我们去找办案机关。按照现行的刑诉法规定,许志永涉嫌的这个罪名,我们只需要提供三种证件-‘授权书、会见函、律师证的原件’,我们就可以会见了,不需要任何机关的批准,但看守所就是以各种违法理由来搪塞、阻碍我们会见。”

“罪名莫须有,这是一种政治打压”

目前许志永在中国大陆各大微博和博客遭彻底清除,其名字也成为”敏感词”。事件由许志永这个中心人物还在外延和扩大,7月18日上午,传知行研究所突遭查抄和取缔,郭玉闪表示其本人也已被软禁在家两周时间,疑传知行被取缔与许志永被抓一事有关联。

陈健刚认为,许志永被抓后当局一系列作法完全是一种政治打压:”本身就是莫须有的罪名”。北京维权人士胡佳也认为自习近平上台,维稳更甚,但通常都以其它罪名来作为政治打压的借口:”习统元年,聚众扰乱公共秩序、非法集会、寻衅滋事等等,都是煽颠罪的马甲”。

陈健刚也认为,在这一轮的打压中,当局把目标定在许志永及一些维权律师身上,根本原因是这些人对中共执政党有清醒的判断和抵抗的勇气,并在推动公民社会形成的过程中起到”火种”作用。当局试图掐灭这些”火种”:”为什么会造成对这些人的打压,本身在于执政者自身的恐惧,恐惧有人不甘于做奴隶,要反抗,要追求自由民主,要为民众谋求更好的前景,所以就是火柴头一样的亮光他们也要掐灭。”

作者:吴雨

责编:叶宣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