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丁丁 | 写给两位朋友的信

我每天写许多信,多数是回答同学们和朋友们的来信。写信通常要“量身定制”,否则类似于广告或教科书,这也是中医的高明之处。西医将生命分解为尽可能多的局部,无论哪一局部有病,对症下药,哪怕压根不对症(因为症是生命整体的性质)。今天写了不少信,其中两封(分别写给XX先生和YY女士),或有远比量身定制更广泛的适用性,发表在这里:

XX,技术分析家从不读基本面消息,我当然只看图说话。现在讨论你说的基本面因素:产能过剩,其实就是要等待资本折旧,然后才有资本的下一轮更新,这样的周期,经济学家称为“商业周期”(business cycle),常为三年至五年。设备更新意味着技术进步,所以,商业周期与更长期的波动有关联,2004年有一篇论文采取了波形叠加的谱分析方法,可更好地理解历史上的各类经济周期(参阅我的《经济学思想史讲义》的前几章)。最长的波动周期是一百年至三百年的,我写文章主要指这类周期,称为“大熊市”和“大牛市”。世界经济的大牛市,2008-2012期间转入大熊市。长周期的基本面因素是人口老龄化、文化创造性消失、新技术减少、宗教热情衰退、精神回归自然状态等等,总之,就是公众的生活方式和情感方式与大自然的节奏趋于一致。当然,在长周期的大熊市之内,也要有短周期的波动,所以股市仍可上涨和下跌,并且,由于资本和劳动的非均质分布,世界的某些局部,例如中国,可能出现股市的爆发性增长。这样的概率,在中国股市,至少不应等于零。
祝好,
丁丁
YY,公平与效率的权衡,处处存在,所以,你的解释当然成立。只不过,经济学家需要更深入的分析,例如,我在浙大指导的博士生(去年的优博)陈叶烽的研究工作,将个人偏好分解为社会的和私人的,然后再分解社会偏好为两大因素,估计了其中公平因素的分量。实验经济学的研究大多很繁琐,他做了很不错的研究,博士生期间已在权威期刊连续发表了三篇论文。换句话说,叶烽的研究工作,就是试图估测公平和效率之间权衡的一种指标。效率不能直接测量,公平也不能用基尼系数测量。因为,在实验室里我们研究的对象是微观个体,他们的行为通常不依赖于宏观的效率与公平指标,他们也无暇考虑宏观因素。长期而言,YY,你还是要读经济学的书,对你的教学与科研都非常有帮助。从经济学角度看,一个人的知识,沿着单一方向积累到某一程度,就进入边际收益的递减过程。这时,如果改变单一方向,转而在另一方向上积累知识,新的知识就表现为边际收益的递增过程。如此扩展,知识可以在许多新的方向上表现为边际收益递增。心理学和经济学,显然,你的知识积累主要在心理学方面,那么,转入经济学,一定可以有边际收益递增,何乐不为呢?附件,我发给你一部经济学教材,作者是芝加哥学派经济学的领袖人物,也是张五常的老师,这部作品,是经济学经典,有中译本,但不如英文原版优秀。你可试着做一些习题,否则,读了也就忘了。你还年轻,人脑的神经元网络的重组能力,几乎可延续至晚年。
祝好,
丁丁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7月22日, 2:17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