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想|白志强:中篇小说:就这点儿事儿

  1

  万建设老板不敢回家了。

  他近期的日子就是上班下班应酬喝酒洗桑那之后躺在一家休闲娱乐广场的阔大休息厅里抽烟发呆。他总是想着乱七八糟的心事儿。之后送走那些玩乐到半夜的朋友们,他一人开车迷迷糊糊地在街上转悠。

  而小车开到了他家的小区前,他也总是轻轻一脚油门,让小车滑走。

  万建设的小车总要围着小区前的街区转悠几圈儿,他看着一街的桔黄色灯光,也看着不远处的立交桥高架桥,还看着上面轰轰隆隆驶过的小车流,看着他所居住的小区外面的一排漂亮的梧桐树还有无数漂亮的地灯光环,看着他的小车前面一排仪表盘,上面显示的时间已经是夜里两点四十多分,他想着这时间肯定是万家酣睡,但是唯独他的家里正在上演一出没完没了的闹剧,他想着就沮丧和愤怒。

  很郁闷。用句时髦语是扭结。

  他也会把小车停在路边,点一枝烟,不熄火,还是想着乱七八糟的心事儿。

  媳妇梅菊进入了更年期,和儿子膘上劲儿了,这娘俩死磕。现在母子之间是敌人,一天总得几次开战。最轻的是吵架,稍稍几句吵架过后,会各自摔东西。亲亲的母子之间,怎么就成了这样?

  而万建设太累,他的公司是倒腾钢材的。前些年一下大发财。可进入了2008年的冬季之后就每况愈下。地产公司纷纷停工,楼房倒是一幢幢一群群地起来了,但卖不出去。他现在的差使只能是每天要债。他觉得他真的是孙子了,欠债的老板们现在是大爷。他天天装孙子一样和这帮狗日的老板们喝酒K 歌蒸桑那也找小姐,但全是为了要他的欠债。他花钱请客玩一系列,倒是让这帮欠债的狗日的老总们滋润地享受?

  万建设不行了,早几年就不行了。他不敢蒸桑那了,怕晕在里面。也喝不动酒了,找了专业酒托灌这伙狗日的。见了小姐他也狼狈回避。万建设才刚刚过了五十大寿的人,竟然得了前列腺炎、糖尿病、气管炎、胃溃疡、心律不齐?这算不算心脏病?但是动脉血管粥样硬化确诊了,他还有些弄不清名堂的病。他老了,他已经秃顶,头上几缕鸡毛一样的头发还紧贴着头皮。他真不想老,他想青春焕发,他戴了个假头套,这头套让一位南方老板宰了一把,说是植入的头发。他的假头套不是哥们那是看不出来的,他仍像是四十岁的样子。他的穿着也是大红大黄大紫大粉色,他仍是身材魁伟,他仍是年轻,他仍是一胳膊的肌肉,他仍是胸大肌还发达。但这全是过去了。青春过去啦!他现在太虚,他老了,就这么一晃他老了?他觉得这一生的奋斗全是为了妻子儿子,为了亲人们为了这个家庭。可是,现在有了点延续发展了几个月的家庭最新情况。

  妻子梅菊发现了儿子万成渁近些日子总是在他的房子里看成人片。

  而这情况已经发生了一段日子。妻子梅菊此前的二十多年一直是监视他,总想抓他个“现行”,但这个娘们儿也从来没实现过。现在,妻子准确地瞄上了儿子。这一对母子天天时时分分秒秒地对峙,把他这个当爸和当丈夫的夹裹在了中间。

  唉——不就这点事儿么?男女之间的这点儿事,搞得全世界乱七八糟的?

  万建设觉得和梅菊生活了一辈子,但对这个女人他还是弄不清。他觉得他怕媳妇了,他现在只求生活温馨些,家庭和睦些,回到家里别吵架有一杯热茶有一个安静的卧室就齐了。他这一辈子折腾着挣钱,他们一家早就是小康了,也极快进入了中产阶级,现在正奔着九位数富翁的路在顺利也艰难的发展,但是……但是近期他怕回家了。

  他妈的,全是吃饱了撑的了?!

  万建设曾经夸过口,他的资产只要到了九位数,他就歇了。周游全世界当个悠闲自在的爷们。说归这么说,他知道这辈子上了道儿,他下不来了。生意场就是个高速旋转的磁场,想下来除非是他又变成了穷光蛋一个,他得为生存挣扎。再就是想下来了得去八宝山。八宝山那地方是名人和官员们的地方,他还去不了,他想去老家保定府给他买块墓地,他不想让烧了,他要是下来了就土葬,一觉睡过去,会死很久的。

  否则他下不来了。他闲不住!

  但这个九位数太难迈过去。他为这个数字已经又奋斗了数年,但距离九位数还有好几大截子。

  现在他不心疼钱了,他心疼他的人了。他累得像头驴一样的挣钱,建筑行业他全干遍了。从小包工头到大楼盘的监工。他年轻的时候能两只手提两袋水泥一路小碎步扔了水泥袋子还不喘气儿。他曾经有过开着大货车抢运土方四天五夜没睡觉的记录。折腾了一辈子,年轻的时候他下的死力气,到了近七八年前才玩起了脑子。他才发现了玩脑子他也不差。下死力挣钱是混个仨饱一倒,而用钱滚钱就不一样了,他发财有些势不可挡的劲头儿。现在他混出头了,他不求什么了,就求个家庭和睦,回到家里能踏踏实实睡一觉啊?就这点要求也达不到么?

  父母和岳父母全送走了,他万建设是个孝顺儿子还是个孝顺的女婿,花钱请专家为老人们治病,几百万出手了,老人们还是要走。大医院和专家医生们能治病却救不了命,他做到了让兄弟姐妹和一帮朋友们全对他万建设竖大拇指的程度,他是个爷们是条汉子是个男人是个好儿子也是好女婿!

  而兄弟姐妹们和朋友们现在全是各忙各的,他现在去哪儿呐?没地方去。他只有这个家了,他爱妻子也爱这个宝贝蛋儿独生子!

  去哪儿?到另一个小家里坐坐?

  她是小鸟儿。她的大名叫敏丛瑞,挺好听的一个名字。小鸟儿是他给她起的小名。她是他从一个娱乐广场里捞出来的。小鸟儿三十来岁,身材一般但皮肤白晰,尤其是两个乳房,那是成熟少妇的奶子,坚挺的两个奶子。她丈夫杀了人让枪毙了,她没指望了来到了这座大都市,进入了娱乐大染缸里。五年前,万建设头一次要了她,就觉得这个少妇不应该待在这类场所。他没弄成事儿,他那时候就是病人了。他只是搂着她玩儿,聊天儿,让她说她的身世也聊着她的苦难史,之后一瞬间万建设发了善心就给了她名片和手机号码,让她立即给他打电话去他的公司上班。因为这个美少妇说她能喝酒,她的让枪毙了的男人在当地是个准黑社会的头儿,她应付男人有一套。小鸟儿来了,当了他的专业酒托。她的名份是他公司的接待部主任,他总是介绍给朋友们说这位是敏主任。而朋友们对这位敏主任还挺看好啊!万建设每月发给小鸟儿工资也给她租了一套两居室的单元房,让她接来了女儿,也给她的女儿安排上了小学。万建设想着他从当上千万富翁之后总是做善事,他不自觉地也是下意识地救助弱势人群。他和小鸟儿的关系就是雇佣关系,他也没让她上过班,只是在他需要她的场合他一个电话就把她揪过去了。他只让她在酒场上发挥她的作用,她总是看着他的眼色行事,说把谁灌翻那就是一眨眼之间的事儿。这个小鸟儿太会在男人跟前来事儿,她会浪会骚会对男人用眼睛放电也敢喝能喝,但是哪个欠债的老兄想把她勾到床上,她一准会悄悄地征求他万哥的同意。这个小鸟儿在她的小居室里也无数次对他放浪形骸,而他总是拍拍她的脸蛋儿说,万哥现在不行了,万哥就这么养着你了,你放心地过你的小日子,要是有了合适的男人,万哥一手给你包办啦。小鸟儿对他万哥那是十分尊重十分爱戴。他也不想去那处小居室了,人家少妇还有生理要求,而他深知他已经不行,不能再让人家一个小美人骂他变态吧?搂着一个少妇只是摸摸索索的也恨不得用牙咬人家?

  磨磨蹭蹭的想着心事儿,在外面又发呆了一会儿,万建设还是回家了。

  他进了家门,拿钥匙开门。他妻子正在客厅里坐着等着他呐。他知道一准是这样的情况。

  妻子现在夜里不睡觉,监视儿子。妻子可以一夜不睡觉,白天睡一天。妻子的更年期像婴儿睡反了觉一模一样,夜里来神儿,白天昏睡不醒,她就这么折腾你!

  他换了托鞋,瞄着妻子。妻子早就瞄着他了。妻子也是一脸的焦虑神态,像是有天大的事儿要对他叙说。

  可他早就不耐烦了,他进了卧室就拿衣服准备洗澡。他不理睬妻子。

  他甩掉了一身衣服,才觉得他是刚洗过澡,他是在豪华的洗浴休闲广场泡澡的。但他从来不敢说他洗过了澡,妻子只要一听休闲广场和桑那间就爆发了,觉得那地方是妓院。他解释说不是,也带妻子去洗过,但是妻子别的方面全不行,在这一点儿事儿上,灵得像藏獒。妻子立即看了出来小姐们成群结队地等待着客人的招唤。之后妻子规定了,你不能去这种地方!他回答说是应酬,妻子吼了起来说,让个小女子躺在怀里也是应酬?他立即答应了说不去了。这有些豪华的肮脏地方他也不想去,但为了生意为了维持这些社会资源为了巴结着这帮狐朋狗友早些还了他的钱,而且他有病难道妻子不知道?但妻子有千言万语等着他呐,妻子会叨叨地絮说不停,说男人哪有好东西啊?对媳妇当然不看也不想了,她早就知道男人阳萎了,但是只要有个小女子躺在男人怀里,她还能不知道他的心思?狗么?男人个个是公狗,见了小母狗就发情啦!而此时此刻,他得应酬妻子一下,让她觉得他太累了,洗了澡只想睡觉。他进了卫生间,正脱裤头和背心的时候,妻子推开了卫生间的门,一脸故事更是一脸阴谋诡计般地地指了一下儿子的房间。

  他硬是关上了卫生间的门,放开了洗澡水。他冲了一下,把头也淋湿了,他慢慢地穿衣服,出来就咕哝了一句说,媳妇我太累了,只想睡觉。

  妻子却从沙发上跳起来,推着他到了儿子房间门口,而这种动作已经延续了好几个月了,他和妻子总是下意识地悄悄地走到儿子房间门口,就能听到里面的呢呢喃喃声音,是男女弄事儿的声音。

  每到这时刻,万建设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怒火在胸腔里奔突乱蹿,他恨妻子这样子,更恨儿子这样子。

  这娘俩真是吃饱了撑的了?!

  他听着,里面的声音有些清晰,有些刺激,有些神秘,有些公开化了。

  他也总是沮丧地悄悄地走开,他呆坐在沙发里,抽烟。

  而每在这时刻,妻子就开始了一天的絮叨,妻子闲得发慌,守着一套阔大的公寓房子,没人和她说话!现在见了活人也是丈夫回来了,就得说话。妻子的絮叨他总是听不清楚,他太烦。但妻子仍在说话,妻子悄悄地说话,天天重复地说着一模一样的话。

  怎么办?万建设呀老万,你这个当爸的不管了?渁渁这个混蛋儿子就是当年的你呀?你当年就是这样天天地沤我勾引我像一只蚊子一样在我眼前飞来飞去的缠着我呀,我嫁给你个狗日的算是倒了八辈子霉啦可你当年还有些清纯有些无赖有些太麻缠啊,你不像这个流氓儿子你倒是天天拿着蛋糕拿着烂花儿会哄我的心呐?你要是当年不天天黏着我我早嫁了别人啦,谁能看上你呀?一个胖子一张脏乎乎的脸两撇毛茸茸的小胡子还跟真的一样胡乱趴在嘴唇上边,我给你说实话要不是我妈死命地劝我我会跟你过日子?就你这德性你哪儿配我啊?我是稀里糊涂地让你拿下了,但还算好啊你这人总得来说还是个厚道人能折腾着挣钱没让我跟着你个王八旦受罪,可是你也得清楚你这人刚结婚的时候不顾家你在我生下渁渁这个小流氓的时候,你竟然一下出差了四十多天,那个时候你去哪儿了?我现在想起来就恨,恨你在我坐月子的时候你出去疯啦?你得老实交代你那一年八月份到底去哪儿了……

  万建设就这么盯着妻子的嘴唇上下翻飞说起了久远的故事。妻子早就是这样有些意识流,有些生活流,还有些神经质。她压根不知道她要说什么但她在叙述着。他也听惯了妻子就这样的絮叨他无奈他没办法。妻子么,他太爱她,她的一张漂亮小脸蛋儿当年是让他入迷,他当年也曾经如此下了狠劲追求她,这全是事实。但是他当年不是胖子他压根不胖,他当年也是英俊青年吧?他没有对不起妻子的地方,从和这个可爱之极的妻子结婚之后,他就一门心思地折腾挣钱,他早早地让妻子下岗了,单位也不景气再说挣那几个小钱儿让妻子活受罪也不值。他在小平爷爷一招呼下岗那一年就让妻子主动退下来了,妻子是三十六岁就享受了退休待遇。那几个小钱儿他万建设压根看不到眼里去。他敬着妻子总让她买最贵的时装穿,也让她戴最昂贵的首饰也让她收藏的世界各国名表还有数不清的钻戒,还让她每年出国玩一次开心,还让她养名贵小狗但这个熊女人总把小狗养死,她伤心了就不养了!但他万建设觉得他拍着心口说他对得起妻子可她总是提起她太后悔嫁给他了?而最让他恨的是——近期的儿子渁渁看成人片和他这个当父亲有什么关系?儿子二十一岁啦,儿子是儿子的事儿,妻子总是张嘴闭嘴的老流氓加上小流氓的骂?他没有当流氓的资格了呀?但是……

  让妻子这么一闹和他万建设觉得他近期总是意识流了,他归纳了一下他和妻子全没文化,他和妻子这一号的当不了什么社会精英。因为恢复高考过了好多年了他和妻子还正在四处奔波找饭辙呐。他当了建筑工人妻子当了一家国营大餐厅的服务员。他这个人在建筑工地上班能不骂人么?当小包工头能不骂人么?而妻子在一家国营大餐厅里当个破服务员能在嘴上饶人么?他还归纳了一下,他是个暴发户无疑。有家糊弄钱的广告公司曾经来个戴着眼镜的策划人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619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7月31日, 7:16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