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江苏南通暴力拆迁受害人徐丽艳,我们独资经营的“南通红枫丽莱木业有限公司”于2年前的一个凌晨遭遇黑社会性质的暴力强拆,厂房被推倒,财产和生产设备被砸在废墟中,8名工人被殴打,我们夫妻2人为此走上上访维权之路。
2年来,我们饱经沧桑、历尽磨难,一直奔波在上访维权的路上,问题不但没有解决,反而成为南通政府的头号“维稳”对象,不断遭受各种打压和迫害,每到敏感时期尤为严重,多次被关黑监狱,最长的一次被关69天,期间受尽折磨。
2012917晚,我和丈夫张俊国及朋友等8人在南通市崇川区大骨头餐厅吃饭,被10几个警察不由分说以“口头传唤”为由,带到南通市公安局港闸分局秦灶派出所。后来得知我们被带走后不久,他们没有出具任何手续又查抄了我们的家,电脑和账本及上访材料等大宗物品被抄走。
在派出所审讯期间,我们夫妻2人被强行脱光衣服搜身,后转移到天生港派出所做完审讯笔录,警察把我们夫妇交给一伙不明身份人,用商务车(车牌号苏F37598)押到当地一家名为“正和宾馆”的黑监狱内关押。
几十个人24小时轮流看守我们夫妇,非法限制我们的人身自由,我实在忍无可忍于当天下午看守不注意时跑到走廊,拿起灭火器自卫,跑到窗户前准备从4楼跳下去,结果还是被他们抓住。押到另一个没有窗户的房间,十几个凶神恶煞的打手,将我按倒在床上就打,我被打得头昏脑胀,浑身是伤。
他们惨无人道的拒绝我到医院治疗的要求,将我关在一个只有6平方米的没有窗户的房间内,几十个人轮流看守。
4天后的半夜我们夫妇2人又被转移到另一个黑监狱“转水绿色生态园农庄”。期间我们乘机利用看守的手机把消息发出去,请求网友及家人组织营救。
家人和网友收到信息后马上组织营救我们,没想到消息被政府得知。
930,得到消息的政府人员慌忙连夜安排人用警车将我们转移到“北阁宾馆”。期间他们使用各种卑鄙手段对我们夫妇身心实施摧残。我浑身是伤大量便血,请求看守救命,但他们一个个就像冷血动物,眼睁睁看着我痛不欲生却丝毫没有怜悯之心。
我实在无法忍受,扯断房间内闭路电视线上吊自杀被他们发现。
我们被关黑监狱期间,警察多次来审讯我们,其中还有610办公室人员。他们除了审讯我们参与的一些维权活动外,还提到著名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他当时被禁锢在山东临沂期间我曾到东师古探访过他的事,他们说我“去了不该去的地方”。
直到1125,我们夫妇被秘密关押了69天后才被放出,释放后我们多方投诉,至今毫无结果。
       
 徐丽艳:18051307763

 张俊国:15996695018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