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维权网”发
六月25日凌晨,我们广州四位律师隋牧青、吴魁明、刘正清、葛永喜飞抵海口,乘坐出租车于凌晨二时许抵达文昌入住一家已预定的宾馆,准备上午会见以销售伪劣商品罪被刑拘的郑酋午夫妇。郑酋午先生是一位政治诉求温和的著名民运人士,早在1983年因组党被判刑十四年,出狱后一直受海南当局严密监控。此次被刑拘,应系他在六四敏感期间,未听从当地国宝的返乡命令,仍在外谋求生计所致。其妻在文昌乡下经营一家零售小店,先于郑先生被捕,郑先生则于6月4日在杭州被海南国宝抓捕。郑先生夫妇双双被刑拘显然系政治报复、打压。

我们四位律师分住三层和四层的两个房间,我与吴魁明律师住四楼,刘正清和葛永喜律师住三楼。入住不到五分钟,吴魁明律师便接到刘正清律师电话说服务员接到当地派出所指令,要求我们退房。我们当然不会答应,也未理睬——公安局竟然能干预旅客住店,新鲜事!我们早预料到海南之行不会顺利,因为之前吴魁明律师和刘世辉律师已经前来会见郑先生被拒,但万万没想到这次刚踏足文昌便被骚扰,想必是上次吴、刘两位律师的到来让文昌警方已对我们高度警惕。

又过了几分钟,楼下传来巨大的撞击声,整栋楼宇都似感颤动,很多住客被吵醒,纷纷开门查看。我知道,这是警察前来叫门,刘葛两位律师不肯开门,警察便野蛮撞门。我和吴律师迅速赶到三楼刘、葛两位律师房间,只见三楼走廊很多旅客神色惊讶地在观望,刘、葛两位律师房间的外面站着四个制服警察和一黝黑肤色中不时泛起横丝肉的矮胖中年便衣男子,不用多想,这便衣肯定是国宝。该便衣男正起劲的踹门,见此情形,我第一反应就是报警,但马上意识到这念头的荒诞——匪徒就是警察,匪警本是一体。

我和吴律师厉声呵斥国宝住手,这时葛律师打开了房门,胖国宝立刻向葛律师扑去(事后才知,原来葛律师开门时用手机给这个匪警拍了照,国宝要抢其手机),我立刻拦住它,要求它出示工作证件、解释来意及根据哪条法律可以强行侵入我们的房间。国宝拒不出示证件,先是声称我们的身份证有问题,不能入住宾馆,在遭到我们批驳后大概自己都觉得这个谎言太没技术含量,于是干脆直接声言:我们这里不讲法律,文昌人民不欢迎你们,你们要立刻离开文昌!

听闻这番惊世骇俗的宣言,我们四位律师震惊莫名!纷纷斥责它:“你们不讲法律,那你们讲什么?你们能代表文昌人民吗?”国宝、警察无言以对。一番僵持,国宝始终拒不出示证件,我和刘正清律师在呵斥同时上前推他出去。旁边制服警察见状立刻前来护驾,形成互相推搡之势。国宝恶狠狠威胁要把我抓起来,国宝的威胁让我越发愤怒地回应:有种你抓一个试试看!国宝也许没见过敢如此反抗它的人,气哼哼地跑出去打电话呼召援兵。事后葛永喜律师告诉我,他注意到,那个国宝虽然凶蛮,大概因为做贼心虚,且遇到强烈抗争,所以在外面点烟时手一直颤抖,点火几次才点着。

很快几个增援警察赶到,其中一个便衣年轻人比较配合,自称是当地派出所的,掏出工作证给我看,我要拿过来细看,他却很快收好,死活不肯再给我看。估计还是做贼心虚,怕名字曝光.

警察增援后,我们被正式限制人身自由——不得离开房间,等待上头指示。经过一段时间争吵、推搡,我和刘律师均颇感疲乏,毕竟我们都不年轻了——最年轻的葛律师也近四十岁了。我和刘律师都坐下休息,而吴、葛两位律师则开始像老师教导学生一样对警察们进行法制教育。

又过了一段时间,房间内涌进大批身着特警标志、头戴钢盔的防爆警察(约8——10名),这阵势让我再次大吃一惊。虽然听闻、见识过不少警察恶行,但是动用特警对付手无寸铁的律师,还是第一次见识。心中顿时悲愤莫名:这个国家治安之差举世闻名,很多犯罪现场,难得见到警察。而为了阻止律师依法会见当事人,竟然能够动用如此众多民警、特警,我们纳税人真是养了一群匪徒作践自己!

这次为首国宝换了人,态度缓和很多,告诉我们必须离开文昌,否则特警侍候,并且表示他们是奉海南省公安厅之命驱逐我们。事已至此,我们无力抗争,只好屈辱地接受被逐。在被强令删除了一些手机拍录的照片、视频后,我们在十几名警察押送下,坐上返回海口的出租车。

凌晨五时许,我们到达海口。找了家宾馆睡了几个小时,上午10点多我们赶到海南省公安厅督察处投诉、交涉。历数了文昌警方四宗罪:1、非法侵入律师住处。2、非法限制律师人身自由。3、非法驱逐律师出境。4、前述违法行为的目的皆为阻止律师依法会见郑酋午夫妇,以达到当局指定辩护人配合当局审判的罪恶目的。我们的要求是:1、尽快安排我们四位 律师律师无条件会见郑酋午夫妇。2、追究此次非法驱逐律师恶行的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3、赔偿我们此次海南之行的全部经济损失。

在海南公安厅投诉期间,我意外地接到一个手机打来的电话,声称是海口某派出所警察,要求调查我的身份信息情况。我告诉他少来这套伎俩,我正在海南省公安厅投诉。那人听了倒似轻出一口气地挂掉电话。我们分析,这个电话应该是文昌警方打来,目的在探查我们今日是否有重返文昌之意。

返回宾馆的路上,我和的士司机(一位海南土著)聊起海南的风土人情,司机告诉我,最坏的海南人在万宁(著名的小学校长奸淫幼女案发生地),万宁某些人善于钻营升官,而且惯于拉帮结派,在海口官场势力很大。闻言我开始有点明白一个职位不高的强奸犯为什么有那么大能量了——这个国家的恶势力总是很容易凝结成一股强大的力量。而谈到文昌,司机认为文昌人相对淳朴,黑恶根源应在海口。

恶制度下,作恶才易于生存;要出人头地,就要敢于做大恶。海南,自古被视为化外蛮夷之地,如今的海南以动用特警驱逐律师这一惊世之举为蛮夷名号做了注释!

经过一番商议,我们决定放弃重返文昌。当晚,我们四人乘机返回广州。

后记:在此文即将发出之际,接到郑酋午先生女儿电话告知郑先生夫妇已被已被正式逮捕,并被转移关押于海口附近的临高县看守所。

2013/7/5 于广州

隋牧青律师电话:13711124956

邮箱:[email protected]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