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到了牛池灣文娛中心欣賞舞台劇《黃雀飛》。《黃雀飛》是由六四舞台所主辦及製作,劇本改編自上年度首演的《讓黃雀飛》。這是一套很值得看的舞台劇,我自小到大看不同舞台劇,最令我所感動的便是這兩齣劇目。

先說說自己的個人感受,我分別看了兩年的《讓黃雀飛》及《黃雀飛》。今年我個人的感受比去年更深,畢竟參與了一年的社會運動,劇中的橋段更能感足到我心靈。當國際歌一於舞台上響起,我眼中也忍不住盈眶了淚水。雖然對比起其他更早參與社運的同伴,我這一年的經歷算不上是什麼。但的而且確,這一年的社運經歷把我約二十年的想法及經驗顛覆了。嘗過抗爭後,看見舞台上的演員坐在舞台上用理念去守護自己的國家,國際歌也徐徐奏起,很難叫人不感動落淚。

八九年的學生為自己的國家可以放棄自己的生命,我不禁問自己我為中國又可以放棄什麼呢?我在港英殖民地時代出身,香港回歸時,我只是升讀小學一年級。理論上,我應該沒受多少英殖教育的思想洗腦。同時,我當時並不覺得自己跟中國人是毫無分別。如果問到我身份認同,我的根在那?我的根會是在香港,但香港又是否跟中國無關係呢?我認為自己是香港人,但我從不支持自治,甚至港獨那一派的學說。與其說不支持,我更是徹頭徹尾地反對。在現今社會,香港人這一個身份為什麼會必然地與中國人對立呢?我既是香港人,亦是中國人。在讀書期間,更多對歷史及文化的接觸後,我看香港人跟中國人本質上是同根同宗,不能割裂。香港人絕不能對本土民主有要求,但絲毫不處理中國的民主自由問題。所以,我在段始問的是我可以為中國的未來放棄些什麼呢。

愛國,我看不是一個大問題,八九年的學生工人全都是因為愛國而參與當年的民運。愛之深,恨之切,我們應該如何訂定「愛國」兩字的標準呢?在中共政權政治正確的思維下,愛國當然是愛黨。對,「愛國」這兩字的確被中共政權嚴重騎劫,但我們是否又因此而不承認自己是愛我們的中國呢?香港自命是一個知識型社會,每一個香港人也認為自己有接受到較好的教育,難道就連愛國不等如愛黨這道理也弄不懂嘛?

舞台上,看到了不同學生的身影,他們每一位都的影子都是無限大。畢竟到了某些關頭,理念和現實是會不停地產生矛盾。更何況,劇中的角色面對著的是生死的現實,能夠有一股為理念、為他者、為國家而去放棄生命。每每想到這裡,我總覺得很是沉重。

八九年全國民運,不論學生工人都為理念放棄了很多。現在,香港的佔中所提出的同樣是民主。這不只是我們香港人的核心價值,更是八九年民運所追求的價值。香港民主跟中國民主相互扣連。每年六四,我相信維園的每一點燭光,是悼念八九年民運死難者,更是對一個中國民主夢的追求。我相信佔領中環運動會是一個追夢的延續,就讓我們以愛與和平繼續追我們的中國民主夢。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