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蟹档案】公权力法外滥权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雾满拦江:为薛蛮子说项的人,无法回避现实的律法、与薛本人德品不足取的现实。为薛氏底裤被掀、连欠嫖资都揭出来而欢呼的人,不可回避官方行为的龌龊。薛氏不足取,官方窥人私隐的行为更恶劣下作。海南性侵小学女生的校长受到保护、上海组团嫖娼法官受到保护,薛氏却被掀了个四脚朝天。以恶惩错,仍然是恶。
2013-08-29

刘耘博士:当一个社会动用公共资源攻击妓女或者嫖客,证明这个社会不仅烂透了,而且已经失去基本的反思能力和纠错能力,不得不借助私德之丑遮蔽制度之恶。而具体到薛蛮子涉嫖被抓一事,即使薛蛮子私德不彰,也不能否定其部分公共言论的积极意义。—大公网评
2013-08-28

@范忠信: 薛蛮子嫖娼该治安处罚,但没有必要官媒围剿——上海法官集体嫖娼、薄督与多名女有染、官员养情妇过两位数、校长迫女生开房,官媒都围剿了吗?对官员淫乱讳莫如深,对百姓私德之玷声嘶力竭!
2013-08-29

赵晓:给薄熙来量刑之两难:量刑过轻等于纵虎归山,必然严重损害当局威信, 「老虎」、「苍蝇」们都不再惧怕和听信最高当局,反腐无疾而终,并可能引发"翻供潮";证据不足却重判,则等于证明中国不是法治国家,公开审判带来的好评统统抵消。亲,您有何良策?
4746bd3ejw1e83x14zkq5j20bt09jmxi
2013-08-29

五言六句:【薛蛮子事件经典评论】一、2013年8月注定是一个嫖客的夏天:上海法官们死活都不承认自己是嫖客,李天一他妈死活说儿子是嫖客,薛蛮子死活都是嫖客;二、我看了李天一和薛蛮子两个案件,作为一个法盲,我直观得出的结论就是,国家准备严惩自愿嫖娼的,宽容暴力强奸的。
2013-08-30

李悔之2012:很久没有转载他人文章了。看到中央党校教授蔡霞此文,不得不转。本文是对薛蛮子嫖娼被抓事件,对大V“传谣”事件的诸多评论文章中写得最好的文章之一。建议没有看过此文的认真一读。
abcb0f88jw1e82979udzkj20hs48fav6
2013-08-28

土木R:什么时候,当习大大等领导人冒雨视察,与工人合影、握手等不再成为新闻头条;领导人也不再只是正义化身,偶尔也出糗下成为新闻头条,这才是所期待的政治与媒体。
2013-08-29

以下为尚未删除的相关言论:

转: 每次看到央视女主持人正襟危坐、面若桃花的诱惑在屏幕上喋喋不休报导薛蛮子嫖娼事实,我都忍不住内心升起一股淫邪之念。这年头,花自己的钱嫖站街女的能够 上新闻联播,花纳税人的钱嫖主持人的在指点江山,被嫖的主持人在电视镜头前激扬文字,宣扬主旋律。怪不得余秋雨说自己代表了中华文化

指騼為馬: 薛蛮子他装逼了吗?他一边骑在小姐身上一边说自己信仰宇宙真理了吗?他上午还高谈三个代表下午就去嫖妓了吗?他白天在台上高谈马列毛邓理论和“中国梦”晚上就去党政定点鸡院消费了吗?他去找小姐前在台上做反腐报告了吗?他嫖完向小姐要发票了吗?

徐天明律师:今天人民日报、新华社、央视连篇累牍地报道薛蛮子事件,给人以滑稽之感。一个政党的主要媒体,不宣讲民主宪政,不关注民生疾苦,不厌其烦、声色俱厉、歇斯底里地报道一个普通民众的嫖娼事件,反应出这些媒体不务正业、格局下流、品味低下的传媒素质。这些沦落为狗仔队式的媒体,才是这个社会的污染源。

谢作诗新浪個人認證:感谢所有报道薛蛮子嫖娼的媒体!面对这么狂轰滥炸的宣传,作为老百姓的我,似乎强烈的恍然大悟:嫖娼的罪比贪腐更大,比强拆还严重,比计生更恶劣,比食品安全更关键,比儿童失学更可耻。最后,弱弱的问一句:抓个嫖娼,杜绝娼妓,人民生活会幸福点不?转#经济解释#

夏商:如果将薛蛮子嫖娼刻意与大V联系起来,以此来抹黑贬低大V们,那么也请将薄熙来犯罪与所有党员干部联系起来。

退休的方进玉:【准确地说】薄的腐败,与他的高官身份是有直接关系的,以权谋私,才可能犯下检察官指控的【受贿、贪污、滥用职权】三项罪。但薛蛮子的嫖娼或聚众淫乱,与他的大V 身份没有直接关系。就算他假仁假义发了微博,但他嫖的时候,并未声明是大V,妓女也不会因为他的大V 减免其嫖资。

易天:官媒说,将薛蛮子从道德的神坛跌下——薛蛮子何曾上过神坛,我们何曾认为他在神坛上?!一个爱炫耀,爱虚荣,做点好事爱咋呼的美国老头而已!研究马列的衣俊卿,公开场合言必称党和国家和人民的薄熙来刘志军刘铁男们,他们才喜欢主动站在道德神坛上装神弄鬼,其实衣冠禽兽。

华景咨询佟景国:薄熙来案,媒体比法院积极,政治比法院先行,婚姻比规则至上,夹杂着政治、法律、舆论、市场的千手观音;光大内幕,监管者先于市场反应,狗屁不通的人替代市场逐浪人思考;李天一案,妈妈比律师更懂孩子行为;薛蛮子嫖娼,一群年轻的嫖客制裁60岁嫖客防止老家伙抢了自己的女人

周泽律师:【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薛蛮子 与多名卖淫女频繁进行卖淫嫖娼、聚众淫乱活动,实际上就是“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这事,、王立军都有。对于领导干部,这叫待遇;对于大V,这叫遭遇。

小纛:与薛蛮子叫“+聚众淫乱”;与薄熙来叫“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与法官叫“夜总会娱乐事件”;与书记叫“德艺双馨的艺术家”;与李天一叫“轮流发生性关系”。。。。尼玛,说的是不是同一回事啊?

台北县令:今天吃饭的时候,孩子问我爸爸什么叫嫖娼啊,我说你怎么知道啊?孩子说是看电视说的,我的孩子刚3岁我该怎么解释啊?@央视新闻 请别在播放关于嫖娼的新闻了好吗?贪官污吏祸国殃民你不播,土匪恶霸强拆民房你不播,食品安全问题你不播,难道中国现如今最大的问题是嫖娼吗?解决嫖娼人民就幸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