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学荣 | 冯学荣《太原五百完人的真相》

冯学荣《太原五百完人的真相


 

            
曾几何时,在台湾《国语》课本第八册中,有一篇叫做《太原五百完人》的课文,行文如下:

 

“……民国三十八年四月二十四日,是我中国人忘的一个日子,因一天,西省的太原市生了一件壮烈的大事。

候,共匪背叛国家,到政府的军队。山西省的省会太原市,受到共匪六十万人的攻。省政府代理主席梁敦厚先生,自率官兵守城。共匪知道城里军队很少,仗着自己人多,军发动猛攻。炮声隆隆,喊声震天。守城的士兵,在雨中勇作亡很多,是不肯退出太原市。后来,子没有了,粮食吃完了,再也没有力量守下去了。梁代主席早已决心牲。他不怕死,但是更希望以他的死来醒全国同胞,使大家能够坚定意志,永不向邪的共匪屈服。他和几百名忠的同志,集省府大楼,全体自尽。部下遵照他留下的命令,放火楼,不共匪侮辱他体。有警察局局长师则程,率部下和共匪行巷,直到最后一刻。他的全家,以及七八十名部下,也都同自尽。件事情,立刻震惊全国。人人都完美的人格所感,同认识了共匪的邪。当日牲的壮士一共有五百人,所以大家尊称他们为“太原五百完人”。在位于台北市的“五百完人冢”,就是念他而建立的……

 

          
 国军五百名壮士宁死不屈、壮烈自杀殉国。
听起来,荡气回肠。可惜,
只是一个传说


 


          
请读者们跟随笔者、听听本案的当事人和见证人们,是怎么说的。


 


         
首先,我们听听这场国民党将领集体自杀“殉国”事件的现场目击者——(阎锡山的亲信)梁敦厚的秘书——
柏光元的证言。


 


            

柏光元事后写了一篇《梁化之死的经过,证言如下:


 

…….梁化之(敦厚)公室在省府三楼上……….
1949年)4月19日起,解放开始向城内炮,均在鼓楼一,至20日清早五六点,又开始向省府内这时梁化之尚未起床,省府落了第三个炮灯被炸息了。梁化之急忙起床,身上衣服尚未穿整,就拿着手灯,下楼向阎锡山的公馆东花园跑,跑进钟楼下的房子。房子是窑洞式的,里面并不大,房上又用洋灰盖了一,所以能避炮家里住的是五姑娘慧卿(阎锡山的堂妹……..
这时我知道他是要自,我就很怕。梁化之第一句话对:光元,副主任、决定投降,我是不投降,希望你听我的。我就是。梁化之又:你可得好好听我的绝对听我的。你要不听我的,我可有手,到必要我的手可……梁化之开始和我说话度和平说话坚强。我听到梁化之必要半句,我随梁化之:主任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我绝对听主任的。梁化之:好;随之:我自,五姑娘也自。并且左手斜身指了一下慧卿,跟着:你可得听我的。我:是。梁化之又:我死了以后,你去告副主任,就我喝死了。并且回身向里面桌上拿了个暖水壶给我。口里:你拿上面汽房内我灌一暖汽油……..
梁化之手指被子:我死后,你把汽油倒在被子上,你在被子上一个烟,你就走你的,可是你得看着我死好以后。他在说话的同我取了一烟和一盒洋火。这时慧卿在床上坐着有些,叫他拿去。梁化之在哪里,慧卿右手向南台内一指。当梁化之就拿出些白洋用白包皮包好,了我。当,我因在惊慌中不得想一切,只得听从他,他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当即接放在暖一旁的地上。梁化之又,我死了以后,你要能上二先生,就我死了(二先生是梁化之的二弟)。我:是。梁化之又:好吧,你站在门边。当我就站在子里面,这时梁化之也上了床,慧卿在床里墙边,梁化之在床外面,二人面向南,一同拿茶杯在手中。这时我又走到床边问梁化之:主任,家里有什么事?当梁化之:没有什么,就是我母,我女人,我的小孩,也没有什么,能上就我死了,上二先生就我死了。完二人一同喝。床有一个小桌,小桌上放着一支才点着的洋蜡、一支快照完的蜡。两个蜡灯照着梁化之、慧卿二人同喝下。梁化之用左手把两个茶杯放在小桌上,二人一同拉被同睡。
梁化之左手拉被斜身面向
慧卿,睡下后稍向底面,咳嗽几声,最后一大声,有2分气断,死了。
慧卿右手拉被,面向梁化之睡,口里还说了个活的不行,睡倒面急朝天,两手乱舞过头长停,口里鬼叫很一声,2分以后气断,死了……..
这时解放经围了三楼的北面……..
洞外又传进话,先叫士出去,第二叫公人出。我三人就和公人一同出洞,到了洞口,解放一个个检查了,我就被解放了……….


 


          
可见,
柏光元所目击的自杀“殉国”人员,只有两名:阎锡山的堂妹阎慧卿、阎锡山的亲信梁敦厚。


 


           
当然,事实上也不止两名。我们再来听听阎锡山的部下
繆玉青(行政督察专员克寒(县长李干之(行政督察专员薛国俊(省府事后所写的太原突干部告函》一文,是怎样说的:

 

…….主任阎钧鉴:我等未能遵照座指示身成仁,以全我的歷史,愧。截至十五日止,突干部抵西安者共等四人,均系五月一日离并者,将太原作惨烈情形,与服毒自之成仁干部,就所知者告於下:太原第七次攻,系於四月九日开始,至廿五日巷战终结计敌兵力,集北,北,西北野战军各一部,合徐向前原所部者,在四十万人以上,其炮火之多,出人意外
……..廿四日城中心区巷
激烈,梁委化之已去,以挽回,乃座「不作俘,尸体不共党」之昭示,从容自,并事先嘱人於其死后火焚化尸体。警挥处由徐端,嵐领导集体自座家属,由慧卿 领导座公凉亭之下,亦使人火将全院焚…….此外文武机关服干部参加巷后,除亡被俘者外,尚有省会警察局长师则程等十余人,自於柳巷派出所;吴队长春臺自於歌第三院;尹专员县长遵党及府干若干人自八旗会,至其它参加巷之干部自,而姓名一尚无法明者,更不其数……”

 

           
可见,这份战场报告显示:梁敦厚、阎慧卿自杀之后,在太原城里的别处,也开始陆陆续续发生了“集体自杀”事件,但是,“殉国”人数不详。

 

          
那么,“太原五百完人”的“五百”这个数字,是怎么得来的呢?


 


         
我们来读读
阎慧卿在自杀之前发给堂兄阎锡山的一份《阎慧卿至阎锡山绝命电》


 

……..连日炮声如雷,震耳欲聋。弹飞似雨,骇魄惊心。屋外烟焰弥漫,一片火海;室内昏黑死寂,万念俱灰。大势已去,巷战不支。徐端赴难,敦厚殉城。军民千万,浴血街头,同仁五百,成仁火中。妹虽女流,死志已决。目睹玉碎,岂敢瓦全?生既未能挽国家狂澜于万一,死后当遵命尸首不与匪共见。临电依依,不尽所言!今生已矣,一别永诀。来生再见,愿非虚幻。妹今发电之刻尚在人间,大哥至阅电之时,已成隔世!前楼火起,后山崩颓。死在眉睫,心转平安。嗟乎,果上苍之有召耶?痛哉!抑列祖之矜悯耶……..


 


        
可见,“五百”这个数字,似乎最初出自于阎慧卿这份电报中的“同仁五百、成仁火中”的诗句。可是,阎慧卿电报中的这个“五百”数字,显然是抒情、押韵的文字,而不是准确的数据。为什么这么说?因为阎慧卿自杀在前、部下们自杀在后。阎慧卿断气在先,不可能知道身后有多少人跟随她自杀。


 


           
我们再来听听阎锡山本人,是怎样说的:


 

…….其最足动天地而泣鬼神者,厥为山西省政府梁代主席敦厚等文武人员之集体自杀,纵火焚尸,实践公[不做俘虏、尸体不与共匪相见]之昭示,为国家存正气,为民族争光荣,世人莫不感动敬仰,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191次会议决议褒扬。监察院625日代电致公唁慰,立法院1030日第四会期第二次会议临时动议,以太原沦陷时,梁敦厚等集体自杀慷慨成仁,其壮烈实有过田横五百人,议决:择地建立[太原五百完人成仁招魂冢],以发扬民族精神…….


 


         
阎锡山的这段自述,出自于
《阎锡山早年回忆录》第121页,(台湾)传记文学出版社,196810月初版。


 


         
我们可以从阎锡山的自述里读出来:太原自杀“殉国”的国民党将士的人数,不是经过严密调查而敲定的,而是拍脑袋决定的,受谁的启发呢?受的是秦朝末年“田横五百士”历史典故的启发、临时决议,敲定“五百”这个数字。


 


         
是不是很儿戏?


 


         
中国大陆“解放”之后,有个名叫“刘存善”的有心人,对太原的那场国民党将士集体自杀“殉国”事件,作了一个调查,并写下了一份《
太原五百完人调查报告》,收录在《山西文史资料》第六十辑。这份太原五百完人调查报告》披露了以下的调查结果:

 

1、有名可查的自杀“殉国”国军将士,只有46名,而不是500名。

 

2、台湾公布的500名“完人”名单里面,有以下大量的造假情节:

 

  (1)任君、王子高、孙宽荣、程敬棠、李武、任永昌等人,至1987年仍然健在。

 

  (2)恭、子文、翰珍、范融、晏儒、郭长兴、关其、何昆、子麒、向三、玉成、振旅、刘云程、召棠、武鸿英、白文耀、毅克、尚日超等人,系在太原失守之前战死,并非自杀。

 

  (3)王存旺、游大成、游九国楨、宝寅、陈凤歧、解正旺等人,系事后被中共逮捕处决,并非自杀。

 

  (4)孟、唐守亭、刘永旺等人,系被阎锡山处死的“匪谍”。

 

  (5)文玉、王敬中、魏日公、任永、宋子征、林瑞等人,系事后老死或者病死。

 

  (6)子久(有恆)、张凤鸣张剑)等,其实是同一个人。“名”、“字”被重复使用。

 

  (7)宋移、宋子珍、袁楹、王嘉深、盖海、李玉、何成家、子騫、夏九成、李思、刘怀德、葛吉寿、永年、姜忠等人,下落不明。

 

  (8)以下则“查无此人”:永和(四人)、吉(十人)、(五人)、大宁(五人)、石楼(二人)。

 

          
………

 

          
可见,国民党在内战中,为了塑造战斗英雄、鼓舞部队士气,选择性地收集材料、并且捏造了事实。其实,太原战场上的国军将士,并非人人勇敢,投降者大有人在。

 

          
我们来读一读阎锡山的另一员部下——
娄福生的证言:

 

……1949423日半夜,解放军东北路指挥部最后给予反动派的和平机会被拒绝后,解放军的攻城战斗于拂晓即行开始,枪炮声响成一片,缴枪不杀的喊话声时起时伏,炮弹飞来,到处火起,据说护城碉中大都竖起白旗,缴械投降,24日黎明,小北门即被突破,未几东城失陷,南城电话不通,由西城及北城进来的解放军,已在绥署之煤山附近与阎军的伺卫队发生战斗,这时王靖国、孙楚两个顽固头子,在地下室缩成一团,深怕解放军攻破绥署,人梦俱焚,混乱之下性命难保,大家看到这种情况,即向他们二人说:城防已破,绥署被围,光棍不吃眼前亏,应速命伺卫队停止抵抗,在绥署门外插起白旗、表示投降,除此再无办法,否则子弹头上没眼睛,你不表明态度,人家当然要防你当场反抗,这时他们二人均已认可,在绥署二楼插起了白旗,解放军战士已经到地下室门口,命室内之人一一出来,有武器者,丢在门口,所有高级阎均将领全数在绥署二楼被俘,我看到解放军的态度既严肃又和平,并且认真执行了宽大政策,大家非常感激,而且信服了共产党的伟大主张,治病救人,改造世界,所说优待俘虏的政策当场兑现,太原即日获得解放……

 

        
娄福生的这份证言,收录在《我所知道的阎锡山》第340-341页,20031月第1版,中国文史出版社。

 

         
我们再来读一读“解放”军这边的人员——乔希章的证言:

 

…….太原役,自1948年10月5日起………
其中俘
太原靖公署副主任兼十五兵司令官楚,第十兵司令官兼太原守司令王靖国,太原署参谋长赵,兵副司令官福磷、温怀光,兵谋长村,山西保安司令许鸿林,十九军军长曹国忠,政治主任彭登旺,副军长兼四十师师长许森,三十三军军长韩洲,三十四军军长高倬之,四十三军军长刘效曾,副车长兼炮兵师师长贾毓芝,六十一军长姜福生,四十六师师长阎,四十九师师长王永寿,副师长李荣富,六十九师师长郭弘仁,副师长韩佑虞,七十一师师长张忠,七十三师师长祁国朝,副师长王振,新室主任景春利,八十三师长马师师长赵显珠,副师长张汉兴,工兵司令程忠,副司令王同海,机枪总队队长宫子清,兵司令樊明渊,机械化兵司令文彬,炮兵顾问岗田(日人)、黄家(卧虎山)要塞司令程景堂,以下官兵七万七千三百九十四名;击毙六十一军军长赵恭,三十九师师长翔等以下官兵七千余人…….


 


         
 
乔希章的这份战斗总结,名叫《解放太原综述》,收录在《太原文史资料》第12辑。

 

        
   依照乔希章的这份总结,在太原战役当中,阎锡山的将士,一共有77394人投降,而战死的仅有7000多人。粗略统计,阎锡山部队的投降率,高达92%

 

           
写到这里,我都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这就是所谓的国军,所谓的“太原完人”。      

 

 

冯学荣,2013821
写于
  中国
香港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8月21日 上午 7:17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