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荣《是谁谋杀玉祥》

 

 

 

        
1948年9月1日,
玉祥乘坐苏联轮船“利号”,在黑海海域,生火灾,玉祥在船内被烟火窒息而死。

 

         
玉祥的命案是众多民国命案中最破解的案件之一。此前,国内言最广的法是
“国民党暗

但是,真的是
这样吗

 

        
本文
带领读,去重新审视这个案件,以求管一斑。

 

         
在案
发现场,有一个关键证人:玉祥的夫人李德全。因此,首先我来听听玉祥的夫人李德全,发经过是怎样说的。

 

         
1965年,
玉祥的孀李德全,在山岛亲对冯玉祥的老部下宣武了以下一番

 

“……….玉祥自赴美国,蒋介石的特跟踪不离左右,但是,在乘坐苏联利”号船抵达埃及开罗时玉祥已下船,特也跟着下了船,启碇玉祥悄悄上了船,但那帮(国民党)特却没有赴苏联的船票和签证,他上不去,于是,才把特甩开了……….”

 

          
段文字,出自中国文史出版社《我所知道的玉祥》第170玉祥的老部下宣武的回

 

          
玉祥的孀李德全认为有一群疑似“国民党特的人在跟踪玉祥一家人,但是,群被她和玉祥怀疑是“国民党特”的人,在火灾事故生之前,已玉祥成功地甩下了船。

 

          
里,读者需要注意两点:1、冯玉祥怀疑人家是国民党特工,但不代表人家一定是。2、跟踪的目的可以有许多种(例如:监视)。跟踪不等于蓄谋暗杀。

 

         
另外,
者也需要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既然国民党特工已跟踪玉祥很久了,什么不直接开杀冯玉祥?(国民党李公朴、一多等人就是直接开的,后来国民党派特工到美国暗杀作家江南,也是这样干的)

 

          
玉祥的太太李德全的说法没完,我们继续往下

 

         
李德全接着
对张宣武

 

“………..(1948年)8月31日,船抵达黑海,晚餐后,玉祥一家和部分乘客到船上影室看影,玉祥在船上的影室手放自己在美国拍纪录电影胶片,在倒片,机滑落,快速旋摩擦生电导致起火,由于室内胶片很多,而拷非常易燃,故而起火,刹那间满室内都是火,玉祥和其他众一起争先恐后地夺门而出,被烟遮蔽视线,看不到出口,脱逃不及,窒息死亡,李德全也被烧伤,同者七十多人……….”。 

 

        
 注意细节:本场火灾,似乎不仅仅是烧死了冯玉祥,而是一共烧死了七十多名国际乘客(这是一艘国际客轮)。

 

         
段文字,也是出自中国文史出版社《我所知道的玉祥》第170玉祥的老部下宣武的回

 

          
再来听听迅的儿子周海法。什么要听周海法?因周海玉祥一家后人有交往。周海这样说的:

 

“……..玉祥将的夫人李德全对这件灾祸虽有疑,(但)怕影响中关系,只得忍着夫之痛,也没有明确地提出详细调查的要求…….她(我)邀回国来参加新政大会的,他妇带两个女儿和儿子、女婿,有秘书赖亚力,一起从美国搭乘苏联利号”借道埃及去苏联。客先到高加索的港口城市巴,放下1500名欧洲国的苏侨(白俄),然后横渡黑海,开往奥德(据他的弗伐,此船是德国用船改装的,并非正的商用客)。船上的文生活很丰富,每天除了有音会和交舞会,放映影,因此影胶片聚有成百卷之多。抵埠前的一天,即是8月22日(日期有误),放映在回倒影胶卷程中,不慎拷起火,并很快从放映室蔓延到客房。由于大火凶猛,烟冲而起,正与两个女儿在谈话立即着夫人、女儿向出口冲去,不料离房最近的那扇竟被从外面死,怎么呼也无法打开,为寻找出口,小女儿冯晓达冲向走廊的另一端,竟被烈火所吞噬。他三人被困在胶片燃的化学气体充溢的走廊里,直到儿子洪达和四女婿、赖亚力先生几人把他一一救到了甲板,停止跳………(多年后)在全国政一起开会期,(玉祥的次女)弗伐曾向(前国民党军统)沈醉提出的疑。沈醉的答复甚可回味。他:蒋介石玉祥在美国演援蒋反是恨之入骨的,可惜他的手没有那么…….”

 

          
周海
法,总结起来是以下几点:

 

1、玉祥的孀李德全是一起由影胶片起火致的事故,但是,有人反锁了其中一扇门(反锁原因不详)。可是,她又担心“影响中关系”、因而,不敢深入追究 ;

 

2、玉祥的次女弗伐问过(前国民党军统)沈醉,沈醉否定了“国民党暗杀冯玉祥”的可能性。

 

          
周海
法,出自于南海出版公司《迅与我七十年》,周海著,章节名《李德全谈冯玉祥之死》。

 

         
玉祥的次女弗伐,自己也写一篇文章,叫做《缅怀先父玉祥将》,在篇文章中,弗伐是这样说的:

 

“………关于父玉祥)在黑海遇,60年来,很多人都心存疑得在20世90年代,我在参加全国政,曾就父遇害事询问沈醉先生。沈先生:“到美国以后,表反美国援助蒋介石的演,蒋十分怒恨,但国内形,他的手没那么了,不上了!”2001年,周海先生在电话中向我起此事,他在1949年随母亲许广平夫人到,曾听到李德全夫人向民主人士叙我父难经过,大家听后都感到悲痛又疑惑。“她(李德全)对这件灾祸虽有疑,但忍着夫之痛,没有明确地提出详细调查的要求…….的秘书赖亚力先生在晚年曾我的弟弟洪达说过:据方的调查,大火是烈性炸爆炸引起的…….”

 

         
弗伐的法,总结如下:

1、(前国民党军统)沈醉否“国民党暗杀说”;

2、李德全火灾有疑,但是没有提出过调查的要求;

 

3、玉祥的秘书赖亚苏联调查结果是烈性炸引起的火灾(谁调查?哪个报告?没有交代)。

 

           
再来听听玉祥第四女理达的法。理达在接受《球人物》志采访时,是这样说的:

 

“……也不知道那火是怎么着起来的。我两个妹妹正在听父亲讲故事,舱门开着。最招人怜的小妹达,突然看外面起烟了,可能出事了,去看看,就再没回来……我从窗口逃出去,然后去救父母和妹妹,母被救了出来,发现亲时,他已昏迷不醒,达也失踪了,最有一片衣襟……..当的身体有余温,可是周没有任何急救物,医室也早已是大火熊熊……你想想,影胶片起火,肯定是小范的,应该能控制。但次船上的电报、无线电、医室和驾驶舱事先都遭到了破坏 ……”

 

          
理达的证言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舱门是开着的,也就是说,这个空间似乎并非是封闭的。

 

          
除此之外,
理达在《文学第1325期中提供的说法如下:

 

“……….1946年,蒋介石发动,就借“考察水利”之名,派我父到美国。到美国后,父看到国内乱愈演愈烈,就在美国表了《告同胞》,痛斥蒋介石的独裁,呼吁美国政府和人民停止蒋介石的援助。蒋介石恨我父,就开除了他的党籍,吊了我照,迫使我一家人流亡海外。新中国成立前夕,我党邀回国参加新政,父立即决定回来。了安全,我乘坐了苏联在二缴获德国的船“利号”,是我党迎接我父亲拨专给苏联的。7月31日,我秘密离开纽约,8月中旬抵达埃及亚历山大港。这时里停留的一艘国民党军舰引起了父的警惕。到了9月1日,我在黑海上航行船突然起火,烟冲我父的特等,但由于医室也提前被破坏,父活活地在烟火中窒息死亡,妹妹达也不幸遇。后来明,船起火是由于影胶片起火造成的,但具体原因是什么并不知道,美国和苏联认为这是一次有预谋的政治谋杀,且双方都指方所。然而,真正的凶手是,也无法知道了……….”

 

          
理达的法,总结要点如下:

 

1、玉祥是在烟火中窒息死亡的;

2、船起火看似是由于影胶片起火,但是理达存疑;

3、理达认为有人蓄意放火暗杀冯玉祥,但是不知道是凶手。

 

         
们继续玉祥其他子女的法。

 

         
玉祥的三子洪达,描述其父玉祥死亡一案,是这样说的:

 

“………..(船)行至黑海,突然起火,来凶猛,刻之,大火吞噬了父玉祥)和姐姐达的生命,亲爱的父,就这样骤然与世辞了……….”

 

          
洪达采取了“中性”,没有指控任何人。洪达的法,出自中国文史出版社《我所知道的玉祥》第269

 

        
 我
再来看看中国共党官方的法。

 

          
1948年9月8日,
玉祥遇的一个礼拜之后,(中共)新社在北公布了以下的死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会政治委会主席玉祥氏,自国途中,于黑海因乘失火,遇逝世………”

 

           
,朱德、毛泽东“中国国民党革命委会”,

 

“……..李深先生并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先生:惊悉玉祥先生于国途中不幸遇……今忽遭此以外,在国家民族之失………..”

 

          
,朱德、毛泽东电冯玉祥的孀李德全:

 

“……..夫人李德全女士礼:惊悉玉祥先生及令不幸遇…………”。

 

           
,周恩来、董必武、邓颖电冯玉祥的孀李德全:

 

 “………惊悉先生及令致哀悼之忱………”

 

          
,中共布了玉祥的官方略如下:

 

”……….8月31日行至黑海,遇船失火而遇……….”

 

             
上述
料,参中国文史出版社《我所知道的玉祥》第170-174

 

             
从上述的史料可以看得出来:中国共党的官方喉舌认为玉祥是死于失火事故,并非死于谋杀。至少在公开合,中共是这样说的。

 

        
   
注意一点:1948年正是国共两党的内年,此前一多、李公朴等“”被国民党力暗,中共如至宝、迫不及待地公于众、借此攻国民党“独裁制”、趁机取民心。假如中共认为冯玉祥被国民党谋杀,中共不应该过这个趁机攻国民党、争取民心的佳机会。

 

            
艘船是苏联的船,因此,我来看看苏联法:

 

           
玉祥逝世之后,苏联塔斯社于1948年9月4日发电称:

 

“………途中船上起火,原因系影片着火,理不慎所致………”

 

           
,当时苏联公开的法也是“意外事故”一

 

          
苏联对本案案情的公布,可参中国文史出版社《我所知道的玉祥》第170-174

 

           
们对本案的各种法,作一个总结如下:

 

1、孀李德全:怀疑有内幕,但害怕“影响中关系”,不敢追究。

 

2、前国民党特机关高人物沈醉:不可能是国民党所

 

3、次女弗伐:一直在追。但是不知道真相。

 

4、秘书赖亚力:苏联调查说是爆炸物起火(调查报告出未交代)。

 

5、四女理达:怀疑“胶片起火”,认为是暗,但凶手不明。

 

6、三子洪达:没有明确指控任何人。

 

7、中共:“失火”。属于意外事故。

 

8、苏联:“影片起火”。属于意外事故。

 

            
至此,我们综合各方的说法,似乎可以大致确定以下两点关键事实:

 

1、轮船起火,涌出浓烟;

2、冯玉祥受浓烟窒息而死。

 

            
 显然,本案破案的关键在于:是失火?还是蓄意放火?如果是蓄意放火,那么是谁放的火?

 

             
我们不妨逐个分析:

 

嫌疑人一:中共。但是,冯玉祥亲共,冯玉祥死亡不符合共产党的利益。作案动机很难成立。

 

嫌疑人二:美国人。但是,美国没有帮助国民党暗杀亲共人士的记录。

 

嫌疑人三:苏联特工。
但是,冯玉祥亲苏,冯玉祥死亡似乎不符合苏联的利益。作案动机很难成立。再者,火灾中一共烧死七十多名国际乘客,作案代价明显过高。

 

嫌疑人四:国民党特工。但是,李德全说“国民党特工”已经在岸上被甩掉了。再者,国民党特工放一把火、烧死七十多名国际乘客,是否玩得太大?

 

            
当然,毋须讳言,笔者依据现有的史料,不足以作出肯定的结论。但是,笔者认为:综上所述,冯玉祥一案,“意外失火事故”的可能性,似乎略胜于“暗杀说”。

 

         
读者不妨也来帮忙分析分析。
晚安。

 

 

冯学荣

 

201387日星期三 写于
中国香港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