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荣《是谁谋杀了霍元甲》

 

 

 

        
“霍元甲被日本医生毒死”是流行最广的说法,今天,请诸位跟我来一起,重新审视一下本案的一些相关的史料和说法。

 

          
首先,我们来看看“日本人毒杀说”最早风行的出处、
1912年初版的小说《近代侠英雄》,作者笔名平江不肖生”。这本书在1984年11月,被(湖南)岳麓书社重版,改名为《大刀王五、霍元甲侠义英雄传》,在岳麓书社版的第525页-534页,对霍元甲之死,有这样的描述:

 

“…….霍元甲自精武体育会开办后,身体不免劳顿,因家事又受了忧虑,以致胸内疼痛的病又发了…….胸内已痛了一次,当把秋野送的白药片服下时停止的,这次再发,不知如何服下那药全无效验,加倍服下也是枉然,痛得不能忍受,只得带了刘震声到秋野医院去诊视,秋野(日本人)诊察了之后,说:霍先生不听我的劝告,此刻此病已深入不易治疗的时期了,上次来诊察的时候,还可以不住医院,只要一面服药,一面静养,即可望在一两个月内痊愈,现在的病势……霍元甲问秋野须住院多少日,才能完全治好?秋野思索了一会,说道:要完全治好,大约须两个月以上……..霍元甲只好答应住院……秋野先生诊得十分细心……..霍元甲在院中,倒不觉得身体上如何痛苦了……秋野高兴地对刘震声说:这下子你可以放心了,贵老师(霍元甲)…….这一星期的经过非常良好,我如今敢担保没有生命危险了…….预料五个星期之后就可以出院……..次日早餐后,秋野陪同霍元甲、带了刘震声,乘车到()讲道馆(比武)…….仍陪同霍元甲回医院……秋野照例给霍元甲打了两针,并冲药水服了……霍元甲大喊了一声,(刘震声)连忙拉上秋野跑去看,只见霍元甲已不在床上,倒在地板上乱滚,口里喷出鲜血,上前问话,已不能开口了,刘震声急的哭了起来,秋野又赶着打了一针,口里不喷血了,也不乱滚了,仍抬到床上躺着,不言不动,仅微微有点鼻息…….把农劲荪找来……疑惑突然变症,秋野不免有下毒的嫌疑,但是得不着证据,不敢随口乱说……奄奄一息到第二日夜深……大英雄霍元甲脱离了尘世……”。

 


          
这本小说的作者“
平江不肖生”的真实姓名是“”,其人虽然与霍元甲同一时代,但是他与霍元甲并没有交往,这本《大刀王五、霍元甲侠义英雄传》也只是一本小说,并非一本严肃的学术著作,但是,尽管如此,在这本小说中,对“日本人毒杀说”,也仅仅是采取了“怀疑说”,并非一个清晰的指控,况且,日本医生“秋野”在该书中的表现,是先将霍元甲治好、然后再将其毒死,前后的表现,是相互矛盾的。


 


         
显然,这本小说不足为信。


 


         
我们再来听听一个人的说法:
陈铁生。陈铁生在1920年出版的《精武本中,关于霍元甲的死亡,是这样说的:

 

………力士(指霍元甲)殁之翌晨,秋医(即日本医生秋野)已鼠窜归力士弟子大疑,力士日服之余,付公立医院察之,院医曰:此慢性…….”


 


          
这段证言,翻译成现代中文,是如下的意思:


 

……..霍元甲死后的第二天,那个姓“秋野”的日本医生就逃跑了,霍元甲的徒弟们严重怀疑是秋野的药有问题,于是,徒弟们拿了霍元甲生前吃的药、到公立医院去化验,医生说:这是慢性烂肺药………


          


            
陈铁生的说法,关键在于“烂肺药”这种药物,在医疗界是否存在?出于谨慎,笔者询问了多位医生朋友,他们均说:没听说过有一种药,服用之后会使肺部腐烂。也就是说:所谓“烂肺药”,在医学上,并不存在。


 

          
提到这本《
精武本纪》,不得不引出另一个人:霍元甲的曾孙霍自正。霍自正在近些年接受各种媒体的采访,均声称其曾祖父霍元甲是被日本人毒死,但是,每当被问及依据,霍自正宣称有两个依据:1、依据陈铁生所著的《精武本纪》;2、依据家人发掘霍元甲的遗骨,发现遗骨呈黑色,因此坚信是日本人毒死的。

 

         
出于严谨,笔者又询问了多位医生朋友,他们都告知笔者:无论是哪一种中毒,都不会改变人类骨骼的颜色。因此,霍元甲遗骨呈黑色,与中不中毒,并无关系。所以,霍自正的说法,可信度也并不高。


 


         
我们再来看一个证人
:陈公哲。陈公哲是霍元甲生前的朋友和同事、共同开办、经营“精武体育会”的伙伴。陈公哲在其回忆录《精武会五十年》一书中,对霍元甲死亡一事,是这样说的:

 

“……霍(元甲)先生原患有咯血病……时发时愈……日人有卖仁丹药物者……霍先生信之,购服之后,病转加剧。霍先生得病之由,谓少年之时,曾练气功,吞气横阙,遂伤肺部,因曾咯血,面色蜡黄,故有黄面虎之称,公哲(我)尝问以气功之道,即诫不可学……今日以生理学研究,吸气入肺,收吸氧气,助长气力…….反伤肺部…….肺部微细血管可使爆裂,便成咯血病症…….自迁入黄家宅后,霍先生病转加剧,由众人送入中国红十字会医院,医治两星期,即行病逝……”

 

              
陈公哲的证言,出自春风文艺出版社
2001年第一版《精武会五十年》第68页)

 

              
陈公哲的证言,梳理总结如下:

 

1、霍元甲患了严重的咯血病;

2、霍元甲吃了日本人的药,病情恶化;

3、霍元甲迁入黄家宅,病情持续恶化;

4、霍元甲进入“中国红十字会医院”住院治疗;

5、霍元甲住院治疗两周之后,不治辞世。

 

         
  可见,霍元甲既吃过日本人的药,也吃过“中国红十字会医院”的药,陈公哲不确定是日本人的药有问题、还是中国红十字会医院的药有问题,所以,陈公哲并未明确指控日本人毒杀了霍元甲。不得不说:陈公哲是谨慎的。

 

            
我们再听一个
人的说法,他叫“萧汝霖”。汝霖在其所写《大力士霍元甲》一文里面,霍元甲死亡,是这样说的:

 

………元甲患之,遂疾,至是愈。或送之至秋野医院。秋野日人也,知元甲善技。邀之往柔道会。元甲以疾辞,固。乃与刘正声偕。日人欲与角,元甲不可。之,命正声。日人扑正声,欲之,不得,阳卧,伸足出正声跨下。正声而蹴之,股。继进者,怒而前,甚疾。正声迎之,仰跌丈外。其三人,乃舍正声扑元甲。元甲其手,肤裂,投之落地,折其。日人皆盱愕,与秋野良久。元甲,秋野敬之异於他日。明日,元甲疾忽舌望阳,未几遂卒。年四十有三…….宣城农劲荪君,余道霍公平生…….

 

           
萧汝霖的这
篇文章《大力士霍元甲》,出自独秀所的《新青年》第1卷第5号刊。

  

           
萧汝霖的说法,总结如下:

 

1、霍元甲患病,在日本人的秋野医院治疗;

2、秋野拉霍元甲去日本武馆、和日本人比武;

3、比武回来之后的第二天,霍元甲病死;

4、我(萧汝霖)认识霍元甲的好友农劲荪,这是农劲荪告诉我的。

 

          
萧汝霖在这篇《大力士霍元甲》中,也并未明确指控日本人毒死霍元甲。

 

         
至此,我们不妨对以上五个人的说法,作出以下的总结:

 

 

说法一:平江不肖生():怀疑是日本人毒死了霍元甲,但不敢肯定。出处是《大刀王五、霍元甲侠义英雄传》,性质是小说,不足为信。

 

说法二:陈铁生所著《精武本》:日本医生“秋野”给霍元甲吃了“烂肺药”、直接毒死了霍元甲。但是,“烂肺药”在医药界并不存在,因此,此说法有严重瑕疵。

 

说法三:霍元甲的曾孙霍自正:日本医生“秋野”给霍元甲吃了“烂肺药”、直接毒死了霍元甲。说法依据:1、陈铁生所著《精武本》;2、霍元甲的遗骨呈黑色,是日本人下毒的铁证。但是,依据医学常识,中毒并不导致骨头变色。因此,霍自正的证词,也有严重瑕疵。

 

说法四:霍元甲生前同事陈公哲的回忆《精武会五十年》,并未明确指控日本人毒杀。

 

说法五:萧汝霖所著《大力士霍元甲》,并未明确指控日本人毒杀。

 

         
综上所述,从目前可以搜集到的资料来看,明确指控日本人毒杀霍元甲的,似乎只有两个人:

 

指控人一:陈铁生。理据:烂肺药。但是:此药在医药界不存在。

 

指控人二:霍自正。理据:霍元甲遗骨变黑。但是:中毒并不导致骨头变黑。本指控缺乏科学依据。

 

          
也就是说:本案至今唯一的两位指控人,他们的指控理由,都是很难成立的。

 

           
上述是史料分析。我们再来分析一下日本的作案动机:

 

第一、从“清日关系”背景看。霍元甲死亡的当年——1910年,是大清国与日本的友好时期,日本军政界暗杀霍元甲,有什么好处?

 

第二、从政治角色看。霍元甲既不是政治要人,也不是军事要人,而仅仅是一个民间拳术家。日本军政界暗杀霍元甲,有什么必要?

 

          
我们再来看案发地点。

 

          
霍元甲的死亡地点是在1910年的上海,当时的上海,并没有日本驻军。在司法方面,当时的上海,是英国人领导的“公共租界工部局”的天下,换言之,当时的上海是英国人的天下,而不是日本人的天下,霍元甲案发之后,霍家人如果怀疑是日本人下的毒,为什么不立即到英国巡捕房去报案?而且,为什么不验尸?


 


          
以上,就是笔者的分析。当然,正如我一向的求学态度,我始终认为:就命案而言,最靠谱的办法就是在案发之后,及时验尸、及时报案、及时开展侦查,才有可能得出最准确的结论。而霍元甲死亡之后,霍家人一不报案、二不验尸,才造成了今天众说纷纭、以及研究的困难。事到如今,我们也只能从一些证人证言入手、从嫌疑人的作案动机分析等方面入手,去作个大概的判断,而准确的定论,就不太好说了。


 


          
但是,不得不重复一次:“烂肺药”以及“中毒导致骨头变黑”这两点,是没有科学依据的,也是不符合医学常识的。


 


          
话已经说到这里了。诸位看官,见仁见智吧。

            

 

 冯学荣

2013年8月5日写于中国香港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