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钊维:一個台灣年輕人的心聲

前幾天回屏東時,
跟爸媽聊到我禮拜六會去參加「萬人凱道送仲丘」,
當場就跟他們吵了一架。

他們叫我不要管政治,一臉「你小心被抓去死」的表情。

「你去抗議又能改變得了什麼?」

這說法我從小聽到大了,
其實從二十歲開始擁有公民權之後,
之後有漫長的十年,選舉時我一次也沒去投過票,
一向不太熱衷政治的我,這次竟然有了一股強烈的使命感,
告訴我一定要到總統府前,親身參與這個活動。

五年前我很娘砲的在澎湖吉貝島當爽爽替代役時,
研究所同學在陸軍裡傳出被霸凌,
後來死了,新聞報了幾天,話題冷卻了,
軍檢聲稱會調查,至今沒有答案。

後來我明白了新聞本質上就是一種商品,
他報的是「人們想看的」,要的是收視率,
跟正義本身並不一定有絕對的關聯。
新聞的功能是讓大家配飯吃的,
理論上一個新聞被報了三天以上大家看膩了,
它就不應該再報了,不然電視台等著關門大吉。
但這一次洪仲丘案與眾不同,
它竟然成功讓新聞報了二十多天還沒結束,
全民怒火竟然戰勝了配飯無聊,這是台灣民主歷程上的一大進步,

我想關鍵在於洪家人的態度,他們一直做梗給媒體。

這家人跟洪仲丘有著一模一樣的強烈正義感與「白目」特質,
軍方都把國賠價碼開到史無前例的一億了,
洪姊姊還是一句話:「不要拿納稅人的錢來摸我們的頭。」
真正有夠白目,有夠不長眼。

而更白目的是現在二十幾歲的這一代年輕人,
旺旺要抗議、核四要抗議、都更強拆要抗議、服貿條款要抗議。
很兇嘛,官府裡大人的事兒你們管這麼多幹嘛?

但這才真正是公民意識的覺醒啊!

這十多年來我們看到的是,不管誰選上了總統,
最後都會在權力下漸漸腐化,終於淪為暴政。
當初阿扁雖然講話偏激令人討厭,但也是個會做事有魄力的傢伙,
沒想到當上總統就漸漸習得貪污洗錢等技能。
馬小九剛上任時嗆阿扁執政讓大學生畢業起薪只有26700,
現在卻改口說22K已經很不錯,
還一邊默許都更官商勾結,低調簽下服貿賣台條款,
練就了一身不沾鍋的好工夫。

在政商關係的潛規則裡,一定有些懂「行情」的人,
在每一個新上任的首長旁邊說:

「拿了不會有事的,只是簽個名,大家都是好朋友,便宜行事嘛。」

加上我們的上一輩,
從戒嚴時期長期被教育出來的「沈默」與「逆來順受」在背後加持,
人非聖賢,誰能把持得住而不淪為貪官昏君?
所有暴行的發生,對上位者來說,
不過就是那天糊裡糊塗之下點個頭簽個字的小事而已。

但就是這一點一滴的累積,成就了今日的鬼島。

以前公民老師沒教過,或者我們上課都沒有用心聽,
但我真是最近才領悟了這個道理:

公民權的行使,應該是在投完票之後才開始最辛苦的部分,
我們得一次又一次的,看到不對的事情就走上街頭,
把本來會被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努力的放大,
努力的幫新聞做新梗讓他們有料可報,
這才會讓所有的文武百官們每天把LP捏緊,
上班保持神清氣爽,不要一不小心又簽了沒有看清楚的公文。

以前罵民進黨,他們說你是國民黨,
現在罵國民黨,他們說你是民進黨,
非藍即綠,這樣對嗎?
「民意」不應該被二分法,
「民意」應該勇敢當起第三個反對黨,
而且是比兩黨更大的黨,誰上任就罵誰,
永遠負起監督的責任,守護台灣。

以前始終沒搞懂憲法為何要規定人民有集會遊行的權利,
現在想想,上街頭抗議,根本比投票還重要。
很熱很擠很浪費時間有可怕汗臭味還要損失一天收入,
雖然成本這麼大的事情,我們熱血公民還是會盡力到場!

民主政治,被公認全世界最溫和最沒效率也最浪費社會資源的制度,
但別忘了它儘管溫吞緩慢,依然是那些有實力電趴我們的先進國家的第一選擇。

2013年8月4日, 3:23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