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风青杨的文章说,自从此事得到北京警方的证实后,只要打开微博,满屏都是“薛蛮子嫖娼”的事,这件事的风头甚至盖过了正在济南进行的薄熙来案的法庭庭审。看来,一位60岁的农民大爷嫖娼是件小事,而60岁的薛蛮子嫖娼绝对是一件惊世骇俗的大事,他触动了各方的神经,不亚于一颗TNT炸弹爆炸的威力。有网友对薛蛮子涉嫌嫖娼的行为进行了吐槽;也有部分媒体人将薛蛮子涉嫌嫖娼被抓一事,引向政治问题的范畴,认为这是政府借男女之事抹黑对手,在“政治伦理”上令人不齿。

因为就在几天前,当秦火火,立二拆四等人被抓时,网络上不少人就猜测薛蛮子会“难逃其咎”,当时网友们想到的只是造谣罪或煽动罪……,但万万没想到,薛蛮子最后竟然是因为“嫖娼”罪而被抓的。不少网友纷纷质疑:1、“经群众举报”,这个群众到底是谁? 2、昨天发生的事情,案子审结了吗?今天就对外宣布,是否涉嫌侵犯当事人的隐私权?相关部门如此反常的行为,难道就是因为薛蛮子是微博上的异见大V吗?

众所周知,“抓嫖式整人是最下作的抹黑手段,这种卑鄙的抹黑手段比嫖娼本身更为恶劣。这也是政府的老套路了!”说到著名人物嫖娼事件,历史上最为轰动的案例,莫过于发生在上个世纪美国的《著名牧师马丁路德金招妓》一案了。当这位黑人民权领袖的性爱录音带,被其政治对手寄给美国的各大媒体、民权运动的资助者,以及金的妻子时,其妻子跟金大吵了一架。而美国媒体却出奇一致地拒绝发表这些资料。

他们普遍认为,这些性丑闻与马丁路德金领导的黑人民权事业无关,相反,倒是胡佛搞的窃听之类的伎俩更加可恶,当时的美国政府真可谓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据网友何青青转载的报道,经了解,薛蛮子学名叫薛必群,现年60岁,美国国籍。其父薛子正历任北京市政府秘书长、副市长,国家经委副主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等,1980年7月在北京去世,享年75岁。

对此,有网友调侃说:“ 又一个官二代嫖娼被逮了。”“他爹原来还是个省部级高官呢。”“这个官二代也有美国国籍。”“我早就说过,政府官员大多把自己的子女都安排在国外了!”网络名人薛蛮子因批判社会现实而闻名于网络,他本人也非常诚实坦率,他坦承自己也有各种各样的毛病:“我是一个多面的、复杂的、和所有人一样有七情六欲的人……我有所有人善良、真诚的追求,也有所有人有的毛病。”

2011年,薛蛮子成为《南方人物周刊》“2011魅力50人”候选人之一。《南方人物周刊》称,“身上有着中国人少有的一项特质——不口是心非,用薛蛮子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不装孙子。”今年1月,李承鹏在北京举行签售会,薛蛮子前去捧场,不料却被保安挡在了门外。薛蛮子对保安说:“我是嘉宾,。”对此,保安并不为所动,还是坚持让人来接薛蛮子才能入内 。

这让薛蛮子有些意外,他对保安说:“开什么玩笑,你查查我是谁。”随后薛蛮子对身边的人说:“哎,小姑娘过来,他不让我进来,我是薛蛮子,都等着我呢!我有987万粉丝。”说着话,薛蛮子拿出自己的手机并打开微博向保安递过去。此时薛蛮子身边有位女孩忙说道:“对,这位老先生,他很有名,你别拦着。”但是保安依旧坚守岗位,直到会场内有人出来接他才得以入内。

另据《北京晨报》26号的报道,2011年年中,薛蛮子才开通微博,但到昨天为止,他的微博粉丝已经超过1212万。“微博公知”是他的另一个身份。2011年2月2日,一份“关于彻底消灭全国大规模拐卖儿童强制乞讨犯罪集团的倡议书”成为微博上的热点,倡议人正是薛蛮子。在被蔡文胜、姚晨、冯小刚、潘石屹、赵薇、韩红等名人转发后,“打拐”成为一百多万人议论的话题。

壹基金儿童救助项目在北京正式启动,首期资金由壹基金出资20万元,薛蛮子、于建嵘、徐小平等人出资52万元。此后,薛蛮子还曾参与了抗击癌症、免费午餐、解救白血病女孩等一系列公益民生话题与微博事件。他的微博也经常大量转发公益和求助信息。媒体曾经描绘过薛蛮子的简朴生活。“衣服大部分都是在秀水买,全身上下没有超过200块的。出门从来不坐头等舱。袜子经常有窟窿。”

《北京晨报》的报道又说,廖丹“刻章救妻”案件曾被称为是“凄美的北京爱情故事”。这其中既有法理又存在情理。而微博名人“薛蛮子”曾在微博中发起慈善捐助,为廖丹妻子治病筹得了大量的捐款。昨天,廖丹回应薛蛮子嫖娼事件,称简直不敢相信。25号下午6时许,记者致电廖丹本人询问其对“薛蛮子”嫖娼一事的看法。“一个小时以前我才在电台中听到薛老嫖娼的事,我简直不敢相信。”

廖丹说:在自己心里薛老绝对是好人。薛老帮助自己的妻子筹得善款,妻子现在身体比以前强多了,有了这些钱为妻子治病,家庭现在生活得很好,同时薛老也通过慈善募捐的方式帮助过很多人。“薛老为我妻子治病筹得善款,即使是现在出了这种事,我依然认为薛老是好人。”廖丹说。

对于薛蛮子嫖娼被抓一事,自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孔庆东曝出后,就立即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在昨日新浪热门微博中,关于此事的微博在前十中始终占有四五条,不少网友纷纷对此事发表看法。记者汇集了一些观点:(易凯资本有限公司CEO):即使@薛蛮子真的一时糊涂,这仍然不会改变他做过慈善、帮过创业者、说过逆耳忠言、推动过社会进步的基本事实。

犯错就是犯错,犯法就是犯法,每个成年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但一码归一码,此刻更重要的仍然是他微博上的那些言论,哪些我们同意,哪些不同意,而不是其他。诗人刀哥(诗人):中国第一嫖客,不是柳永,不是同治皇帝,不是韩世忠,不是周邦彦,也不是贾奕,而是@薛蛮子。他是天使投资人,六十岁,身患癌症,身家显赫,不去包养女明星、女主持人,却去普通住宅区出租屋嫖娼,这是什么行为?

与此同时,网友川人引述作者@老马时评的质疑说:薛蛮子嫖娼事件,且不论真假,以他的财力和地位,可以保养多少美女。“一个60多岁搞投资的老头,跑去居民区搞河南卖淫妹!还被群众举报”!这是否真的是在考验大家的智商呢!在时下打击网络谣言的档口,蛮子作为微博大V,此事不得不让老马深感怀疑!对此,作者李吉诃德的点评说,薛蛮子坐拥“987万粉丝”,与其中之一产生“互动”再正常不过了。

“我是薛蛮子,我有987万粉丝,请让我进去。”什么样的女人面对如此大V会无动于衷呢?于是薛蛮子就进去了。但巧合的是,薛蛮子此前曾发微博称:“笑死了!!!今年看见的最正能量的一句话:当上海的法官们想拼命甩掉‘嫖客’身份的时候,李双江梦鸽夫妇却在竭力为自已的孩子争取一个‘嫖客’的名份而努力,且最终未必能够如愿。所以:人活着要知足!”由此可见,薛蛮子其实是在以某种行为艺术的方式,进行一次有关“正能量”的社会实践:看看在中国获得一个嫖客身份到底有多困难,结果他却被抓了。

李吉诃德的文章又说,薛蛮子的嫖娼未必真如媒体所说那样,如今谣言甚多,真假莫辨,非常时期非常事件非常判断,我甚至怀疑张云其实就是一个妓女。按照“清华法理”,强奸妓女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要小,故嫖妓则几乎无害。非常时期非常事件非常判断,我甚至怀疑张云其实就是所谓“群众举报”里的那个“群众”,否则警察如何一抓中的? 所以我断定薛蛮子是受人所害。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