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想 | 白志强:(首发)中篇小说:魔手

  本小说经长期采访,但小说的人物及故事全为虚构,如果和生活中的人物相似,发生的事件也相似,那纯属偶然。如果有谁对号入座,那绝非作者本意。

  1

  苏艳娇进了家门,已经浑身虚脱。此时已经是半夜或者应该是凌晨两点十分。她还残存了点意识,是这套房产还可以卖上千万元。她已经一无所有了,还剩下这套豪华房产。她从老家杀进了这座大都市创业已经十来年了,她一度也是这座大都市的企业家商会常务理事。她在这座大都市还担任着三十几个头衔儿的所谓社会职务,她也曾经是风云人物之一。但是现在她又成了穷人一族中的成员。

  她终于处理完了公司的一切倒闭清算破产及拍卖程序。

  她把儿子送到了娘家。她早就把她爸她妈也接到了这座大都市一块儿生活。给她老爸老妈买了一套四居室的单元楼房。儿子在她的家庭挣扎着打官司这三年多来一直和姥姥姥姥爷在一起生活。儿子今年到了高考的年龄。但是她知道儿子高考成绩已经无望。高考刚刚结束。她问过了她爸,她爸在电话中叹了口长气才说,哎呀娇娇,你儿子要把我气死么?天昊这个熊孩子高考总分……还没我的血压高啊!

  她听了脑袋有些眩晕,内心咕咚一声响,什么也不说了。她流了两滴泪,挂了电话。这三年多以来,她的眼泪快流光了,她已经差不多没有眼泪了。

  这个熊儿子要当流氓小混混么?天昊中考的时候成绩一塌糊涂,才考了连普通高中也读不了的成绩,是总分二百多。是她一手操办甩了差不多二十万才读了一所区级重点高中。她希望儿子再读一所大学的梦彻底破产,和她的企业一模一样。这三年高中儿子又混下来了,他什么大学也进不去了。

  她进了家门,大脑一片空白,想先洗个澡,怕晕在卫生间。

  她也想先吃点东西,但是胃疼。她知道老胃病又犯了。

  她只想了片刻,就啊啊啊——连着几声尖叫,开始砸东西。她知道她的精神已经全面崩溃,得发泄一番。她掂起了拖把,把电视机先砸了,也把电视机推到了地上,电视机荧幕发出了一声闷响那是三十八寸液晶显示屏,之后才叭叭地碎裂,她又把茶几上的一堆没顾得上收拾的仿古茶具一呼拉全推到了地上,地上又是一片碎裂声……

  再之后她举起拖把在客厅里乱砸一通,之后她突然觉得天旋地转……她晕倒在了房间。

  她醒过来的时候,正让熊男人抱着。汪卫国——是她的法律上的名义丈夫。但是两人已经有多少年没过夫妻生活了?她已经弄不清楚这个问题,她只觉得她早就成了一个活寡妇一个老总一个机器人一个活在时时要崩溃中的女人,那片刻他正抱着她乱吼也掐着她的人中穴。她无力地扒拉开了他的脏手,汪卫国一直哭泣着咕哝说,娇娇,别离开我,咱千万不能离婚,得再创业得还当患难夫妻咱还能再翻起来的……

  她用了残存的一点力气,用力在他脸上抓了一把,她朦胧中看见了他脸上立即有了几道血痕,熊男人脸上流血了?

  汪卫国把脸上的血迹一抹拉,抱起来她把她轻放在卧室的床上,才说,娇娇,你躺着别动,我给你马上蒸一碗鸡蛋羹,你是饿晕的,你还有劲儿,好啊,咱还有劲儿!喊了他跳起来跑进了厨房。

  她吃了熊男人喂她的鸡蛋羹,也有了点儿劲儿,她在那片刻恶狠狠地又往他脸上猛地一抓,他脸上此刻已经是数道血痕,她说,离婚……之后她仍是觉得天旋地转,她又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在医院里躺着,这还是个单间?她心想这个熊男人还有私房钱?她现在还能住贵宾病房?

  男人歪斜着身子睡觉,坐在病房里的一个单人沙发上,这个熊男人有这个本事,他能在任何场合睡觉,还打呼噜,流一嘴的涎水,他真让人恶心!

  她清醒了片刻,意识到她正在输液。液体是黄色的,那一定是丹参。她的心脏有问题,肾脏有问题,胃病已经到了穿孔的地步,打官司这三年多又有了眩晕症,是什么病她还没顾得上检查。她总是觉得心慌意乱,总是走路发飘,总是突然眩晕立即想躺在地上,也真有几次是正走着突然大脑一片空白失去了意识,她会晕倒在地上,当路人看着她一人躺在地上,没人顾得上她,人们走路仍是匆匆忙忙,个个一脸肃穆地走来走去全是太忙的神态。这个社会现在成了狼窝,人与人的关系也成了狼的关系?谁也顾不上谁了?全体只认钱。

  只有一次是一位收破烂的蹲在她身边,问她要不要替她打电话叫救护车?她摇了摇头,坐起身只想了片刻,掏出了钱包,从里面拿出了一张百元钞票给了收破烂的,说,谢谢你了!人家不要,也起身对她鞠躬说,谢谢您!要是没事儿,我走啦。她看着一个穷苦人,他还有点儿良心。人家压根不在乎她的钱,只想真诚的帮她一把。她对这样的穷苦人有了真诚的感激。

  她晕倒起来的那会儿拿出了手机想拨电话,但是——找谁呐?她四顾茫然,她那会儿要是成了一具死尸,是猝死在地,也没人管她了。

  她挪了一下身体,坐在一个树荫凉里休息了片刻又起来趔趄地走去。

  打官司的三年多,她和熊男人的那个地产楼盘没了。他们公司拥有的近五十辆小车和七辆运货车全部变卖了,欠发干部员工的工资也是变卖财产的钱,当法院查封了他们的公司也冻结了他们公司的账号,他们只有变卖财产,他们公司的全体干部员工七十多人,结清了欠账,全体离他们而去。还有些员工差点就把他们夫妻俩暴揍一顿。

  熊男人和她现在成了孤家寡人。

  他们的两亿多资产在三年多功夫全泡汤了。现在真的一无所有了。

  但是,如果没有这一场一场的官司,他们的公司把楼盘工程做完,他们的净资产会稳稳地翻上去一番,成为四个多亿的一对富翁富婆。

  但是……现在要解决的是先离婚。她再也无法忍受和这个流氓恶棍在一起了。

  她清醒了些,她把床头柜上的一个茶杯扒拉到了地上,仍是碎裂声音。

  男人一个机灵起来了,一抹拉嘴边的涎水,立即凑近了她说,娇娇,醒了?把我吓坏了!昨天夜里要是救护车再晚一会儿,你就……没命了……

  她说,离婚。

  男人又哭,她模糊地看着他的脸,那张恶心的脸,还有很新鲜的被她抓过的血痕,但是这个熊男人这三年多来竟然学会了不停地哭?他总是有泪水?这是鳄鱼的泪还是小人恶人流氓的泪?

  他太可恨了!

  她对他轻轻地摆手,他的脸又凑近了她,她腾出了右手,又在他脸上狠狠地抓了一把,好,又是几道血痕。

  男人捂着脸去了卫生间,把脸洗了,出来了,瞪着她,指着他自己的脸说,这是脸!不是屁股。从昨天夜里你抓我了三回了,咋呀?真要离?你们女人就这么狠?

  她说,离婚。她和他早已经无话可说,只剩下了这两个字,此前总是吼着说,现在没力气了,是坚定地却无力地说,离婚。

  他才低声地说,离就离!可是……他又没了底气,低声说,天昊……归谁?

  她说,归我。儿子已经十八岁了,让儿子自己选择。房子得卖了,就剩这套房子了,钱咱平分。

  他说,娇娇,钱不要平分了,你拿七,我拿三。

  她说,你说的啊?一个流氓王八旦,现在有良心了?

  他说,就这么办了。我把房子在中介登记了。卖!房产证你在银行保险柜放着,密码我不知道。再说那套房子的名字登记的是你。

  她说,有了买家就立即出手。钱分完了,办离婚手续。

  他说,那咱俩住哪儿?

  她说,我住我爸我妈那儿。你爱住哪儿和我无关。

  他跌坐了沙发上,又哭了……他哭的样子像个傻B,他真的像个傻B,像个无赖,像个小痞子,像个赌棍淫棍什么的,就是不像是个曾经的前呼后拥威风八面的老总。

  2

  房子真的卖了。极快。一千万。这年头有钱人太多,想在这座大都市发展的有钱人也太多。看房子的主儿只看了十分钟。说能不能再降点价?

  她说,不能降价了。已经少卖了大约二百万。要不是急着用钱,这房子压根不卖。

  那个主儿说,成交。房产中介负责办理过户的一切手续。

  之后她和汪卫国分账。

  之后两人到了办事处办了协议离婚。

  之后她打给了这个冤家三百万。她现在还有净资产七百万。两人分手。在银行里一切交割清楚。

  两人出了银行,汪卫国却对她说,娇娇,求求你别把我的电话号删了,我要是遇到了难题活不下去了,我还想请你指点一下!

  她瞪着他,突然低声也是坚定地骂出了一串脏词儿,她觉得这三年多来,她总是骂着这个熊男人,也许不是三年多来,也许时间更长,她早就对这个男人厌恶对他的种种恶劣行为在痛骂,她要是骂起他来,是泼妇,她也知道她是个泼妇,她满嘴的脏词儿见了他的熊样子立即就从舌头跟前蹦出来了,那和她的素质她的阅历她的受过高等教育的学历的身份全有些无关也有些有关的词汇真像狗血一样泼向了他。她也会在一串脏词儿中加杂些极为损人也伤人的词汇。

  汪卫国听了就一脸惊惶失措。同时这个熊男人也会惊讶地无地自容。而这个熊男人是她的大学同班同学。两人从谈恋爱到结婚到生下了儿子再到一起创业成了亿万富翁的家庭,再混到了今天成了差不多的穷人一族,两人已经相处二十多年了。但是现在两人对对方全有些不了解,像是一对陌生人一对敌人但两人也曾经睡在一张床上住在一套比一套豪华的房子里,也生活在了一个天空下。而现在两人盯着对方的眼睛全是狼的绿光或者是两条斗狗,恨不得冲上去就把对方一口咬死……

  两人终于彻底分手。

  汪卫国走向东。她走了西。

  苏艳娇回到了家里就开始睡觉。她一下昏睡了三天。她像是要补足这三年多打官司缺觉缺精气神缺心缺肺缺良知缺一切的损失。这三年多她觉得一下活了像是几辈子,她只是睡五六个小时让她妈叫醒,坐起来喝一碗稀饭就几口小咸菜就再睡。而她可怜的妈一直守着她。还要给她准备好药物,她吃了东西总得让她妈提醒她,说,娇娇,把药吃了,再睡。她的维持心脏肾脏眩晕的药物有一把片剂和胶囊,她吃了仍是昏睡。

  这三天昏睡不醒,最让她受感动的是儿子,儿子听说了她要离婚,坚定不移地选择跟着她,守着妈妈。儿子说,妈,离吧赶紧的。我守着妈!儿子这几天也一直守着她,时不时地看她醒了,就急着给她端来稀饭,说,妈,稀饭已经晾得差不多了,你吃了再睡。要不了我喂妈喝吧?

  大约是头一天她见了儿子这样,喝完了稀饭抱住了儿子哭了一通。儿子也哭了,儿子已经长成了一米八几的个头,体重七十多公斤了,比她还重五十多斤。儿子和她抱着呜呜地哭。

  这个流氓儿子学习上不是块料,但是他还算孝顺,知道心疼她这个妈啊!

  之后儿子哭着才说了一句话,说,妈,要不要我去把汪卫国这个王八旦暴揍一顿?

  她就又抱着儿子哭了,哽咽地说,不用了。我还用得着你去打他,我已经把他的脸上抓得稀巴烂了。

  儿子对他的亲生父亲也是咬牙切齿地憎恨。儿子从十四岁那一年就不叫爸了,叫他爸汪卫国。现在在汪卫国后面又加上了个后缀语“王八旦”。

  这三年多来,她好几次想到了自杀,但是一想到儿子,她就觉得还能再活下去。她还有个指靠,是汪天昊,是这个不争气读书但却是最知道心疼她的儿子。

  睡了三天,她觉得清醒了些。她躺在床上抽烟。她现在烟瘾极大,一天要抽两包到三包烟。

  她想起了儿子十四岁的时候,逃学了一周,不上课。和一帮同班同学离家出走了。那一年她还是个亿万富婆,她发动了公司职员开动了几十辆车满城市找儿子。

  她快神经了,才找到了儿子。儿子和几个同学也全是不缺钱花的所谓的富二代子弟住在了郊区一个农村的出租屋里。

  他妈的,这几个小崽子们全疯了?找到儿子的时候,她进去一看,里面脏得像狗窝。臭味霉味烟味也加杂着方便面味及门旁边公共厕所间的粪便味,能把人熏得闭过气去。她把儿子揪上了小车,也给另外几个家长打了电话让他们来领自己的孩子。而另外几个孩子全是可怜巴巴惊慌失措地随时准备逃跑,她让她公司员工们紧紧地守着几个孩子。片刻间一排溜的小车速度极猛地全赶了过来。这几个小崽子不知道咋想的?咋就想过要饭的日子?放着别墅及豪华房间不住非要当一群流浪野小子?那几个家长也个个开的是宝马奔驰林肯什么的高档小车,见了儿子们住的房子个个一脸铁青也是一脸的发灰发白,他们个个全过来谢了她也递了名片,才恨恨地骂着脏词儿,把各自的孩子领走。

  那一年她太忙,她的楼盘刚动工,正往地基的正负零上建筑。

  她把儿子领回来,先让儿子洗澡,儿子在里面和她对话,说,妈,你别打我,我打我自己,行吧?说了儿子在里面啪啪地煽他自己的脸。她听见了那响声,又有些心疼也一气之下就把洗澡间的门推开了,只见儿子是在猛煽的他的屁股,儿子也跟真的一样急忙用毛巾护住了他的下体,之后儿子躲在淋浴头后面说,妈,我看见了汪卫国小车上有个漂亮的女孩子,他们在外面有房子呀!

  她听了对儿子的气儿立即消了,让儿子快点洗,出来说。

  儿子极快穿一条大裤衩披了浴巾出来了,出来先对她鞠躬认错,之后见到了保姆已经给做好了几样饭菜。(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669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8月14日, 4:45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