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想家 | 公民的“指纹隐私权”可以被侵犯吗?

公民的“指纹隐私权”可以被侵犯吗?

 

    
[
核心提示:英明的党中央正在建设和谐社会。和谐社会需要让公权力暴露在阳光下,让私权利得到保护、尊重。而不是相反。]

 

  
凡事都要找“托儿”。想收拾网络,就找个女孩出来说“很黄很暴力”;想整顿微博,就找某机构出来说微博里面谣言太多。想推迟给公民支付养老费用,就找几个专家出来建议延迟退休。前几天,有人跳出来说“二代身份证无法挂失,问题很多”,当时我就想:这是要把矛头指向有关部门呢,还是要找个借口整百姓?且待观察。

    今天,谜底揭晓了——
《公安部回应二代证缺陷:年底身份证指纹登记》。配合得不错。这个回应过于快了。新闻中还有一句话:“目前,全国已有16000余个派出所启动居民身份证登记指纹信息工作,到今年年底将在全国全面铺开。”其实根本不是回应,而是早已经开始了。

    指纹,难道不是公民的个人隐私吗?难道公安部一个“回应”,就可以强行采集全国公民的指纹?难道不需要全国人民表决?

    不寒而栗。在我的理解中,强行采集指纹,应该对犯罪嫌疑人采取的措施,总不能把全国公民都当犯罪嫌疑人来防范吧。如果真的指纹信息被采集,那么,今后,某个公民的指纹出现在任何一个犯罪现场都不要惊奇,哪怕你这辈子根本没有去过那个地方。构陷越来越容易。

    我想请教一下:全世界哪个国家的政府现在采集了该国公民的指纹?如果朝鲜实施了,那我不觉得奇怪。

    在很多国家,别说指纹,就连政府是否有权强迫公民办身份证,都是有争议的。记忆中是澳大利亚,政府试图推行身份证制度,结果遭受公民的谴责,政府只好灰溜溜收回决定。在美国,政府只能以驾驶执照来当作身份证使用,你不办驾照,他政府就没办法。而在中国,全国人民喜迎油价上涨之后,又喜迎身份证制度的实施。现在,居然以“二代身份证无法挂失”为借口,要强行采集全国公民的指纹。

    要说二代身份证挂失,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我愿意自己出资,免费研制一个程序,免费交给公安部使用。保证不花纳税人一分钱,可以吗?

    如果银行、保险公司以保护客户利益为借口,要求采集指纹,我认为是可以的,前提是金融行业没有垄断,充分竞争。公民可以选择到一家不采集指纹的金融机构办理业务。而政府作为公权力,强行采集指纹,则必须事先进行全民公决。全民公决通过后,政府可以采集大部分人的指纹。对于少部分坚决不同意采集指纹的公民,政府必须提供另类服务,比如在身份证上注明“该身份证未采集指纹”。

   
现在,公权力对公民的监督基本已经非常完备。无处不在的监控摄像头,到每一处住宿都要出示身份证,我们上网需要身份证,注册微博需要身份证;并且,我们的身份证上,居然连公民的门牌号都印得清清楚楚——面对公权力,我们没有隐私。而公权力对我们却是保密的,我们不知道纳税人的每一分钱被怎么花掉了,更不知道官员有多少财产。官员财产公示,国际惯例,这么重大的事情,却迟迟不肯实施。在住房信息系统,本来可以查出某人有多少房产。在官员巨量房产暴露后,查房系统迅速关闭,禁止公民使用。

    党中央正在建设和谐社会。和谐社会需要让公权力暴露在阳光下,让私权利得到保护、尊重。而不是相反。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8月14日, 8:3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