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 中国环球时报发表署名评论,谈到海外民运并说,海外民运已经被边缘化,沦为“最小棋子”,没人相信他们能“掀起大浪”。

*:海外民运想“闹事”*

环球时报周三的这篇头条评论,是“单仁平”所写。有报道说,单仁平是环时总编胡锡进的笔名。这篇文章说,近来海外民运人士在网上联络,扬言要在明年的某一天回国闹事,或者到中国政府驻世界各地的机构门前“围城”。文章提到的最近发生的这几件事情,主要是当年天安门学生王丹和杨建利等人发动的。他们都拿到了哈佛大学的博士学位,目前都在海外。

环时评论说:一些几乎被中国人忘记了的名字,或者本来就不为人知的名字,“又像流星一样划过媒体。”

*环时是中国唯一“关注”民运的媒体*

在中国大陆,环球时报是唯一评论海外民运的报章。2004年5月,环时曾刊登王丹和王军涛接受台湾资助当“间谍”的消息,引起王军涛、王丹反弹,将人民日报和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告到美国法庭。

环球时报评论借“大陆学者”的话说,民运人士在西方已经被边缘化了。“没人相信他们能掀起什么大浪。”

*环时:海外民运只有两百人*

环球时报没有交代任何学者的名字。环时说,海外民运作为一个共同体已经不复存在。它说:海外民运组织有多达几十个,但总人数只有大约200人。“他们彼此联系不多,很不团结,互相竞争在海外的影响力和越来越有限的物质支持。”

单仁平的文章认为,1989年出走的那批人大多步入中年甚至老年,“新加入者参差不齐,他们越来越‘实际’,很多人现在谈政治成立维持生存和影响力的一种手段。”

文章还说,海外民运人士在西方对华博弈中扮演的角色也越来越边缘化,逐渐成为“最小棋子”。由于他们长期脱离中国社会,早已不再是“撬动中国国内舆论场的杠杆。”

*“海外民运人士饱尝世态炎凉”*

环球时报的评论认为,现在的中国年轻人很少有人知道海外民运人士,西方社会的“反华力量”也把大部分精力从这些人的身上移开。这让他们“饱尝政治上的世态炎凉”。

环球时报批评说,这些人,“由于长期隔绝,”“大多是高度意识形态化的人,有些逢中必反。”该文还批评说,海外民运人士已经“失去了和中国主流社会正面互动的能力。”“一些人甚至同‘藏独’‘疆独’搞到一起。”

不过,“单仁平”也承认,有些海外民运人士“曾在上世纪80年代末深刻影响了中国大众舆论,当时他们左右人们看法的能力,直到今天中国的舆论领袖无出其右者。”文章说,去国后,这些人曾一度组成联盟,对“推翻”中国体制充满信心。“他们之后政治上的失败和人生空耗如此没有余地,令人长叹。”

*“与其折腾不如随遇而安”*

“单仁平”文章最后说,“大概没有人能比民运人士自己更清楚他们走错了路。他们需要思想上痛切反思的能力,以及向社会展示这种反思的勇气。否则他们就是时代风中刮过的尘沙。”

环球时报的文章最后说:“继续折腾或者纠结下去不如随遇而安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