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案进入第三天的审判,薄熙来在庭上承认有外遇。当天王立军也出庭,就薄熙来滥用职权罪作供,并与薄在法庭上展开交锋,有评论认为互辩对薄熙来有利。庭审周日继续进行。此外,薄熙来曾主政的重庆,近日加强了保安,挺薄及倒薄人士均受到警方监控,市民想要翻墙上网也更加困难。

薄熙来案的审判周六进入第三天,贪污罪全部审结。一如前两日,薄熙来仍然否认有关指控,称最低水平的贪污犯也不会那样做。他同时在庭上表示,因自己外遇使谷开来一怒之下把薄瓜瓜带去英国,并否认母子在英国生活困难,又指谷开来指控他是为了能够早日获得自由。

对此,香港时事评论员潘小涛周六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薄熙来承认外遇是想进一步割裂与谷开来之间的关系。

“可以说整个审讯里面,他辩护的策略里面很重要的一环。所有的法庭证据里面没有他直接收钱的,只有谷开来拿,他的儿子拿,他全都把罪名推到他们身上。他整个策略就是要切割和谷开来的关系,让别人觉得他跟谷开来已经没有关系了,所以谷开来做什么事情,与他无关。”

下午三时许,法院开始对薄熙来滥用职权罪进行审理。而当天庭审上被舆论称为最大亮点的是王立军出庭作证。王立军称自己不仅是证人,还是薄熙来案件的被害人。薄熙来在庭上供述了扇王立军耳光的始末,并就王立军叛逃美国驻成都领事馆一事表示他本人有错误和过失,但否认意图逼走王立军。而王立军则指进入领事馆是因为当时很危险,受到暴力,身边的工作人员和案件侦办人员也失踪了。

前《经济学周报》副总编高瑜周六向本台表示,从庭上的交锋来看,是有利于薄熙来的。

“他要请那些证人绝不是临时法庭能够请来的,肯定都是经过了中央的批准,但是各讲什么话我看也没有什么剧本可依照了。我觉得有利于薄熙来,他说得很到位,也说我有错误,但是我不是犯罪,我只是犯错。我觉得交锋得很好,最重要把谷开来杀人案的谜团我相信会揭出来。”

《阳光时务周刊》创办人陈平则认为,薄熙来连日来在庭上的举动说明他深谙中共体制内的政治斗争。

“薄熙来他是很懂得在中共这种体制里进行政治斗争的人,他还是有这种共产党特有的政治文化和政治素质。应该就是中共政治体制的一种行为和逻辑。”

此外,薄熙来在济南受审期间,他曾主政的重庆也出现紧张氛围。有听众日前向本台爆料,称这两天重庆当地加强了保安,有军警在繁华地区,如解放碑、北城天街、观音桥等地戒严并盘查行人。当地网络翻墙困难。有政府人士和大学生受到警告说近期不准以任何理由离开重庆。

本台记者周六致电多家繁华区商户和一些当地大学生,但对方都否认了上述消息。而重庆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则向记者指,周一曾听闻挺薄及倒薄人士均受到了警方监控。

“我最近也没出门,没注意到(有没有警察戒备),反正前一段时间听说挺紧张的。挺薄的和倒薄的都有人专门跟着了,星期一好像这么说的。”
记者:“这个消息是哪里听说的?是有人和你讲的吗?”
知情人:“是内部的人说的。”
记者:“内部的是指?”
知情人:“公安局内部的。”

她又向记者证实,这两天她尝试翻墙查阅资料时确实出现困难。

“对,我们上去(网)很多东西都打不开。”
记者:“就是这两天吗?什么东西都打不开?”
知情人:“嗯。”
记者:“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知情人:“前几天我也没有翻墙,就这两天我想翻墙去看看,反正有些东西打不开。”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扬帆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