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 (2013,9,20)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19日上午在京闭幕,宣布了中国残联第六届名誉主席、主席团和执行理事会名单。邓朴方连任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第六届名誉主席,张海迪也连任主席。

昨天设宴安抚薄家,谈了薄熙来与党的关系、我与薄熙来的关系,和我与党的关系。今天记录薄家和我之间的问答。
薄家大哥薄熙永问:“习总书记,我们两家从老一辈革命战友渊源来说,是兄弟姐妹,从革命事业接班人来说,您是我们的总书记,是带头人,是领袖。今天我作为薄家兄长,感谢习总特地邀请我们薄家两代人来中南海作客。

心中一直有个疑问,趁这个难得的机会,想请教习总,不知可否?”

“请讲。”

薄熙永问道:“有人说,1949年毛主席建立新民主主义政权,靠的是武装革命,于是有了进三十年的新中国历史。1976年,邓小平建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靠的是华叶政变粉碎江青四人帮集团,才有了江胡三十年改革开放历史,和习总你主政的未来十年。很明显,如果当初华国锋叶剑英不采取政变手段,就无法夺取政权。虽然政变一定是非法的,但我们可以认为那场政变是合法政变。我的问题是,何时党内能建立起一种健康平和的竞争制度,来避免又一次政变?”

薄熙永这么罗哩罗嗦一番话,挑明了是说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和我所领导党中央是通过非法政变取得政权的。他的另一层意思是,党内没有竞争机制,才迫使他兄弟薄熙来铤而走险。

我回答说:“我们常说,自古以来,钓鱼岛是我们中国的固有领土。同样,自古以来,成王败寇是放之四海皆准的权力游戏规则。蒋介石国民党被毛主席领导的共产党打败了,江青四人帮被华国锋叶剑英打败了,才有了我们今天,才有了你们薄家薄熙来当上政治局委员,才有了今天薄家兄弟的权势。此番党中央处理熙来的错误,就是为了避免又一次政变发生。你们信吗?反正我是信的。

通常境外敌对势力会质疑我们党的合法性,党内同志如果对此也有所疑问,那就大错特错了。很多人会认为熙来的工作能力比我强,比其他政治局常委都强,所以熙来应该入常,应该当总书记。这是个笑话。我们党从来是看党性不看个人能力的。谁党性强,谁在关键时刻能为党着想,谁就可以担当重任。熙来在从商务部长调任重庆市市委书记时闹了情绪,这很不应该。党会提拔一个对党闹情绪的人吗?党需要的是绝对服从的党员干部。我现在任党的总书记,谁敢不服从中央,我马上撤销他的职务开除他的党籍,移交检察院法办。现在哪个官员没有贪污受贿?哪个官员的家属亲戚朋友捞得盆满钵满的?

至于党内建立良性竞争机制的问题,你们看看我的从政之路,就是一种良性竞争机制起作用的结果。这种竞争机制的裁判是党中央,是政治局,不是中国的老百姓。为何是党中央政治局,而不是由人民群众来担任裁判员?因为我们的政权是党建立的政权,我们的最高宪法写明了坚持党的领导,而不是由民众说了算。因此,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企图以劫持民意问鼎中央的方式,党是绝对不能容忍和接受的。如果都看老百姓的脸色办事,要党干什么?如果不要党了,我们干什么?我们当然不会答应,坚决不答应。”

薄熙来儿子提了第二个问题:“近平叔叔好,网上时常有人议论我们现在的社会制度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制度,为何我党的说法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何我们又说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这个问题难不倒我:“不可否认,建国之后毛主席时代,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公有制为主,集体所有制为辅,计划经济,这些都符合书本上的社会主义。改革开放之后,我党引进了很多被毛主席指责为资本主义的东西。问题是毛主席已经去世了,没有人会指责我们搞资本主义的了。所以,我们就可以拿资本主义的东西为党所用,譬如市场经济改革开放。但是,真正的资本主义是反对一党领导的,是法高于党的,如果我们宣布现在是资本主义制度,我相信,反对的人要比反对我们宣布社会主义制度的人还多。

所以我们其实既不是资本主义也不是社会主义。那我们是什么社会制度?我们的社会是真实存在的,总得起个名吧?于是,我们把我们今天的社会制度叫做‘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先进性在于,我们党虽然仍然是中国共产党,但我们已经蜕变了,已经脱胎换骨,已经与时俱进,已经成为识时务的政党。这是我们党的大幸,是中华民族的大幸。你们想,如果我党坚持搞毛主席的阶级斗争公有制计划经济,我们会有今天的好日子过吗?如果我党向西方民主自由投降,放弃党的领导,实现民主选举,你们会有今天的好日子过吗?我想,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们能想明白,全国人民也能想明白:还是共产党好!”

薄家第三个问题,是薄小莹问的:“问习总书记好,我向习总请教的问题是,我党是一党专政,那就必然是一把手说了算,如省委书记市委书记说了算。那么,如何有效监督这些说了算的主儿,使他们不敢不能贪污受贿?”

薄小莹问得比较客气,但不好回答:“这个问题,我反反复复想过,关键还是靠思想教育,实在是没有好的办法来约束他们不犯错。

但现在好的消息是,党已经找到了让已经犯了错误的官员老实交代的办法。他们敢犯错误,党中央就敢管敢抓,看看谁的骨头硬,看看谁不怕坐牢。据我观察,没有几个不怕坐牢的。以后修改法律,会逐渐加重刑罚,来遏制阻吓官员的犯罪行为。

要知道,如果派人整天盯着我党的领导干部,时间一久,会让领导干部们寒心,最终离心离德。所以,我仔细考虑过,与其逼反官员,还不如教育引导,苦口婆心地做他们的思想工作。若他们一意孤行顶风犯案,那就严惩不贷绝不姑息。”

据可靠情报,薄家叔伯姨侄一行从我这里离开中南海之后,长兄为父的薄熙永在车上说了这么一句:“最后赢的是薄家。因为薄家有后。”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