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
2013,9,21

明天,将是薄熙来案宣判的日子,正巧这几天没有外事内务活动,心中惦念着老朋友,临时决定去看望他。

审薄之前,我曾经几次去薄熙来处谈心摸底,这次也希望双方在宣判前能够好好聊一聊。

薄熙来心情不错,精神也不错,颇有唐吉珂得准备挑战风车的模样。

甫一见面,薄熙来以主人之姿,取笑我道:“哟,有胖了耶,更富态了。”

我拍拍肚子,自嘲道:“大了没用,生不出小孩。”

薄熙来挖苦道:“让我猜猜里面是什么?中国梦?”

我回应道:“不,是中国经济。”

薄熙来问:“李克强搞经济怎么样?”

我随意回答道:“还行吧。反正我们意见一致,不再搞大规模政府投资了。”

薄熙来泼冷水道:“先别夸口,等十年刑满(他娘的把我的任期称刑期),再来说大话也不迟。”

我问:“你觉得不可能?”

薄熙来语带玄机:“一个上海自由贸易区是救不了中国经济的。”

我询问:“哪咋办?”

薄熙来回答道:“我们国家的特点也是优点,就是中央集权。中央集权的优势要充分发挥,不发挥这个优势,可惜了。反过来说,优势如果得不到发挥,优势就会变成弱势劣势。搞市场经济自由经济,我们的国家制度不具优势。搞政府主导经济,我国的政治制度才具有优势。如何发挥这个优势?毛主席搞砸了,小平同志方向看对了,具体是朱镕基和温家宝前前后后搞了三十年,虽然不完美,可毕竟实现了经济起飞。到了李克强手上,如果放弃政府主导经济,我看有点悬。”

我沉思着,差点把正事忘记。

“哦,熙来,明天就要宣判了,我想知道你的态度。”我径直说明来意。

薄熙来毫不客气:“你先告诉我,你们准备判我几年?”

我要先摸清他的底细:“如果判十五年,你准备上诉吗?”

薄熙来干脆:“上诉。一定上诉。”

我提条件:“那么判多少年,你不上诉。”

薄熙来不想绕:“近平,你不可能说服我不上诉,我也不指望你们判我无罪。我的意思是,开除我的党籍,撤销我的职务,对我来说,已经觉得党对我做得过份了,所以,你们无论判我多少年,我都会上诉。”

我试探道:“你希望无罪释放?”

薄熙来是有经验的:“不可能,近平你开什么玩笑。”

对于薄熙来一案,我内心充满矛盾,既希望薄熙来不要上诉,给党留点颜面,但又希望薄熙来别趴下,给红二代丢脸。

我用恳求的口气对他说:“熙来,上诉会影响党的形象。”

薄熙来打断我的话:“党处理我时,怎么不考虑党的形象?党处理我时,怎么不考虑我的形象?后悔了?是你后悔还是党后悔了?晚啦!”

我一时无话可说。

薄熙来接着发牢骚:“近平,你随便判,判无期死缓,判十年二十年,我都无所谓。反正一句话:上诉到底。党不要尊严,我要,我要捍卫我的尊严。”

我心里骂道:他奶奶的,还尊严?公审期间,你自己丢人现眼不算,连带党吃够哑巴亏,还好意思说尊严。

看来要他放弃上诉是妄想,那么,只好放弃公开审判了:“熙来,考虑到你的形象和党的形象,为了减少负面影响,宣判将不采取公开方式。”

薄熙来讪讪地笑:“ 不想示范司法公正了?”

我知道他的意思:“你是想说‘不想立牌坊了?’”

薄熙来与我同时哈哈大笑。

薄熙来收起笑,问:“到底判我几年?”

嘴上说不在乎,到底还是在乎。轮到我主动了:“你不是说不在乎吗?”

薄熙来展开反击:“近平,你不是号召党员学习党史吗?要知道毛主席曾经被打倒过。当毛主席起来的时候,就不是以前的毛泽东了,他带领共产党夺取了天下。邓大人也一样,曾经被打倒,当他起来的时候,为中国带来的是一片新天地。近平,把我往死里整吧,否则,当我起来的时候,就不是现在的薄熙来了。”

我望着薄熙来,一语双关地问:“熙来,最近睡得还好吗?”

薄熙来不理会,冲着我喊:“比烂,不是吗?政治局委员以上有谁比我干净?”

我安抚他道:“熙来,要冷静。要知道,不是我要打压你。我也不愿意看到红二代落得这个下场。”

“可你投了赞同票。”薄熙来恨恨地。

我冷冷地回击:“熙来,换个位置,你会做得比我更绝。”

我离开之后,薄熙来的最后一句话,让我思考了很久。

他说:“今天你整人,明天有人会整你。”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