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客 | 爱可爱,爱可怕

眼福|11

◎ 《护生画集》,丰子恺作品。它先是寿礼,再是怀念,续至6册,已成雅集。而到据新加坡版勘校修复、楸木包装、镌刻藏家姓名的读库版,它已成为一个敬礼:“品物流形,莫非生也;爱恶相攻,莫非惑也;蠕动飞沉,莫非己也……故知生则知画矣。知画则知心矣,知护心则知护生矣。”(护1马一浮序)

◎ 《革命概念的本义与语义膨胀》,刘毅文,载《读书》杂志2013第5期。开玩笑,这是篇给“革命”算命的妙文。而所谓妙,非指辞章,而是指它对一个词语耐心严谨的清洗。而如能有更多词语被这样清算,受益者或许是未来的孩子们。“革命的目的是以自由立国”……也许只有他们才会开始理解阿伦特此语的真意?

◎ 《橙子和天使》,亚历山大-黑蒙编。读完感觉副题“最佳欧洲小说2011”并非虚扯,所选10则短篇里,爱尔兰短篇“擅入”、匈牙利短篇“账单”、意大利短篇“梦”印象尤深。而最喜欢的,是冰岛短篇“人之空洞”,它写一个失踪父亲对小女的精神困扰,是猜谜,是错愕,是惊厥……爱可爱,爱可怕。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9月24日, 6:3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