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客 | 谁也甭想用标签化小钝刀死乞白赖将其分尸

眼福|10

◎ 《命令我沉默》,沈浩波著。新诗集,收98~12十四年间作品。初看集名,读出“命-令我沉默”“命令我-沉默”等不同意思,有点意思。与上本《蝴蝶》不同,这本诗集更易窥见诗人的复合气质,用作者的话说,它呈现出一个既非上半身亦非下半身的沈,且任谁也甭想用标签化小钝刀死乞白赖将其分尸。

◎ 《晚安玫瑰》,迟子建著。用房东房客关系勾连全篇,有点意思。凭国际歌早就啥也找不到了,可一间哪怕租来的房子却有可能关联彼此穿透彼此。而有关信仰,女房客跟女房东的那句气话意外投射出广袤的现实阴影:“天堂到处是光明,可我紫外线过敏,去了那儿,兴许还受不了呢!”

◎ 《回忆,扑克牌》,向田邦子著。跟卡佛近似,向田邦子也属不饱和叙事高手。更加,她的短篇尤善雕刻“薄弱意欲”——那种稍纵即逝若无还有的惊惧眷恋厌恶或裂隙,不过一闪,却愈发动魄惊心。在向田邦子笔下,人生即是那副“I doubt it”的纸牌戏,“假如不把牌翻过来也是无计可施。”(P168)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9月10日, 9:02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