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华人听众一定很好奇,王金平被撤销党籍,为什么是靠着民事官司「假处分」扳回一城?这是因为,他提出的理由是,他要和国民党打官司,确认他的党籍存在,但因为这场官司可能要花两三年时间才会定谳,到时候,这一任立法院院长的任期已经结束,即使他胜诉,他的损失也已经无法弥补,所以他以未来这一两年院长的薪水共938万元做为担保,在官司正式裁定之前,声请一个「假处分」,要求「暂定目前状态」,也就是在官司定谳之前保持目前的状态,以免他的损失将来无可回复。这其实在司法实务上属于一种紧急处置,大多是和财务纠纷有关,比如要求对方的财产不能转移,等待诉讼确定,至于靠着民事官司的假处分保留政党党籍,可以说是前所未见,但台北地方法院也同意了,这是上周最受瞩目的关键戏码。这一周,国民党的当务之急就是要破解这个假处分,所以律师团就这个裁定,向台北地方法院提起抗告,要求台湾高等法院撤销这个「假处分」。

●国民党的律师团所提的理由是什么呢?

国民党主要提出两个理由,第一,政党处分党员属于政党的内部自治事项,法院没有审判权,律师团并附上台湾高等法院过去的裁定及日本最高法院的判决书当作证据;第二,当中央选举委员会将注销王金平党籍资格的公文送到立法院时,王金平已经丧失立法委员的资格,既然已经丧失了,也就没有假处分的问题了。

国民党的律师团还主张,普通法院解决的纷争,是属于「私权」部分的纷争;但政党内部的纷争,不是由普通法院审理。律师团认为,王金平受的私权损害,仅止于损失立法院院长的薪资;但对国民党来说,被人民质疑有个关说、干预司法的立法院长,党誉的损失更是难以计算,无法用任何方法弥补;两者比对,差距有「天壤之别」,因此国民党希望高等法院撤销地方法院的裁定。这个抗告案可能在中秋假期过后就会确定,如果国民党抗告成功,王金平被撤销党籍,丧失了立委资格,院长宝座也就无法继续做下去了。如果抗告失败,国民党还可以向最高法院提起抗告。

●据说这几天台湾舆论开始转向,媒体开始检讨在「司法关说案」这样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舆论不宜把焦点对准马英九,而应该就事论事,检讨关说者的责任,有什么显著的迹象吗?

没错,起初,马英九沉痛地宣布王金平不适任立法院长,快刀斩乱麻地把王金平撤销党籍,王金平在舆论上一副受迫害的模样,结果,舆论不批王金平,反倒就一些枝微末节批马英九,比如不应该这么快定性为司法关说;比如说趁王金平不在国内展开偷袭;或者说马英九的做法不近人情、太过严苛,或是批评,不应在考纪会开会之前就下指导棋等等。

但舆论把马英九骂过一遍之后,这一周开始转向,许多报纸社论都开始检讨「应该回归事理」,开始检讨王金平关说司法对台湾民主法治的影响,也开始把矛头对准关说案的源头,也就是立法院民进党团总召集人柯建铭,甚至开始检讨立法院这十几年来的种种反民主的议事弊端,认为都是王金平透过朝野协商手段,用来成就自己,也因此,在国民党刚撤销王金平党籍之后,王金平竟还能展现其朝野影响力,让马英九这个党主席吃瘪。

此外,台湾舆论也开始检讨民进党一味打马,却对立法院党团总召集人柯建铭发动关说的事置若罔闻,也不处理。所以在第二波舆论炮火的压力之后,柯建铭公开宣布,自请接受立法院纪律委员会调查,这个动作,逼得立法院长王金平也只好说,他完全配合。不过台湾的媒体也分析,以台湾立法院长期存在辱骂、泼水、丢鞋、打群架、霸占主席台等辉煌事迹,加上立法院纪律委员会在六十五年以来只处分过两个案件看来,这个纪律委员会可能也只是「软脚虾」,可能也无法处理「院长关说」这种大案子。到最后,法院的裁定可能才有实质影响力!

●针对王金平透过民事官司的「假处分」,暂时保住党员的资格,台湾的舆论有什么看法吗?

不只一篇报纸社论,就法论法,批判这件民事官司的救济行为已经损害到台湾宪政法治的既有规则。因为选罢法明定,全国不分区立委只要丧失所属政党的党籍,从丧失党籍那一天起,就丧失立委资格。大法官会议第331号解释也规定,不分区民意代表如丧失政党党员资格,「自应」丧失其中央民意代表资格。主要的考虑是,不分区立委是政党给予的名器,并不是选民直接选出来的,万一言行不妥,无法罢免,唯一的制衡方法就是由政党撤销其党籍,连带让他丧失民意代表的资格,这就是宪政法治的规则。

结果,王金平因为干预司法案件被国民党撤销党籍,按照台湾宪政法制规则,就应该立即丧失立法委员资格,但台北地方法院接受王金平的主张,做出假处分裁定,让王金平可以暂时保留党籍,这已经实质改变了台湾的宪政规则。

另外一篇社论则批评这项裁定违背宪政法理。理由之一是,撤销党籍本来就是政党的政治决策,法院不能干涉已经完成程序的党纪处分案,否则法官就变成太上党主席;理由之二是,马英九是总统兼党主席,法院的裁定已经使总统无法对宪政正义及政治风气提出主张,及透过政党做出处置,法官成为太上总统;理由之三是,法院只顾全王金平的个人民事利益,让王金平可以继续当立法院长,如果将来王金平败诉,这两三年他非法主持立法院议事所造成的宪政损害要如何补救?所以认为这样的裁定事是「见树不见林」。

总之,中秋连续假期过后,台湾高等法院就会对国民党提出的抗告做出裁定,到底法院民事庭能不能透过民事的「假处分」干涉或影响政党所做出的撤销党纪处分,很快会知道答案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