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房地产开发商,如今经营管理投资的王功权长时间以来一直在警方的监控之下,现在则面临除了可能的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的罪名指控外,更有遭到贪腐、逃税甚至引诱卖淫指控的担心,就像当局对已经被关押一个月之久的美籍华人,网络名人薛蛮子那样。但当局真正逮捕王功权的理由却是因其积极参与公民运动,二十多名警方人员上个星期五早上(9月13日)前往王功权的住所,拿走了电脑资料。

« 世界报» 说,今年7月,王功权在发表了一封呼吁释放维权律师许志永的公开信以后,已经被公安找去谈话。竞选并当选为北京海淀区人大代表,当过律师的法学教授许志永在7月16日被拘捕,并在8月被正式逮捕。许志永的支持者指控当局又重拾公安严厉迫害、打压的手段,并且对网络在已经繁多的控制、扼杀自由的禁令条文中又以打击造谣的方式进行新的钳制。

王功权与笔名为萧疏的记者陈敏联署的公开信指出,逮捕许志永并不能阻止新公民运动的继续发展,反而将激励我们在宪法和法律范围,依照一个普通公民所拥有的优先权利,更进一步发展扩大新公民运动。所有的中国媒体被禁止刊登这封信。

今年40岁的许志永是中国一位呼吁公民权利的积极推动者,在新公民运动之前,许志永与人共同创立过公盟组织,但在2009年被官方解散,许志永也被关进监狱,罪名却是逃税、漏税,后又因为犯罪证据不足而被释放。

« 世界报» 评论道,王功权与萧疏发表的公开信堪称为中国公民运动的纲领性文件,阐述了这一维权运动的政治和社会追求,即向宪政转变,并呼吁改革将农村人口限定为二等公民的户籍制度。公开信的作者明确指出,新公民运动不寻求获得政治权力,但追求公民更为完整参与国家公共生活。公开信还采用了网络广泛呼吁的诚实透明和公民参与精神。

尽管新公民运动并没有组织建制,也没有领袖和负责人,但公民运动已经享有的影响力已使当局乃至刚刚在十八大后建立的习李新体制的最高层领导深感不安。新公民运动接过习近平反腐败的许诺,积极推动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运动。不少次小型集会示威活动因此在各地爆发,警方逮捕了三十多名示威参加者,当局将这些活动的责任归咎于许志永和王功权。

萧疏上个周五再次发表新的公开信,此次公开信要求释放王功权,联署人有著名书商刘粟犁和维权活动家郭玉闪,到本周一早晨该公开信已经获得近千名支持者的签名。

萧疏在接受« 世界报»采访时指出,王功权被捕肯定与新公民运动有关。王功权是公民运动共同创建者之一,王功权一直积极推动公民运动,王功权遭逮捕的公开理由则仅仅是一个借口。萧疏表示他无从知道当局将如何证实这一理由,但王功权是一个遵纪守法的人,并且熟知法律,萧疏认为在今天习近平治下的中国,这一切却失去了重要性。

今天法国 « 世界报» 和 « 解放报» 仍对如今在野的法国前总理费庸“不排除支持法国极右国民阵线总统候选人的可能性”的声明大动干戈:费庸登峰造极的极右化声明引来同一政党的前总理朱贝和拉法兰的激烈抨击,就此,« 世界报» 说, 法国人民运动联盟政党惊慌失措;« 解放报» 认为人民运动联盟和国民阵线同流合污指出,在法国右派保守党极右化运动中,萨克齐一马当先,克贝紧跟,费庸如今登峰造极。

« 费加罗报» 经济副刊宣布到2014年, 法国债台高达近两万亿欧元,相当于法国国民总产值的百分之九十五点一,与半年之前布鲁塞尔的预测相差甚远。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