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想|白志强:首发中篇小说:阴阳界

  本小说经长期采访,但小说的人物及故事全为虚构,如果和生活中的人物相似,发生的事件也相似,那纯属偶然。如果有谁对号入座,那绝非作者本意。

  1

  X城的郑局在警界熬了二十六年,才终于如愿以偿当上了副局长。郑方成自己觉得他这一生大起大落,经历了起落的人生才丰富。但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依。就在他升任副局长那一年,患难妻子得了癌,从查出来到去世只经历了三个多月。

  他送走了妻子,人一下憔悴,白发也陡然增多,那一年他四十八岁。独生女儿燕燕那一年研究生才毕业,也刚分配到了他们局下属的分局机关当了人事科的内勤警员,级别定了股级,四个月后就享受副科待遇。他女儿学的法律专业,研究生攻读的是刑法,却干了人事部门的工作,这全是郑局的安排。父女俩为安排工作深谈了几次,最终女儿很听话,开始搞人事。他经历了一生的摸爬滚打,明白了经营人场才是一生的大战略。

  如今他经历了三年孤寡日子,竟然赶了一回时髦,悄悄地和一个漂亮的女手下好上了。这个手下会来事儿,他是一次检查工作到了一个分局机关,见了这个妩媚迷人的女孩儿,她是个刚分配来的干警,而她是主动进攻,送他出来的时候竟然悄悄叫了学长?那是最新词汇,韩国学来的。他问了,她和他是一个母校,也是警官大学毕业的。但是他毕业的时候这个女孩子还没出生,正急着乱投胎呐。于是他多看了几眼这个女孩子,心里突然就起了一些对这个女孩子的柔情。女孩儿就要了他的电话,现在的女孩子真是大胆也敢做敢当的。她主动给他发信息,有些挑逗意味的信息,于是他回应了。两人只吃了几顿饭喝了几次咖啡竟然同居了。之后两人也竟然信誓旦旦地相爱了,结婚了。他娶了一个刚从警官大学研究生毕业的刑侦技术干部,这个新婚娇妻小名也叫燕燕,大名叫陈金燕,比他的女儿竟然还小一岁。

  在这桩婚事上,女儿坚决反对。但是没抗过父亲的执拗和坚决。父女俩谈崩了。但女儿就是女儿,是亲生的,父亲还得关照女儿。他很少让新婚娇妻和女儿见面,一年只在春节时聚会一次,吃了团圆饭说些不咸不淡的话立即散了。而女儿要是有事情找他,他会约女儿到一间餐馆或者是茶社说事儿。

  郑局新婚后一下显得年轻了不少。他在市局的排位上升到了第二,主管刑侦和大案要案。一把手也快到点儿了,剩八九个月也退了。他觉得再努力一把,以他五十一岁的年龄,当上一届正局级官员应该问题不大。

  女儿燕燕也结婚成家了,极快有了个小外孙。女婿让他安排到了一家公司,当执行老总。女婿拿了不菲的年薪。女儿也早就有房有车有保姆,过上了衣食无忧的小富婆日子。

  他现在和新婚娇妻算是梅开二度,他天天下班回家保姆已经做好了饭菜,老夫少妻吃了饭一块儿悠闲散步,双休日也一块儿出去打高尔夫球度假旅游什么的,小日子过得还行。

  但是近期他隐隐地感觉空中掉下了一条绳索,这条绳索套在了他的脖子上,绳索后面那只看不见的手,只要一使劲,他就得玩儿完。

  他已经开始悄悄地防范,但是绳索有些勒紧的意味,他有些憋气了。

  尤其是昨天,一把手苟局找他谈了一次话。苟局全名是苟胜全,全局的干部只能称呼这位有了不好称呼的一把手为胜局,但背后全称呼他狗局或者是老狗或者是——“汪汪指示”什么的。狗局老谋深算,在这座城市混了一辈子,在公安系统混了一辈子,一生只是升,从没有落的。老狗从基层片警一路绿灯升到了市局一把手位置。而且这个老狗根子太深,无论哪个书记市长上任全会立即和老狗成了铁哥们。在这一层意思上,郑方成觉得他远远不如老狗会经营会钻营会笑会上下打点什么的。老狗无论谁上任谁下台全没有影响他的位子,只要前任让后任接手这座城市的一二把手职务,或升任更高的职务或歇了调任人大政协什么的,再或者是平调到了另一座城市任原职,全会给接任的新领导介绍老狗,不会给新任领导介绍他郑方成。所以老狗是这座城市的不倒翁,是个官场人物,是个风光一生的人物。

  而他老郑是起伏跌宕,他这一生东倒西歪地爬上来了,实在不易。

  老狗和他谈话的时候竟然在办公室?还是谈笑风生的?还是递给他极品烟?还冲泡了极品绿茶?但是却说让他静心等待,周哥要启用他了。说了老狗凑近了他,小声说,咱的周哥这人太念旧情,周哥来了电话,让我选个人手,先送到京城。很快跟着周哥上任,周哥就要上任一个大省任职一把手了。

  他听了,心里开始嗵嗵嗵地跳腾。但是他极快稳定了情绪,听着老狗说下文。

  但是,老狗没说下文,老狗盯着他,同时也在琢磨着他的神态。

  他立即想起来八年前的一桩大案。

  周哥在这桩大案子上要“回报”一下他这个小兄弟了?这是游戏规则,人际关系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是讲究还人情。而官场这样的学问异常讲究这一层。他学了一生,只学会了广泛播种人情,他并不要求人们也还他人情。但是该来的一定会来。

  他盯着老狗的脸,琢磨老狗的意思,没有回答。

  但是老狗仍是笑,仍是劝他喝茶,仍是又给他扔了根烟,还要替他点上,他抢着先给老狗点上了烟,才给自己点了烟,他吸了一大口,长长地把烟闷在肚里在五脏六腑循环,才慢慢地吐出了烟,凑过去也小声说,胜哥,我真去?能不能点给我几句?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儿?

  说了他立即觉得他还是太嫩,他后面这句话不该说出来的。好事坏事儿?敢怀疑周哥?

  他只在最关键时刻叫老狗胜哥,也只在两人说为难的私密事儿的时候叫胜哥,还是在气氛融洽的时候叫胜哥,其他时候全称呼他胜局,或者是一号。尤其是当着得力部下们的面,在执行公务的时候,他会用对讲机喊叫一号,一号,我是小郑,请一号首长指示!

  但是老狗仍是笑,背靠在了大班皮椅子上,说,不用点你了,方成,你会干好。也能干好。还问什么好事儿坏事儿?兄弟,这是一次机会,得紧紧抓住不放!

  他说,我五十一了?还要背井离乡的?

  老狗仍是笑,说,兄弟,五十一岁是老了?还是正当壮年?想想,毛爷爷什么年龄进京的?

  他也笑了,说,老人家么,五十六岁进京。

  老狗仍是笑,说,对了么兄弟。这年头咱们这些人,还要说什么背井离乡?带着媳妇一块走了?先住宾馆酒店了?说了他又凑近了他才小声说,你只是在京城窝一两个月的事儿,到了地方上,应该是政法委书记的角儿,当然我是猜测,最低也得是省厅的一把手吧?过度一下了?之后进省委党委?周哥这人,不愧是咱的老大哥啊!

  他心里越发沉稳了,套近乎地说,那胜哥不去?

  老狗指着他仍是小声说,也仍是笑着说,兄弟,我六十了?马上到站了吧?我也没文凭,要弄个假文凭吧?全局干警盯着呐。我也没业绩,我只能窝在这儿了,周哥的意思异常明确,让我选个人手。压根没提让我去。我当即就选了你,兄弟,你要是干到省部级,还有十来年功夫。你行。我不行了。得面对现实吧?

  他还想再呆会儿,因为他一下如坠十里大雾中,看不清前方是什么了,一片云山雾罩的。去北京窝上一两个月?如果情况有变呐?他回来?回来了就什么也不是了,这里的位子已经让挤满了,他当个局机关的视察员去?

  但是,老狗来了手机电话,他看了号,对他一笑说,我接个电话?

  他赶紧告辞出来了。

  这是老狗的保密电话,只要他对下属笑着说,他要接个电话,那是逐客令或者是他的这类电话不方便任何人在跟前听。

  他回了办公室,一直在抽烟琢磨,什么意思?又踢给他一个雷?这个雷什么时候炸?谁死谁活?他一概不知道了。因为雷的弦儿是空中那只手掌握着,他的命运也由空中那只看不见的手掌握着,在空中的那只手是他经营了一生,但他的命运让空中那只手紧紧地攥着,而空中这只手是周哥?胜哥?吴哥?齐哥?他压根弄不清的。去了,坏事还是好事?他不知道。不去,肯定无疑是坏事儿了?他想躲也躲不过去。

  他先回味了一下老狗称呼他“方成”,这也是两人私底下的暗语,他只要叫了胜哥,老狗也叫他“方成”,这就是默契,两人的默契是长期达成的,每当老狗把为难事儿交给他办,办好了会官升一级甚至是两级三级。办不好了,那就得倒霉。有时候办好了,但是话没说好,也得倒霉。有时候事情全办好了,但碰上了一个暗雷,这个暗雷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弄不清。你还得倒霉。世道成了这了,你什么时候得意?什么时候倒霉?你自己不知道,只有上面的几个人知道,这是最难把握的官场规律。

  八年前的周哥是这座城市的副书记,二把手,也兼政法委书记,同时也兼任市局一把手。政法委书记兼任公安局一把手是惯例。而政法委书记是市委常委也是惯例。但是当时周哥还兼任了市委纪检委书记,那就是特例了。周哥在X城能让一把手也跟着他团团转。

  周哥通天,是这座城市呼风唤雨八面来风的人物。最为关键的是周哥背景深远,人家是红二代子弟。他爸是这座城市原来的一把手,同时也兼任省委副书记及常委。他爸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至六十年代中期在这座城市说一不二。他爸在战争年代一路走过来,在这座城市经营了十来年,人际关系太深。虽然在文革中他爸差点被整死,但他妈硬硬朗朗地活着。周哥的父亲平反之后成了瘫痪,成年累月住院,享受高干待遇,脑子已经不灵,嘴巴更不灵,只会说,他妈的,抓起来枪毙。他爸无论是发脾气还是兴奋了,全是这一句话,他妈的,抓起来枪毙……

  周哥家里的几个儿女全靠了他妈安排。他妈的能量不小,他妈在这座城市摆个席面,一二把手及主要领导全得到场。他妈也能在京城住五星级酒店,一帮京官们全来看望老太太,因为这些京官全是他爸当年一手提拔上来又送往北京的。他爸的资格太老,会经营人场。他爸当年在位的时候看准了一个干部就找机会输送到北京当官了,而没有直接提拔的官员们也全是周哥他爸的战友同事同仁们的子女,这些子女们和周哥这样的官员全是从小一块儿玩大的。这一批京官们全称呼周哥的妈老太太,也有叫周妈的。周哥的几个弟兄们全安排得妥当,有做大生意开了集团公司的,有当了国企老总的,而周哥适应官场,他妈就只培养了这一个儿子在官场厮混,周哥在五十岁出头的时候进京城当了副部级高官。周哥调任京城是大前年的事儿。周哥在这座城市和北京全有一批铁哥们,也全在位。

  周哥一生只好一口,漂亮女子。他总是换媳妇。他换了三任媳妇,一任比一任年轻,一任比一任亮丽迷人。

  周哥是个重感情的人,他本来可以不离婚,只玩漂亮女子也成。但是周哥每次全是动真的,他一旦和一个女子发生了感情,那就离婚,和恩爱新欢结婚成家。在这一点上,周哥口碑有了点扯不清的小麻烦,否则他早就是省部级一路绿灯上去了。周哥是因为总要招惹风流,尘根没净,便难成正果。到了五十岁出头才上去只是个副部。

  八年前,周哥的第三任媳妇突然发现她吃的一类保健药品胶囊中竟然含毒。这个小妖精叫去了老狗,让他查一下。老狗当时任市局二把手,也是现在郑方成的职务。主抓大案要案的副局长。

  老狗查了二十多天,没查出来名堂。

  此间老狗让周哥的小三媳妇叫去训了一顿,竟然骂了他笨蛋,指着他的鼻子骂,说,连你这样的老狗也对你周大哥不忠,我要是死了是不是也是被冤死的?糊弄死的?

  老狗觉得憋屈,就把周哥单独请到了一个极大的度假村玩了一个系列,在休闲的时候他悄悄地说了小三媳妇骂了他。周哥听了,却说了几句让老狗发蒙的话。一句是,别在意兄弟,这小妖精有时候我也得让她三分。过一会儿又说了一句,这个小媳妇真的可爱,但是你也知道我快五十岁了,人家才二十来岁,是不是满足不了她了?又过了一会儿才说,兄弟,这个案子还得查,是有人搞我的小媳妇,还是搞我?

  老狗想了一天,才想清楚了,得把这个案子当成大事儿认真办,得查下去,还得快办。

  于是,老狗突然把当时任职下面分局刑警大队长的郑方成找去了,让他秘密带一个小组查这个案子,一切和老狗单线联系。同时老狗也给下面分局一二把手打了招呼,说郑方成暂时借调市局查一个大案,让郑方成的一二把手顶头上司不要管也不要过问郑方成的一切工作。

  郑方成带了一个侦破小组,全是他的兄弟们。紧张地工作了一周后就觉得案子进入了僵局。

  周哥的小三媳妇是游了泰国,跟着一家旅行团出去的。周哥不让小三媳妇太招摇,想玩了就出国玩,不要带随从更不要搞特殊。那个小三媳妇就是一个人参加了一个旅行团玩了七日游。她从泰国买了这样的胶囊,胶囊中查出来了含有几种微量元素,如果长期服用,全导致中毒也会导致对这种胶囊的身体依赖性。但是短期服用没有任何问题。那只是一类美容养颜胶囊。

  郑方成压根不想认真查下去,他知道前方是雷,要炸死谁呢?不就是吃了点儿胶囊想美容么?

  他当时悄悄地向老狗汇报了,老狗仍是表现出来了似昨天的那样子,和他谈笑风生的说话,(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中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746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9月10日 上午 1:30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