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网信息员徐闯报道)828日,湖北省安陸市南城陳溝西村五組村民陈前进,遭办事处黄某伙同拆迁公司暴力绑架,后在手上用刀划伤2厘米伤口,胁迫他签了“拆迁安置补偿协议”,同时又逼迫他签了两份价值20多万元的“领款条”而没有支付款项。报警后警察一直不作为。
  
据陈前进向本网信息员讲述:2013828日中午,我乘坐朋友朱江山的车从京山返回安陆,大概下午1点钟左右到安陆,在河西下车分手。然后,我转走解放山过大坝,顺走河滨公园,行至护国河,在府河与护国桥之间,被办事处黄某与搬迁公司一大个子看见,他们停车开始倒车,我认识他们的车子,我就害怕,急忙横穿小路跑进护国小区,他们下车追我,在小区一巷区内大个子将我追到,一把将我的皮鞋抠住,我一边反抗,一边大呼“我遭绑架救命“,围观有几个人,有人说话,但没人敢上前,当时的围观群众报警,但没有一个警察出警。
陈前进说:大个子把我拖至护国河边,刚好有一个我认识的人骑摩托车经过,他叫陈胜新,我高声呼叫,他停下车,我死死地抓住他的摩托车呼救,府城办事处黄某说:他是府城的干部,要扭送我去府城派出所解决问题。并说派出所的车子马上就到,陈胜新不明怎么回事,只知道去派出所应当是正当的途径,可我知道他们的恶意,我怎么也不上他们的车。
一会他们又开来一辆车,可不是警车,下来几个打手,强行将我架上车开走,当时有很多人围观,围观群众多人打110报警,但警察仍未出警。我被带去的不是去派出所,而是去他们的拆迁办公室,将我堵在里面几个小时进行威胁。我上车在里面被他们毒打了一下,我真的怕他们对我下毒手。
此时,派出所也应该知道情况,可是没有警察过来,后来来了一个我认识的熟人陈伟峰,可是他是为他们卖命的,我是没有希望能够逃走,只是顺从他们的意思,签了拆迁协议。他们让我签了很多字,按了很多手印,还有两张是二十多万的资金领条,我根本就没有拿钱。到了很晚他们才将我放出,我深夜逃出孝感。
第二天,也就是29日早晨6点左右,我呼叫110,并说明情况,110叫我在当时所在地的孝南派出所做个记录,我去了孝南派出所,警官简单地给我做了个记录,但未为我制作笔录,也未出具案件受理回执单。
我来到武汉并报110110叫我打省公安厅电话,我简单的说明了案情,省公安厅应该做了记录。
一周前,我被他们在我手上划了一刀。当时说只是警告,缝合了几针刚抽线,伤口大约两厘米,报警警察没有给我做伤情鉴定,也没有出具任何手续。
我房屋里面的东西还是被拆迁公司全部仍出来,并砸烂了我所有的窗户、门。报警警察还是不理睬。
据拆迁公司头头说:他在省公安厅有人,威胁我:“你逃不脱我的手,我可以随便砍人”。
据悉,目前陈前进正在逃亡中,打算去公安部反应情况。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