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州|中国“清网”大V反应不一

秦火火和薛蛮子分别因为造谣和嫖娼被中国官方拘押还没几天,另一位以敢言著称的“公民企业家”王功权近日也被北京警方带走调查。中国此次主要针对大V的“清网”, 中国的大V们反应不一, 有的附和政府,有的保持沉默, 有的则选择针锋相对。

在网上查阅, 记者得知大V在中国指的是在新浪微博上不仅十分活跃、而且有着众多粉丝的“公众人物”。像近期被抓的薛蛮子和秦火火。在中国某条微博信息迅速传播和火爆往往是因为这些大V们的转发促成。有人说,这些大V在中国舆论阵地上的影响力“其实已经是半个媒体——他们时时引导着互联网上的言论和话题”。

正因为如此,执政伊始的新一届中共领导人将持续管控网络言论的最新一轮打压聚焦在大V身上。香港明报星期一的一则报道说,在中国政府的高压打击下,大V们人人自危。

中国知名网民“超级低俗屠夫”星期一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表示,中国当局此次打压大V是想让那些网络舆论引领者传播他们口中的所谓“正能量”,不然薛蛮子和秦火火的遭遇就是下场。然而,“超级低俗屠夫”表示, 中国政府现在打压大V不可能达到“清网”的目的:

“因为微博起的作用这两年已经到了极限, 已经过了顶点。 中国政府近年通过各种手段管控微博,结果都没有达到他们想要的目的,因为互联网的发展不可能开倒车。中国政府除非把互联网全部封杀。你封杀微博, 微信又兴起了。中国政府现在打大V大家是在嘲笑和讽刺, 而非拥护和喝彩。 此外,此次打压大V还让一些本来对习近平为首新一届领导人抱有幻想的人彻底失望”。

中国历史学者章立凡表示,中国政府抓捕薛蛮子虽然说醉翁之意不在酒,像震慑大V, 要大V听党的话,但最终威慑力有限,最终不会没有人继续发声。 对此, 近日在北京与多位维权人士在北京公开抗议政府“清网”运动的社会活动家胡佳星期一表示赞同:

“那些现在暂时禁言的人可能是因为恐惧,而恐惧归根结底是一种仇恨。他人恐惧可能使你今天显得很强大,逼着他人隐忍,但别人对你的不满仍然积压在心头。暂时被禁言的人在聚集不满。 在等待突发点。 我觉得专制通知超脱不了自身的缺陷和愚蠢:他们总觉得社会不稳定只是他们的压力加的不够大, 然而他们认识不到当这种压力大到一定程度时, 结果会适得其反”。

胡佳表示,中国这样做是在不断地制造社会不满和怨愤,打消有些人心中不切实际的所谓中国梦,让人们认识到以习近平为首的新一届中国领导人并没有领导中国走向民主和法制的打算。胡佳进而表示,中共不会停止和放松对网络言论的控制:

“共产党觉得自己向前走时其实是在倒退, 这种倒退是指它的权威, 它的影响力和动员力。当许多许多公民视入狱为荣耀,认为入狱是自己在这个时代担当的责任时, 共产专制的高墙距离坍塌真的就不远了”。

中国微博上有一句流传很广的话说的是,“你的粉丝超过一万,你就好像是本杂志;超过十万,你就是一份都市报;超过一百万,你就是一份全国性报纸;超过一千万,你就是电视台,超过一亿,你就是CCTV了”。如此说来,一向抢占舆论高地的中国当局曾会容忍不听话或专门找政府“茬:的大V的存在。然而,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近日的一则相关评论说,“在过去四年中,网络社交媒体的兴盛让中国人享受到了革命性的信息传播便利和自由,如今一旦尺度收紧,由奢入俭难”。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