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fe33051-47af-47f0-b45b-b3e629be6f5c

珍稀动物标本的制作和销售本应服务于科研和教学,但是在中国大陆,珍稀动物标本买卖已经形成一个巨大的市场,与此同时,百本保存博物馆却日渐凋零。

广州的《南方周末》日前报道,2012年5月至2013年1月间,英国一家独立环保组织环境调查署EIA在中国就虎皮贸易进行了一系列调查,他们发现,在安徽巢湖市的夏峰工艺标本厂,原本被许可用作标本的老虎皮,现在被制成豪华皮毯待售。而河北省北戴河秦皇岛野生动物救护中心的标本厂,大多数加工的虎皮,并不是只提供给科研和教学用,而是大量卖给富人。仅2012年上半年,就卖出了5张虎皮,均以豪华皮毯的形式出售——所有的出售标本都配有国家的标本收藏证书。

总部在美国的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驻中国代表葛锐对此表示,在中国市场上销售的珍稀动物标本的公司往往打着保护濒危动物的旗号:

“说是从中国养虎场和养熊场得到的虎皮和熊皮,做成标本,这种做法其实是违法的。但是中国野生动物保护部门对这种做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买这种标本的人都是土财主,是有钱有势却没有教养的人。珍稀动物标本销售有暴利,这也是政府主管部门没有严肃处理的一个原因。”

《南方周末》的报道还说,福建省南平刀霞生物(标本)公司公开地向私人收藏者兜售老虎标本,该公司上海办事处的负责人在电话里竭力推荐自己的其它物品说,“大象也可以,大象有辟邪的作用。”

在中国大陆,近乎公开地向私人收藏者兜售老虎标本的,不止这一家。在福建、安徽等地,标本商家在接受媒体记者咨询时说,大多数获得国家林业局批准的标本加工企业均明确表示,可以销售珍稀动物标本。

动物保护人士葛瑞认为,销售稀有动物标本会对野生动物带来负面影响:

“因为尽管这些动物标本有些是用人工饲养的动物制作的,但是你做成标本,无论是虎皮标本还是虎骨酒,都会给使用野生动物制品推波助澜,会刺激消费。本来很多人没有这个需求,没有这个愿望,现在看到有权的人这么做,其他人也会跟着学。结果是让人们觉得使用野生动物制品是合法的。”

原本用于科学研究或教学之目的的动物标本,孕育了一个巨大的暴利零售市场。《南方周末》报道说,这是一本万利的生意。知情者说,以虎皮为例,一只东北虎从动物园出让时,往往只要五六万元。一旦加工成虎皮标本,可卖出35万到60万元之间的价格。而华南虎的虎皮,由于稀缺,则在60万元之内;制成标本成品,可达300万元以上。对于热爱收藏的富豪而言,这些珍稀濒危动物标本都拥有一张合法的身份证:中国野生动物经营利用管理专用标识。
保护濒危动物,中国人有推卸不了的责任,葛瑞表示,

“其实对珍稀动物的威胁,中国人有一个深刻的教训,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的藏羚羊遭到大规模猎杀,其中的主要原因是西方市场对藏羚羊羊毛披肩的大量需求。后来在各国政府的干预下,西方藏羚羊羊毛披肩市场大幅度萎缩,中国的藏羚羊才避免了灭绝的境地。”

报道还说,在动物标本收藏繁荣的背后,真正用于科研教学的高校标本馆却陷入集体困境。如武汉大学动物标本馆就因为缺钱,标本保护举步维艰。动物保护人士葛瑞建议,中国政府制定法规,严格禁止销售野生动物标本。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