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 | 薄熙来:看谁笑到最后?

在历史学者眼中,所有的历史场景都可能重复。9月22日上午,济南市中院一审宣判薄熙来案,审判长宣读判决书时,他一直面带轻蔑的微笑,令人想起陈希同当年以同样的笑容,摇晃着身子聆判的场景;直到最后宣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时,薄氏的笑容才变得错乱,紧握双拳微抖着被戴上手铐……

薄案一审宣判前,多家媒体希望我预测一下判决的结果。我的回答是:一、鉴于薄熙来当庭翻供,推倒了此前与控方达成的认罪协议,应视为对最高权力的冒犯,量刑时肯定会取上限。二、刑期以20年为基准线上下浮动,不会超过刘志军,不应低于王立军。三、最高判到无期,不会判死刑,否则显得气度不够,当前体制也经受不起处死他的震荡。四、重判或暗示权力尚未稳固,轻判才意味着“一切尽在掌握中”的自信;五、以我对薄熙来性格的判断,相信他一定会上诉,但不大会有再度公开表演的机会。

改革开放以来遭起诉判罪的三个政治局委员中,薄熙来是判得最重的一位。如果坐上20年牢,他已是84岁的老翁,判长期徒刑与判无期徒刑无太大的差别。后者的象征意义在于:附加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相当于同时宣布其政治生命的死亡。但薄熙来的冷笑,向他的支持者表达了另一种信号:他之所以敢冒重判的风险否认所有控罪,就是不相信自己会坐牢到老死,还有咸鱼翻身的机会;他的赌注,是押在未来5-10年间中国可能发生的巨变上,看谁能笑到最后……

薄熙来的翻供,成功地搅乱了舆论场,也打乱了高层的既定布局,此举足以引发新的权力斗争。济南庭审结束后近一个月间,其效应正在持续发酵:一、启动了对“石油帮”的调查,“刑不上常委”的潜规则一旦被打破,则权斗或将升级为“超限战”;二、御用学者通过官媒发出相互矛盾的信息,例如胡鞍钢力倡集体领导体制的优越性;而另一位不太知名的教授施雪华,则主张中国崛起迫切需要权威的领导人。

据新华社转述俄罗斯媒体的报道,今年中共最高领导人访俄时,曾对普京说“我和您性格很相似”。从毛泽东到邓小平,中共领导人往往习惯于向外国人说一些真话,这句话或可解读为争当政治强人的心情流露。在胡温时代末期,红二代们对软弱的领导越来越失望,急于从“自己人”中间推出强人来掌舵,以重振先辈们的家业。薄熙来问鼎最高权力,背后就有这种威权主义思潮的驱动。他失败的根本原因,是个人锋芒毕露,强势过犹不及,其实无论官场或民间,或许存有对威权的迷恋,却都不愿出现一个新的毛泽东。

10个月来的中国政治步履,尽管不时左右摇摆,但基本呈现出“政左经右”的走向。就历史经验而言,政治上的左倾有助于在体制内赢得支持。从反宪政到清剿网络言论,从反贪腐运动到重判薄熙来,一手向体制外宣示捍卫执政地位,一手整肃体制内派系以建立威权,两手都很硬。大体上是袭毛、邓故智,调控内外各方各派的“动平衡”,以强化自身权力。

到十九大换届时,七常委中五人将退休,局内团系干部将全面接班,其余两个系统后继乏人。红二代只有在今后四年内确立“自己人”的权威,才能继续主导未来的中国政局。目前距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召开,仅剩下一个多月的时间,领导人正沿着威权主义的路线图,清除路障向权力巅峰挺进。未来成败在此一举,而可操作的空间却十分窄逼:一统江湖建立威权,或将冒全局失控的风险。权力博弈的结局尚不确定,某些学者已在期盼:只有出现强人,才会推动改革。但疑问也同时在于:一旦成为强人,是否还愿意改革?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9月23日, 9:45 下午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