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社會熱烈討論普選特首的時候,中聯辦副主任黃蘭發、基本法委員會的譚惠珠等人一再手執《基本法》的條文說辭,漠視香港社會現實情況,漠視市民對民主的制度的渴求,要把公民提名拒諸門外,試圖營造一種連討論公民提名細節也是禁忌的氣氛。

顯然而見,香港工人、基層市民的生活狀況,長時間得不到改善,與政治制度不民主有著重要的關係。欠缺民主的制度,公共政策一直受控於利益團體,使得有利民生政策遲遲未落實執行。以致香港基層打工仔收入多年來跑輸通脹,工時有增無減,青年人的平均收入更原地踏步。經濟低沉時僱主要工人共渡時艱;經濟好轉時,僱主又推諉要應付未來激烈競爭。同時間,大大影響營商環境的租金肆無忌憚地加加加。

收入未有增加與法例保障有缺憾相關

打工仔說要加人工,卻被僱主嫌學歷低、工種技術低,說要進修課程、考證書才有可能研究考慮。現實是工時過長,要去進修根本非常困難。工人提出「標準工時」立法的要求:每週工時44、加班費1.5倍,是有利於基層勞工平衡工作和生活,維持健康家庭,容許家庭照顧者能兼顧賺取生活和關愛家人。更重要的是,工人不是奴隸,不是無血肉的生產工具,不是老闆想點就點,工人也要過像人的生活。

然而,商界每次都極力反彈,推說影響經濟、影響中小企作擋箭牌,向政府施壓。歷屆特首亦言聽計從,把立法工作拖延。本屆特首梁振英雖常掛急市民所急的招牌,但從未積極促成標準工時立法,拋開責任到一個個沒有民意基礎的委員會研究,要到2016年才決定是否立法「標準工時」呢!

「有篩選」小圈子選舉產物—特首,以至政府放軟手腳,立法會內保皇議員則見風擺陀,透過功能組別分組點票之利,護航到底。結果事情了無寸進。

政治參與才可有效保權益

標準工時僅為冰山一角,但足以顯示一般工人群眾,有必要參與制定和我們利益攸關的政策。普選特首、普選立法會是公民參與的基本第一步,但中央政府諸多理由不放行。此種姿態已令本身取態溫和學者及其他社會人士認為不能再等待下去,故發起爭取普選特首的行動,召集不同階層市民共同決定普選特首的方法。若中央政府一意孤行,將逼使行動升級「佔領中環」。

「佔領中環」行動發起人一再強調全民的參與,故此不同類別形式的社區商討日如箭在弦。

我們認為這是基層市民參與政制改革以改善生活的一個切入點,阻止利益團體繼續壟斷政治參與權、壟斷社會經濟成果。不論是否直接參與「佔領」,也應透過各種形式,參與相關的行動。無論是參加社區商討日、於街頭或茶樓討論、與同事朋友家人傾談如何建立民主的制度,都是「佔領中環」行動當中重要的部分。工人群眾必須積極參與,發出我們要求民主普選,改變我們命運的聲音。

總括而言:

(1)我們認為改革政制方能解決民生問題,亦認同全民決定合適的政治制度;

(2)為此我們積極連結勞工、長者、婦女、青年,爭取公民提名權,撐佔中,爭取普選特首,以及普選立法會。

街坊工友服務處
政府前線僱員總會
香港醫院僱員權益工會
葵芳工友組
葵涌勞工權益關注組
葵涌邨長者權益關注組
新來港婦女權益組
葵涌邨基層關注組

2013年9月20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