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唸經公科,知道警察的功能是維持社會的law and order,即治安。而要警察執行這個職務,便須賦予其若干權力,甚至武器。社會如此,國際社會大概也如此。國際社會需要世界警察,美國不甘後人,其志實在可嘉,何況袖手旁觀畢竟並不恰當。敍利亞使用化武,舉世關注,聯合國正在調查,這時美國即揚言動武。我就想,美國總是勇於出頭,但好歹也先待調查報告出來吧,如此急急,叫人費解。倘說聯合國是無牙老虎,那麼索性把它廢掉算了,省得人懷疑美國是因是果。美國在中東的進取常人每以為是利益掛帥,這固然不錯,但只要想到美國打一仗的花費,他們每條人命的價值,便可知盈虧未必是物質的計算。我不時想起一部荷里活電影:《八米厘》。私家偵探獲得一卷八米厘膠片,受託調查其中少女遭虐殺的影像是演戲還是實錄。偵探播出膠片,電影並未賣弄虐殺的暴力與色情,鏡頭集中在偵探的反應──膠片所見,教人無法卒睹,他無法忍受那樣的殘酷,不能容許世上存在這樣的邪惡,他要替天行道。我想,美國人是一定要打仗的,那是出於一種道德義憤,而他們有槍,更明白到蜘蛛俠「權力越大,責任越大」的道理。啊,偉大的合眾國!拿起你的武器,為正義而戰!然而,香港不是也已經有了監警會了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