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高召开新闻发挥会,公布有关网络谣言量刑的解释。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周一(9月9日)出台司法解释规定,“同一诽谤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次数达到五千次以上,或者被转发次数达到五百次以上的”,应当认定为诽谤行为“情节严重”,从而为诽谤罪设定了非常严格的量化的入罪标准。

而“两高”9日下午15时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对于这个消息,中国的多个微博平台上有很多评论,对于这个规定持支持的帖子不少,但是BBC中文网记者发现,大多发表支持观点的似乎都是带有官方色彩的公安部门或者派出所等。

但是也有一些网友持支持意见,比如lwyhf的网友表示,“对网络谣言要严厉打击,不能姑息迁就!”

不过对于这个规定的出台,相对于支持观点,网友的评论更多的是质疑。

名为钦州姜钰的博主指出,打击网络谣言,初衷是好的,但不能把自己不喜欢听到的声音,都扣上谣言的帽子…

禾XX皆网友说,“我支持惩治谣言,只是在“谣言”前面加上“网络”二字的用心很险恶…我意思是,谣言就是谣言,必须一律打击,何故加个定语,只抓网络而放纵传统媒体? ”

买卖提博主说,“ 网络谣言定性将出司法解释,官方称打谣并非报复,让我们穷苦百姓用什么去相信?又有谁能够代表我们百姓去监督,我们有凭什么去信任你们?哈哈哈我早知道你们就是用权力让我们相信你们,这就是中国没有变的历史事实。说什么都是扯淡,事实胜过雄辩。”

“谣言与政见”

杯酒论道博主指出,“应该严格区分网络谣言、网络诈骗、政见争论。网络谣言还严格区分制造社会恐慌的、攻击个人的和恶作剧的。至于揭露腐败官员的,应该给予鼓励。 ”

王小山网友说指出,“很想假设一下,两高关于网络谣言的司法解释出台早些的话,罗昌平现在是什么命运。他举报刘铁男,被政府机关辟谣,警方会相信谁?那些说诽谤是自诉案件的,如果刘铁男告罗昌平,警方会不会拘捕罗昌平?王岐山视察中纪委网站时说的那些话,还算数不?”

名为唐古拉的博主则说,从爆料王军到王军双规,从举报刘铁男到刘铁南落马,一则则网络谣言最终被证真,这怎能不引起官员们的恐慌和愤怒?维护谎言的垄断权,剥夺民谣的生存权,这是整治迫切的根本动机。

更有网友把央视乌龙也加入了评论,名为XY_的网友说,“网络谣言五百条可判刑,而央视CCTV5昨天在直播2020年奥运会花落谁家时说日本被淘汰,甚至新华社直接把举办城市给了伊斯坦布尔,请问该当何罪。几亿人看到了这种假新闻该怎么办,给个交代吧。”

李雨博主则表示,“越看越像朝鲜 估计下一步就是焚书了!!!!”

(撰稿:责编:尚清)

网友如有评论,请用下表:

联络荐言

* 须填写项目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