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的话

2013年9月8日被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形容为“台湾民主法治发展最耻辱的一天”:立法院长王金平受控干预司法、败坏民主制度,面临被国民党考纪会开除出党的处分,进而丧失立委和院长资格。

素来温和的马英九冲天一怒,引来各方猜疑:绕开司法而以党纪惩办立法院长,是否符合程序?王金平和民进党若即若离的关系,是否导致了他的困境?在多党制之下,党派政治与民主制度、多元社会之间存在着怎样的张力?本期一五一十周刊不仅试图描绘马王之争的来龙去脉,也带您一探党派政治如何适应日益多元的社会环境。

马英九的批评者们注意到,他和王金平虽为“同党”,却在诸多议题上意见相左。而马在王出国参加女儿婚礼之时发难,也有失厚道。诸多细节,有赖龙谨汐的梳理。在理清事实的基础上,郑东阳提醒大家,国民党是苏联栽培过的党派,其“以党治国”的基因,既不能容忍王金平与民进党保持良性关系,又引导马英九以党规操作对立法院长的指控。至于马英九是否能用党规驾驭全党,杨平不以为然。民主转型之后,赢得选举已经成为国民党精英的头等大事。与其和党魁保持绝对一致,不如向选民抛橄榄枝。

在政治理论层面,党派政治和民主大有南辕北辙之处。郭忠华和刘军宁的论述表明,党内的民主和党外的民主几乎相辅相成。松散的政党是没有战斗力的,而过分严密的组织势必导致官僚化和暗箱操作,进而加深党派和民众的隔阂。尤其是开除党籍的手段,简直无视结社自由这一基本民主权利。

放眼欧美,党派政治正在追赶多元的现代社会。袁超看到,党派归属远非决定美国议员举动的唯一标准,而且美国党派没有森严的等级制度和高高在上的党魁。徐贲则提醒大家,只受党性支配的政党政治还应是美国继续堤防的风险。在英国乃至整个欧洲,政党的影响力则不复当年的风采。弗农•波格丹诺发现,民众越来越适应不依附任何党派的政治生活,这使得政党内部的管理丧失活力。

在中国大陆,党派政治和日益多元的社会也亟需调和。郑永年相信西方制度可以保证政府在种种分歧中运行,而中国则不然:一旦意识形态层次的分歧波及高层,就会与社会分化所产生的极端情绪绞在一起,从而引发政府议程瘫痪,甚至权力斗争。

告别城邦时代之后,庞大的人口不再允许人人直接参与政治。客观条件要求政党继续代表民众。但如何为多元的社会提供有效服务,同时逃离以党谋政的窠臼,需要当今世界的政党深思。

1510周刊由「我在中国」()论坛志愿者团队制作,每周出版一期,周刊通过网络发布,所有非一五一十部落的文章均经过作者或首发媒体的授权,期待大家的关注和建议。

 

目录

【观】

8-1 龙谨汐:马英九“快刀痛斩”王金平引争议

8-2 郑东阳:马英九和王金平九月政争——苏联式政党的政治遗产

8-3 杨平:台湾国民党转型的经验与教训

【论】

8-4 郭忠华:西方政党与民主:在共生和悖论的结构中

8-5 刘军宁:党内民主是民主政治的产物

【照】

8-6 袁超:浅谈美国的政党与政党制度

8-7 徐贲:对美国“党性”政治的不信任与降级

8-8 弗农•波格丹诺:英国政党政治的兴衰

8-9 郑永年:中国意识形态领域的“党争”及其恶果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