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观止】新华网 | 美国所谓“新闻自由”不过是“美化工具”

近日,总部设在纽约的“保护记者委员会”发布了首份关于美国新闻自由状况的评估报告,认为奥巴马政府加强了对信息的控制,以及对告密者的司法追究,导致媒体和信息提供者承受巨大压力。对此,专家表示,这份报告暴露了美国政府一贯标榜的“”的虚伪性。

“保护记者委员会”原本主要针对国外的新闻自由状况,但鉴于奥巴马担任总统以来,华盛顿对于政府内幕泄露的司法起诉案件数量以及对记者调查资料的窃取规模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因此该机构对美国的新闻自由状况进行了有史以来的首次评估。此前曾有消息称,美国政府秘密窃取了100多名美联社记者的电话线路和接线台记录。“奥巴马政府对记者调查采取了极端控制性和抵制性的态度。”美联社高级执行编辑迈克尔·奥雷斯克斯称。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时殷弘表示,美国政府控制媒体的手段较为隐蔽、多样化,如采取秘密行动监控媒体和记者、打击“爆料人”、以“国家利益”“军事机密”为名直接干预媒体,甚至不惜炮制和散布假新闻,直接操纵舆论。“美国政府对新闻自由进行了精巧的、无情的限制,从报告反映的情况可以合理推测出,我们目前所知的只是冰山一角而已。”时殷弘说。

“白宫非法控制信息不令人意外。”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赵可金说,“美国宪法和法律文件上所追求的神圣原则是一回事,在实际决策和行政管理过程中则是另外一回事。”据他介绍,在美国白宫和政府各部门内部都有专门对付媒体的机构和人员,对他们而言,很多问题被媒体曝光只不过是危机管理失败的产物,很多没有被揭露的内幕则更多在“媒体公关”的名义下得以摆平。

正如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的《2011年美国的人权纪录》所说,美国极力标榜其新闻自由,但实际上,美国对新闻进行严格的审查和控制,“新闻自由”只不过是美国美化自己和打压别国的政治工具而已。

赵可金说:“美国是一个自诩为新闻自由的国家,长期以来,无论是学界还是政界,都在夸夸其谈美式自由,甚至有些政客以此为幌子,批评他国的新闻制度。”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沈丁立认为,美国本无绝对新闻自由,可笑的是,尽管自身并不存在纯粹的新闻自由,美国政府却往往对他国指手画脚,批评他国新闻自由的缺失。

2013年10月24日, 11:48 下午
分类: 官媒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