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观止】环球时报 | 中国官员财产公开会致社会动荡

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昨天在新华网与中国网民交流,他在回答提问谈及官员申报财产时,表示这样的申报“很正常”。他的这番话受到突出报道,引起网上的大量评述。

关于官员财产公开,中国舆论已经谈了很久。而且很多人经常搞混一些关键性概念,比如财产公开的含义是什么,是向全社会公开,还是向组织或监管部门公开,以及“申报”和“公开”是不是一回事。

网上舆论通常主张官员财产越公开越好,昨天一些大网站把梅德韦杰夫的有关回答挑出来做处理,又一次烘托了要求中国官员全都公开财产的舆论气氛。

要求官员财产公开作为一个口号,具有天然的道德力量。但只要我们做一最简单的推演,就会发现,在中国当下什么信息都权威不足,传言当道的时候,一旦现在搞“互联网级别”的财产公开,必将激发数不清的后续争论,把全社会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官员的财产信息上。它们是否真实,是否符合社会公平,有无数爆发性焦点在后面等着,中国社会将陷入一场我们难以自控的意识形态争鸣和动荡。

中国需要避免这种激进和不确定性,但这只是其一。中国需要同时做的是,把党内已经实行的财产申报制度加紧认真贯彻、夯实。财产申报制度从本质上说就是官员财产公开,它是对官员“财产隐私”的终结。只要官员财产申报能不打折扣地推行下去,并且逐渐加大有威慑力的核查,它就能起到抑制腐败的作用,同时避免社会舆论的灾难性混乱。

其实俄罗斯的官员财产公开并未有效阻止腐败,俄的腐败比中国更严重。按“透明国际”的全球廉洁度排名,俄罗斯比中国低50多名,就很说明问题。中国需要走廉政清明的现实、稳妥之路。舆论的激进声音和主张既要听也不能全听,中国不仅要看到方向,还要操作准确。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以为一个口号挺好就那样做了,结果南辕北辙的惨痛例子。

近来中国舆论场上刮起与俄罗斯对比之风,分别想论证今日俄罗斯“是悲剧”或者“是榜样”。但俄罗斯既非此,亦非彼。

对中国国家道路更有对比意义的是当年苏联,而非今天的俄罗斯。苏联已不复存在,俄罗斯是它的一块大残片。俄在那些残片中做到了最好,但苏联式解体却是所有大国都要避免的。这一点大概用不着争论。更何况俄罗斯有它的问题,它与中国各有千秋,它们各自证明不了对方国家道路的对错。

中国舆论场上盛行引证国外的例子,哪一派都喜欢这样做。而且不仅当前这样,在过去的一百年里一直如此。或许我们以后少这样做为好。因为中国的现代化已向前跨了很远,大面上外国容易学的东西基本都学了,中国今后更需要的是制度创新,中国光靠模仿决走不到人类现代化的前列。

俄罗斯在西方的眼里也是政治上的“异类”,西方舆论对俄的攻击几乎不比对中国的攻击少。中俄两国如果互比谁更与西方政治标准“接轨”,不仅是可笑的,也很可怜。

中俄需相互学习,相互尊重,两国领导层在这方面做得很好,两国舆论也该大体如此。中国互联网上的“标题党”们最好离两国的正经事远一点。

2013年10月25日, 1:47 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