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与宋美龄

(晚年的蒋介石与宋美龄;图片来源于网络)

蒋介石具有独裁倾向。不论是早年向苏联学习,还是稍晚从法西斯主义中寻求灵感,都代表了他在外有殖民侵略、内则割据动乱局势下,试图拥抱专制解决方案的努力。但在1932年他的子弟兵组织了法西斯式机构蓝衣社,并为外界所纷传之时,他却做了否认。

“吾人既不能恢复其固有惟一革命之组织,而人欲仿效意大利之所谓法西斯蒂之组织,来强行之于中国,是何异共产党欲以中国为共产化。故中正可以坦白直率,答复贵报曰:中正生为中国国民党之党员,死为中国国民党之党魂,只知中国革命的组织,惟有一个中国国民党的组织;而中国革命的方式,亦惟有一个中国国民党国民革命的方式,为中国革命惟一无二之途径。如有其他的组织,中正不惟不能赞同,而且绝对反对。中正今日惟一之志愿,乃在复兴中国国民党十三年之革命精神,与其独一无二国民革命之组织和方式,而以实现三民主义自任也。”(注1)

在答复《大公报》就此的询问时,蒋介石以“坦白直率”的话语,斥责坊间对真相的传布为“谣言”。更为诡异的是,他还进一步指控效仿法西斯的行为是“带路党”才干的事,不符合他“爱国者”的定位。

政治人物的话,奉劝大家以后不要太当真。

1932年极力撇清与法西斯关系的同时,还不忘攻击一下共产党。在“传谣”与“辟谣”的过程中,“爱国者”与“带路党”的角力,在民国时期就已经相当白热化。“辟谣者”通常都以“爱国者”自居,指控“传谣者”为“带路党”,占据政治正确高地。共产理论源自欧洲,在斗争实践中,中国共产党也接受苏联老大哥的指导与奥援,蒋介石给他们扣上一个“带路党”的帽子,看上去非常理直气壮。而为了凸显“爱国者”血统的纯正性,蒋介石不惜让自己以“三民主义”的抱残守缺信徒姿态示众。

民国时期,苏联对中国而言是一个高度的政治介入者。包括“新疆王”盛世才的“带路者”标签,也是苏联所造就。1935年9月,有外电声称新疆已加入苏联。这个“谣言”很快被盛世才所辟。中央社9月29日天津电称,外电的消息突兀,新疆驻天津代表张元长向新疆做了报告之后,盛世才给予复电。“据盛世才复电,迪化(编者注:即今乌鲁木齐)近来电讯照常,新绥汽车往来如恒,此项消息衡诸事实,未免可笑;并谓弟在新就职之日,即已宣誓以保全新疆永久为中国领土为天职,山河可改,此志不移云。”(注2)

盛世才的辟谣,也义正言辞得很,但其实他所谓的“宣誓以保全新疆永久为中国领土为天职,山河可改,此志不移”云云,就是一通鬼话。“谣言”并不“可笑”,因为它虽不完全准确,但亦基本道出了盛世才投靠苏联的真相。

盛世才很早就向苏联乞援,在新疆内部的武力斗争中,以求获得斯大林支持。按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所创始人郭廷以的说法,盛世才统有新疆后,1934年4月,宣布反帝、亲苏、民主(民族平等)等六大政策。7月,苏俄派秘密警察来迪化,成立全省政治总管理局(后改称保安局,再改警务处)。

1935年1月16日,盛世才与苏新贸易公司订立借款合同,总额五百万卢布,新疆军事、政治、财政、经济、交通、教育,悉归俄人控制,有同苏俄的殖民地。1936年1月1日,盛世才又以“新疆政府”名义与苏俄订立另一协定,苏俄负责维持新疆秩序、安全,不令任何外国势力侵入;新疆如遭受外来攻击,苏俄即给予援助,新疆如决定独立,苏俄亦予援助。此一协定,一如日本与满洲国“议定书”的翻版。(注3)

盛世才是地地道道的“带路党”。在外电报道新疆加入苏联之前和之后,他真正“此志不移”的是出卖主权给苏联。他对共产主义曾投怀送抱,但最后中共一大党员陈潭秋和毛泽东的弟弟毛泽民也是死在他的手下。1949年,他逃往台湾。

中国共产党在如何面对苏联时,也曾有过内部的斗争。1929年,蒋介石试图从中东路入手,开启从苏联收复国权的努力。这一年的7月,已易帜的张学良遵照蒋介石旨意,强行接管中东路,驱逐和逮捕了部分苏方职员。引发中苏两国危机。这一行动也意外在中共内部引发路线分歧。

在中东路事件中,中共旗帜鲜明力挺苏联,谴责国民政府。他们在《红旗》等杂志上号召“大家起来为保卫苏联而斗争!”,高调宣称国民政府对苏行动是在出卖民族利益,其背后是整个国际帝国主义正向苏联进攻。“出卖民族利益”,这意味着国民政府已成为“带路党”,而中共则站在“爱国者”阵营中。本来在中东路事件中,国民政府一直宣称以民族利益为出发点。中共的宣传机器则迎面打来一闷拳,类似于宣告国民党是在“造谣”。

当时的中共领袖陈独秀,对这些宣传口号有不同意见。但他合乎舆情的考虑,被认为是“右倾机会主义”的表达,打入冷宫。中共和国民党都在抢夺“民族利益”的制高点,他们认为自己是真正意义的爱国者,认为对方才是“带路党”。对“谣言”的判断,在这一刻变得模糊起来,它并非取决于事实,毋宁说意识形态对此具有终极的裁定权。

注1:《蒋委员长严词辟谣:生为国民党党员,死为国民党党魂;电覆大公报关于法西斯蒂之询问》,见《中央日报》1932年7月11日。

注2:《外电传新疆加入苏联,盛世才辟谣:保新疆为中国领土,山河可改此志不移》。转引自《中央日报》1935年9月30日。

注3:郭廷以《近代中国史纲》(第三版),格致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4月版,第428页。

(责任编辑:贾葭)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