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语文‖2013〈41〉‖2013-10-7~2013-10-13

为本周单字“税”,“税收”之“税”,“遗产税”之“税”。国庆长假前,有关“征收遗产税”或被写入18届3中全会文件草稿的报道引发公众关注。10月3日,又有消息说,国务院参事刘桓回应称遗产税相关新闻报道失实。闻此,饭友白烨君说:“遗产税被辟谣了,果然不出所料啊哈哈。”饭友顾识荆调皮:“右边热门话题显示为‘放假’和‘遗产税’,我心安理得的看成了‘放产假’”……都想啥呢?

近一周内,“拟征遗产税”成为讨论争执话题。遗产税起征点、遗产税税率、大额财产监管、财产申报体系等相关专业规则、细节、概念、术语等进入公众视野。饭友不高不超在饭文里表述的疑问有三:“1、80万起征点怎么来的?美国起征点是500万美元;2、福利接轨了吗?发达国家征遗产税用于教育、医疗、养老等社会福利;3、资产监管准备好了吗?达官贵人多户口,轻而易举地避税。”

知乎网友Archon认为,遗产税属小体量税收。“参考日本及美国,遗产税的征管人群只占死亡人口数不到4%的比例,贡献1%左右的财政收入……在世界范围内,弃征遗产税正成为趋势。台湾现已废除,美国也处于空窗期。这些动态也或许从侧面说明了遗产税的功能有限。吐槽最多的估计还是,新闻里报道的80万免征额。如果参照这个标准,遗产税还是叫人头税吧。”

汉字“税”为形声字,《说文-禾部》里说,税,租也。从禾,兑声。本义为田租、征收来供实用的粮食之类。引申义有赋税、征收或缴纳赋税、租赁、买卖、利息等。

—————————————————————————————————————————

帮扩

网路熟词,亦称“求帮扩”,是“请求 帮助 扩散”一语的压缩格。本周,浙江余姚特大水灾,“帮扩”一词使用频率骤增。

诸位可能能冲到60到70平方米

语出《公民读本》杂志本周推荐,语出学者吴思。谈及中国式言论自由,吴思以房屋面积作喻,将其解读为5层次:“第5层的自由,这种自由又比刚才4层都宽松一点。在刚才说的比较‘猛’的杂志主编的30到50平方米基础上,诸位可能能冲到60到70平方米。”“在吴思先生看来,中国言论空间的结构是相对复杂的……言论自由从100平方米缩水到10平方米,再扩展到60、70平方米,并不是来自于书面规定或官方恩赐,而是媒体人和普通公民抗争的结果。”

刷微堵车

又称“刷微博致堵车”,本周新词组之一,来自有关假期交通拥堵的报道。报道说,“十一”黄金周期间,许多司机不专心驾驶,边走边拍发微信、刷微博,导致交通事故频发,是高速路拥堵的重要原因。此新短语中“堵车”与“刷微博刷微信”之间的“因果”暗示成为争执点。

敢来北京旅游的人一定都是敢死队的

来自本周一华尔街日报报道,原题“国庆假期北京被雾霾笼罩”,语出某游客微博。报道说,“来自中国各地的游客在为期一周的国庆长假期间涌入首都北京,仅在周四一天进京游客就达到了110万人的峰值。但随着长假进入周末,北京居民熟悉的雾霾天为这种欢庆气氛蒙上阴影。周一是国庆节长假的最后一天。一位进京旅游的微博用户说,过去两天由于污染严重,我的鼻子和嗓子一直在抗议,敢来北京旅游的人一定都是敢死队的。”

一生还贷

来自饭友左堂堂推荐,语出本周流行段子,内嵌近期多个热点:“从明天起,做一个爱国的人,去V,停博,看新闻联播。从明天起,不再关心粮食蔬菜,我没有一所房子,面朝七环,一生还贷。从明天起,和每个谣言战斗,给地沟油和垃圾取个温暖的名字,陌陌人,我也请你爱国,愿你有个不堵的前程,愿你有情人给条活路,愿你在雾霾中获得幸福,我只愿面朝城管,不跑活该。”

晚上九点吃晚饭还需要排队

语出饭友李欧米饭文:“假期的概念,就是晚上九点吃晚饭还需要排队。”

取关

网络熟词“取消关注”的压缩格,有点怪异。不过,放在饭友loveisbug的这则饭文里,也不难猜:“at一堆,但是掉粉。是不是说明只赞你一条两条的人不会轻率粉你,但反对你一条的人就容易取关?”我的疑问是,它有必要压缩?它的使用频率真的很高?

每个人的鼻孔都成了黑煤窑

语出网友吴辰无尘微博转发:“听说今天北京天气非常糟糕?”“是的,每个人的鼻孔都成了黑煤窑,老百姓富了。”

学历竞赛

来自《南方都市报》周一报道,语出学者郑也夫。谈及中国教育现状,郑也夫“把中国中等教育(小学教育之后、大学教育之前)的现状比作压缩饼干……他甚至认为在中国受过12年中小学教育的人,即使进入哈佛耶鲁等世界名校也不会获诺贝尔奖,因为12年的中小学教育把人修理得已没有了想象力和创造力,只是一个考试机器”。而“中国要学习德国的分流模式还有很大障碍,首先是中国的职业教育办得不好,与高等教育地位悬殊太大。其次全社会都存在学历竞赛。”

给在乎自己和自己在乎的人听

语出“既然青春留不住”李宗盛演唱会广告文案。“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首李宗盛。在很多演出场合,李宗盛都对歌迷说:‘谢谢你们,从小李的青春年少,听到我两鬓斑白。所以,我肯定有更珍贵的东西来与你们分享。无以为谢,唯有写歌,给在乎自己,和自己在乎的人听。’”

●「卡夫卡式审查

来自学者胡泳微博:“曾在中国日报工作的外国记者Mitch Moxley 在回忆录《Apologies to My Censor》中认为中国的审查是卡夫卡式而非斯大林式。媒体最重要的是自我审查,中国记者知道什么能写什么不能写,编辑知道什么能或不能出现在报纸上。自我审查和严厉惩罚构建了有效的审查体制。”

睡不着是因为放不下

来自饭友胡子帮主饭文:“睡不着是因为放不 下  ……………………………………………………………………………………………………手机。”

嘻嘻体位

语出学者金融街人贩子周一饭文:“如果哥走在大街上被嘻嘻体位问及如何理解‘爱国’,哥会引用约翰-列侬老师的话,有分教:Love is waiting to be loved. 王利发掌柜的名言,暂且就不提了。哦也”……“嘻嘻体位”为“”谐音汉字,当“嘻嘻”“体位”的本意、谐音意与组合意重叠呈现,诡异感扑面而来。

买卖在仁义在,买卖不在,你哪位啊?

语出饭友稀饭的饭本周饭文:“以前是买卖不成仁义在,现在是,买卖在仁义在,买卖不在,你哪位啊?有事儿吗?电话打前台,让我的吕秘酥先接一下。”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