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墙不回头的“愚蠢”


徐贲

 


奥巴马都已经是第二任期的总统了,但在美国还是有人说他是一个穆斯林或者不是出生在美国,
911事件都已经过去快11年了,但还是有人说那是以色列人的阴谋诡计,为的是栽赃穆斯林。有些人说,俄罗斯人因为前苏联的瓦解而很“惨”,俄罗斯人自己都已经表示不同意这种说法了,说俄罗斯惨的那些人却就是死不改口。说这些话的人如果真的要弄清真相,并不是难事,但就是对任何相反的证据无动于衷,铁了心,固执己见。中国的“三年自然灾害”连官方都已经承认是人祸大于天灾,饿死了许多无辜的百姓,但还是有人坚持那是污蔑政府的谎言。“文革”的武斗死人都已经有了这么多人的回忆和见证,却还是有人说那是为“文革”抹黑。不光否认,口气还特硬:“三年自然灾害饿死三千万人?你家里死了几口人?你爹妈又怎样生下你的?”

“‘文革
武斗杀了太多人?怎么你没死啊?怎不说你们美国干爹杀了多少印第安人?”


对这样的人你可能觉得没法跟他说理,因为他简直就是不可理喻。你又会觉得这种不可理喻的行为非常“愚蠢”,因为那不只是因为“愚昧”,而是因为根本就不愿意变得“不愚昧”,这大概就是“愚昧”和“愚蠢”的区别了。死活说不通,就是不讲理,不管怎么劝说,反正就是不动摇,这成为愚蠢最明显的一个公认特征。法国小说家福楼拜说,“愚蠢是不可动摇的东西。攻击愚蠢只会自取灭亡。愚蠢具有花岗岩的特性,坚硬而有抗力。”德国作家席勒也说,“碰上愚蠢。神仙都没辙。”可见,愚蠢不是一般的愚昧,而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的那种愚昧,所以有人将愚昧定义是“一种可以治疗而没有得到治疗的愚昧。”


在汉语词典中似乎找不到对“愚蠢”的特定解释,在《辞海》里,“愚”是愚笨的意思,“蠢”是蠢笨的意思,加在一起大概是特别“笨”的意思,说一个人愚蠢,可以是很严肃地看不起,也可以是不太当一回事地觉得好笑。


人们一般不说别人愚蠢,至少当面不说,因为愚蠢是个有伤害性的字,《圣经》里告诫,不要用
raca——亚拉姆语(Aramaic)中的“愚蠢(犹太人在公元前的几百年就已经在用亚拉姆语了)——来说你的兄弟,耶稣说:“古人云:‘不可杀人,凡杀人者要受法律制裁。’但我要告诉你们,向兄弟发怒或骂他们‘废物’的也得上法庭受制裁,骂兄弟为‘蠢东西’的,则逃不了地狱的火刑。”


在待人接物中动不动就嘲笑或训斥别人“愚蠢”是不对的,不仅因为愚蠢这个字容易伤害人,而且还因为这么做往往本身就可能是一件愚蠢的事。你凭什么自高自大,老觉得自己比别人聪明?你自己就没有犯过愚蠢的毛病吗?美国作家艾里森(
Harlan
Ellison
)说,“在这世界上有二种元素是最平常的,一个是氢气,另一个是愚蠢。”这话听起来虽然像是玩笑,但却提醒我们,愚蠢无处不在,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包括我们自己。自以为是是缺乏自知之明的表现,而缺乏自知之明正是愚蠢的又一个特征。


缺乏自知之明最常见的表现是自作聪明,这种愚蠢不是因为缺乏知识或能力低下,而是因为缺乏自我反思,或是根本不具备这种能力。自作聪明的愚蠢往往是不但有不当言行,而且还自以为得计,自鸣得意。愚蠢不在于不当言行本身,而在于对此浑然不觉。这种愚蠢特别容易发生在有知识、有能力的人身上,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聪明反被聪明误。例如,美国驻华大使馆不断发表北京空气质量低劣的报告,对此有发言人表示:
根据国际公约,众所周知美国使馆区是美国领土,他们在那里监测到的数据只能说明美国空气质量不好。这样的回答不是聪明人还真想不出来,但却是令人啼笑皆非的小聪明,明摆着是拿听者当白痴。在重要的场合说出这样不自重的话来,怎么说都是一个愚蠢之举。


人们往往只是把愚蠢当作一个笑料,或者顶多不过是恼人的搅扰,而且没有看到愚蠢的可能危害。愚蠢的危害不仅在于它是一种愚昧,而在于它是一种可以用高尚的道德、理想和正义来包装的,富有欺骗性和诱惑力的愚昧。一旦时机成熟,这种真诚的,认真的,并非玩笑的愚蠢便成为正确行为的楷模,在整个社会中大行其道。马丁·路德·金说过,“这世界上最大的危险,莫过于真诚的无知和认真的愚蠢。”这话是值得认真记取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