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本书不同。前一段在台湾出版的书是自焚藏人档案,是对每一位自焚藏人生平的记录。这本法文新书是我今年4月到6月间写作。虽然才两万多字,但却是我对藏人自焚所做的一种竭力的解释和沉痛的分析,还有比较直率的批评。

这本书是法国出版社约稿而成,所以第一版本就是法文版,以后我考虑出中文版。

法广:如果是中文版,您会用什么书名呢?

唯色:因为我写诗,所以题目可能也带些诗意罢,我会给它取名“西藏火凤凰”。我认为这些自焚藏人都像火凤凰一样,有一种凤凰涅磐的意味。但法国出版商是根据书的内容确定了书名。

打破世界面对藏人自焚的沉默

法广:最近,藏人自焚事件相对减少,频率有所减缓,能否说西藏形势有所好转?

唯色:其实今年以来,自焚事件每个月都有,自年初到9月,已经发生了25起自焚。当然去年很特殊,发生了86起自焚,去年3月和11月(中共18大期间)是自焚高峰。藏人自焚自2009年开始,当年只有一例;2011年有14起,2012年86起,2013年25起—这样来看,我觉得不能说是局势改善,所以藏人自焚事例减少,只能说去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因为有中共18大。我在书中说,这些自焚是一种政治抗议。藏人的抗议实际上是非常惊天动地的一种政治抗议。我写这本书是想打破世界的这种沉默—当然,中国一直都是沉默的。但是不是可以改变世界上的这种沉默,对藏人的命运给予关注?!

法国前司法部长巴丹戴尔为唯色的新书作序。他写道:“那些燃烧的火焰所要表达的是藏人再也无法忍受对这个民族的侵犯,再也无法忍受藏人文化习俗和语言被根除,再也无法忍受在各国政府怯懦的沉默中,中国政府对西藏进行的文化屠杀。”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