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广:首先请谈谈,您如何看待两岸和平论坛?

赵建民:我们首先应该理解到2008年以来,两岸在和平的道路上已经取得长足的进步。2008年以前,双方好像经常会有些状况。2008年以后经过海基,海协两会恢复协商,各种交流,沟通都持续增加,现阶段的两岸和平关系跟以前已经大不相同了。虽然如此,两岸之间还是存在一些信任不足的问题。对中国大陆来说,大陆是不是会认为,它最近这样经常提出“一中架构”的问题,看起来会不会认为,现在双方已经同意所谓的“九二共识”,也就是“一中各表”:一个中国,各自口头表述,这样的政治的一个原则。大陆方面似乎觉得不足,它要提出他们认为更接近“一中”内涵的、所谓“一中框架”的问题。对台湾来说,长期以来,中国大陆比较庞大的军事部署在海峡的彼方,对台湾造成相当大的压力。过去两岸武装对峙,中国大陆不论是在军事战场上,或者是在外交战场上,都给台湾很大的压力。因此台湾方面对大陆的信任感,坦白说,也是不够的。现阶段双方都会觉得也是有需要,就所谓的和平议题再来进行交流。说不定双方未来迟早要触及所谓的政治问题。现在首先由学者、民间来交流,我觉得是好事。

法广:两岸和平论坛是透过民间智库进行两岸政治对话,这种机制有什么优势?

赵建民:现阶段两岸的官方透过两会(海基会和海协会),当然所谓的两会其实都有很多官方的成分,它又不完全是官方,我们把它称为“准官方”吧。透过这两个准官方的机构进行协商,签订了十九个协议,不过两岸正式的官方彼此还很少来往。只在少数的场合中有见面,没有正式的会谈或其他的交流。因此从两岸关系的层面来讲,党对党:现在两个执政党,中国共产党和跟中国国民党,他们有两党交流,每年定期举行。海基、海协会,有半官方的互动关系。不过不论是党对党的交流机制、或者是两会的机制,都还没有能够处理到比较困难的政治的问题。比如说所谓的和平问题、军事互信问题。因为这些问题都比较敏感,官方如果在现阶段介入,恐怕时间上并不恰当、时机也并不成熟。因此现阶段透过民间先把问题认定清楚,各方觉得对方的问题在哪里,充分地表达出来,我觉得透过民间先有学术交流,有助于官方随后的正式接触的话,应该可以先期把一些问题认定出来,也说不定或多或少找出一些初步的答案。

法广:不久前在印尼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期间,中国主席习近平会见了台湾领袖代表萧万长,习近平表示:两岸应“解决政治分歧”,“不能一代一代拖下去”,对此,台湾政府方面有什么反应?台湾民众又如何看待两岸开放的速度?

赵建民:两岸政治上仍然存在着一些不同的问题。我刚刚提到,虽然从2008年以来,两岸关系大步提升,不过在政治上,基本的重大问题还没开始接触,虽然已经谈的若干问题里面都有一定的政治意味,尤其是现在正在谈的两会互设办事处问题。海基会和海协会很可能在今年年底以前完成会商。加入双方能够成功地在对方互设办事处,也有相当的政治内涵在里边。虽然如此,可是就正式的政治问题,两岸到目前还没有能够进行交流。因此,习近平先生在APEC年会里边提出来两岸的政治问题不能永远地拖下去,其实这不是一个新的提法。中国大陆自80年代以来不断地有这样的信息释出。因此我认为这并不意味着两岸需要立即针对所谓的政治问题来进行会商。而是说现阶段也不应该在经济交流这么频繁、两岸就事务性、经济性议题进行协商的时候,也不应该忘记还有政治问题的存在。我觉得习先生的意思应该是这样。台湾官方当然是维持一贯的立场。其实习近平的立场也是一贯的。台湾的说法是现阶段对政治问题还不成熟。当然台湾也欢迎民间团体和学术团体去进行交流。我想双方就这个问题的立场也很接近。

台湾民间对两岸政治议题的问题,坦白说,现在有比较大的保留。因为台湾是一个民主的社会,有两党政治,尤其是现在的反对党-民主进步党,它对两岸协商都不完全有信任感。两岸协商的议题基本是经贸议题,直航问题、经济交流问题、ECFA经济合作问题、或者医疗合作问题、食品安全问题以及犯罪合作的问题等,到目前为止,两国通过两会所谈的问题,都是这些事务性的、或者是经贸的、或者是民生相关的议题,尽管如此,民进党都不完全认同这些对台湾是有利的。因此在现阶段来说,要把两岸的协商进入下一个阶段,就双方关心的政治问题开始协商,就目前而言在台湾内部,时机还不成熟。

法广:您如何看待近期内两岸和平发展前景?

赵建民:我觉得目前两岸的和平状态蛮好的。也就是说,2008年以来双方能够按部就班,就各自所需要、所希望谈的问题去谈。谈得结果也非常振奋,短短五年间,谈了19个协议出来。其中许多协议意义非凡。比如:两岸的ECFA经济合作协议,到今年年底它可能完成全部协商,今年六月也完成了第二个ECFA相关协议,就是两岸服务贸易方面的协议,年底以前可能是货品、贸易方面的协议也会完成。如果年底货品、贸易方面的协议也完成的话,等于是完成了一个自由贸易协议。这对双方工程非常浩大,影响也非常大,就是未来两岸绝大多数卖给对方的产品,关税都会逐渐减少,逐渐减到零。对两岸不仅是经济结构,或是经贸结构,或是对两岸的总体发展,都有非常重大的影响。再如:两岸的投资保障协议已经完成,还有就是我刚才已经讲过,就是今年年底以前,很有可能就两岸互设办事处完成会商,开始生效运作。

这些从总的来看,两岸在过去五年内,完成了过去六十年做不到的事。使得两岸关系过去六十年以来第一次出现和平的曙光。这次诺贝尔和平奖颁给了国际消除生化武器方面的一个组织。当然有着它的意义。我个人觉得两岸领导人在过去五年所作的努力,大概应该能超过诺贝尔和平奖的贡献,没有能够提名获奖,我觉得蛮可惜。从实质的意义来讲,两岸的关系能够做到今天这部田地,真的是非常不容易。当然还有问题存在,双反在信任方面都有各自顾虑的地方。还好,现在才做了几年嘛,以这个速度来说,大家都应该是以积极乐观的心态面对未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