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之前,中国浙江衢州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六名中共官员对被双规的於其一死亡的责任案,他们分别被判处四到十四年徒刑。 « 解放报 » 常驻北京记者格兰日罗的文章说,从温州纪检官员整死人的恶性事件中可以窥见法律之外的中共整肃违纪官员的双规制度的秘密公堂内幕的一角,但是,中国媒体对如此特殊的审判却鸦雀无声。« 解放报 » 引述官方数字指出,从2003年到2008年五年期间,拥有八千万党员的中共总共有88万党员接受审查中共纪检平均每天审讯五百个涉嫌违纪干部。

« 世界报 »对北京中央民族学院老师伊尔汉托蒂的专访文章写道,托蒂长年受到中国当局严密的监视,这位几乎是最后一个在中国大陆发声的新疆维吾尔知识分子却随时都有可能遭到逮捕。他被指控的罪名,即使不是勾结国外反华分裂恐怖组织罪,也会是分裂国家、颠覆政府罪。 « 世界报 » 常驻北京记者布里斯在其报道中指出,几经周折躲过众多监视与跟踪托蒂的公安与便衣警察,才得以同托蒂在附近的一所公园里见面,进行一个半小时的谈话。

« 世界报 »强调指出,与托蒂见面无法预先约见,只能随机而变。这位维吾尔学者,既想着保护他的家人,也不想破坏他的家庭和所居住的小区邻里的正常安宁,居委会安保因为他已经很紧张,托蒂被多名公安24小时紧密监视。托蒂创建的维吾尔在线网用汉语和维语发表网文,托蒂对贴身监视忍无可忍,最近曾向监视他的公安吼叫道:用暴力和毫不文明的办法对待一个民族,是要把他们推向疯狂!托蒂要求这些监视者把他的话带给他们的上级。托蒂在他的网站上报告新疆人的艰辛生活,近一千万的维族人被围困,被怀疑贴上分裂、极端和原教旨三种人标签为由而遭到不同措施的压制。

托蒂于2000年创建了维吾尔在线网站,但该网站从2009年新疆发生乌鲁木齐有两百人死亡的暴乱之后遭到封锁。哪怕托蒂避免同流亡外国的维吾尔组织接触,但他还是有可能被指控同分裂势力有染。« 世界报 » 说,像艾未未和王力雄等多名知识分子、艺术家都支持托蒂。尽管如此,托蒂还是不能避免有朝一日被逮捕的命运。今年二月,托蒂受美国印第安纳大学邀请讲学一年,但在北京机场被公安拦下,被没收了所有有效证件,并被严密监管。

« 世界报 » 讲述说,托蒂被遣送回民族学院,他的情况在中国新领导人上台之后并没有得到改变,相反监视看管托蒂的公安便衣增加到8人,24小时轮转监看,将他牢牢盯在家中。

面对监视的骚扰,托蒂感到啼笑皆非,他只有7岁的儿子在家里甚至不敢脱衣洗澡,恐怕有秘密摄像头拍到他光屁股。当然中国当局有时也可笑,2012年3月,北京警方想把托蒂遣送回新疆老家,但新疆地方维稳当局却推卸责任不敢接受托蒂。两个地方踢皮球之后,当局建议去一个中国其他省份遭到托蒂拒绝,结果是导致他的大儿子被耽误一年上学。

北京当局不受法律约束,采取一切手段整治那些被认为有危险的人。近年来,托蒂每次回新疆探家都在严格的围困监控下,当地警告邻居不准接近托蒂,但还是有不少邻居不顾害怕前往他家探望。

« 世界报 » 继续写道,即使在学校,托蒂也受到限制。他的课程被缩减到最后的两节非主课,但专门排在每个星期五他应当做匍匐祷告念经的时间开课。托蒂很有影响,很多学生前来听课,并有自报奋勇的学生把内容翻译然后贴放在网上。他的学生也被当局注意监视,已有两名学生被逮捕,当局还强迫一名学生签写假认罪书,将攻击中国宗教政策的罪行责任推给被指控施加影响的托蒂身上。

托蒂从1995年就开始受到安全部门注意,他曾参加在乌鲁木齐和在北京举行的反对在新疆核试验的示威抗议,从1990年代,他多次组织维尔族作家聚会,并组织学生对新疆做调查研究,他的教学被停止10年,他利用这个时间做了新疆问题调查的论文,分析自治问题和自然资源被掠夺问题,但论文被否决,理由是政治方向错误。托蒂表示他建立维吾尔在线网站是为了更好增进汉族人和维吾尔人互相了解,并且打破当局对新疆信息的垄断。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