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想|余汝信:既非愉悦,更无惋惜——叶剑英“将军一跳身名裂”词意辨

  

   “将军一跳身名裂”,是1966年4月北京揭批罗瑞卿的小组会议结束时,叶剑英改南宋辛弃疾词用之批罗发言的“名句”。文革结束后,有人称其表达了叶的“愉悦”,又有人称之为是叶对罗的“惋惜”。“愉悦”与“惋惜”,实有云泥之别。惟笔者以为两说皆错,前者未能体会文革前夕一派严峻、肃杀的政治氛围,后者则完全歪曲了叶发言的批判原意。

   一、揭批罗瑞卿的“小组会议”

   1966年3月初至4月初在北京召开的揭发和批判罗瑞卿的会议,按当时中央文件的说法,称为“讨论罗瑞卿同志问题的小组会议”或“解决罗瑞卿同志的错误问题的小组会议”。当时,对罗还是称“同志”的。

   据1966年4月30日中央工作小组《关于罗瑞卿同志错误问题的报告》,“为了彻底弄清罗瑞卿同志的问题,根据毛主席的指示和中央常委的决定,在党中央直接领导下,从三月四日到四月八日,召开了讨论罗瑞卿同志问题的小组会议。会议本着摆事实,讲道理,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对罗瑞卿同志进行了面对面的斗争。

   “这次小组会议是分两个阶段进行的。第一阶段历时十三天,参加成员包括军委各总部、公安部、国防工办、国防科委、军事科学院和大部分军区、军种、兵种的负责同志,以及罗瑞卿同志本人,共四十二人。三月二十二日开始,会议进入第二阶段,根据党中央指示,增加了五十三人,包括党中央、国务院有关部委和各中央局的负责同志,第一阶段未参加会议的军区、兵种、军事院校的负责同志。第二阶段参加会议的共九十五人”。

   作为中央工作小组领导成员之一的叶剑英,在发言中将会议经过叙述得更为详细:“我们的小组会,是毛主席、中央常委为了解决罗瑞卿同志的错误问题而召开的。这次会议,实际上是上海会议的继续。

   “会议根据中央的指示,不作结论,不作决议,大家把意见讲完以后,概括起来写一篇报告(工作小组向中央的报告),送请会议的领导小组审修,然后送呈中央常委批示。会议开始,小平同志对会议的开法和指导思想作了明确的指示。我们的会议整个过程,是在中央领导同志不断指示下进行的。”〔1〕

   叶剑英在这里提及了邓小平对小组会议的指示,惟没有提及林彪对会议有什么指示。

   叶剑英接着说:

   “会议从三月四日开始,四日、五日两天有七个同志发言,对罗瑞卿同志所犯的错误,作了深刻和实事求是的揭发和批判。之后,罗瑞卿同志在准备作检讨发言过程中,提出这样的要求:等到会的同志发言完了以后告一段落,即行休会,让各军区来的同志先回去,等他准备好了,再行召集会议,听他的检讨发言。工作小组同志没有同意他的意见。一直等了六天,到三月十二日,罗作第一次检讨发言。这个发言是从上海会议后就开始准备的,准备了三个月,但他的发言内容和态度是十分不诚恳的,是十分不能使人满意的。到会同志听了以后,极为愤慨,即席发言作反驳性批评的十九人。

   “三月十四、十五、十六日,继续发言的同志有十六人,连上次发言的共二十三人。……

   “三月十七日,中央指示,扩大会议范围,请中央、国务院有关各部委及各大区中央局和有些军区、兵种、学院等派人参加。会议通知罗瑞卿休会两天后再继续开会,而罗瑞卿竟于三月十八日晨跳楼自杀。因为摔伤住了医院,罗就不能参加会议了,以致会议又由面对面,转为背靠背。

   ……

   “会议从三月四日到四月八日,共开了一个月又五天,参加会议的共九十五人。除事假病假外,发言的同志有单独发言的,有联合发言的,共有八十六篇发言稿。从全部发言中可以看到,同志们对罗瑞卿同志的错误,有揭发、有批判,有建议。差不多全部的发言,都肯定罗瑞卿同志的错误,最主要的是篡军反党。认为罗瑞卿同志在工作上犯了这么大的错误,又加上跳楼自杀的叛党行为,已经不能继续摆在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岗位上了,应下放改造。”〔2〕

   八十六篇发言(实质为揭发批判),到底说了些什么?确为一个诱人的话题。而目前,只有小部分发言为研究者所知悉。如据《中央批转中央工作小组关于罗瑞卿同志错误问题的报告》的几个附件,人们得知有叶剑英本人及谢富治、萧华、杨成武(与王尚荣、雷英夫联名)的发言。而据罗瑞卿3月12日检讨提及的,有刘志坚、张宗逊、邱会作、唐平铸、李曼村、张秀川及邓汀的发言,罗特别提及“李曼村同志批判我对叶剑英同志不尊重,我完全接受。这个问题以后连同对军委领导同志的关系问题,还要作检讨。”〔3〕

   二、叶剑英揭批罗瑞卿

   叶剑英在发言中借众人之口,为罗瑞卿问题定了性:“同志们的发言,差不多众口一词的认为罗瑞卿同志的错误,最主要的是篡军反党的错误。”〔4〕

   叶列举了罗“篡军反党”事实的第一大项是“罗瑞卿同志是反对毛主席的,是反党的”。具体细项是(1)他反对毛主席关于阶级斗争的理论(具体内容略,下同);(2)他反对毛主席关于人民军队的建军路线;(3)他反对毛主席人民战争的思想;(4)他反对毛主席的战略思想;(5)他歪曲贬低毛泽东思想。

   叶列举罗“篡军反党”事实的第二大项是“罗瑞卿同志是反对林彪同志的,是要篡军反党的”。叶说:

   “(1)他对林彪同志欺骗封锁,当面拥护,背后搞鬼。他自己不向林彪同志汇报,也不准别人反映情况。发现有人向林彪同志汇报,他就严加训斥,企图把干部和林彪同志隔离开。罗瑞卿同志经常背着林彪同志,到处散布流言蜚语,挑拨离间,破坏高级干部间的关系,破坏林彪同志的威信。所有这些,同志们都充分揭发了。他还利用中央常委接见军委××会议全体同志的机会〔5〕,煽动一些军区、军种、兵种的负责同志,采取突然袭击的办法,向中央出难题,要求大量增加部队定额和合并军区,逼着中央常委马上表态,企图把林彪同志与军区、军兵种的同志对立起来。这是一种阴谋诡计,十分恶毒。

   “(2)反对林彪同志关于突出政治的指示。林彪同志根据毛主席的一贯教导,为了纠正罗瑞卿同志搞大比武这个方向性的错误,适时地提出了突出政治的指示。罗瑞卿同志不仅不承认错误,反而多次篡改林彪同志突出政治的指示,塞进许多他自己的私货。在第八次军委办公会议扩大会议上,曲解林彪同志指示的原意,散布折中主义,和林彪同志唱对台戏。林彪同志在今年元旦提出的突出政治的五项原则,是政治挂帅的典范。罗瑞卿对五项原则只强调第五项(技术战术),这就证明罗瑞卿同志是用技术挂帅来反对政治挂帅。在这些问题上,证明罗瑞卿同志是一个坚持错误,修正真理的典型人物。

   “(3)他恶意地攻击林彪同志提出的四个第一。为了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竟无中生有地说毛主席讲四个第一没有阶级性。这完全是可耻的捏造,有汪东兴同志作证。毛主席曾经几次赞扬四个第一,说’解放军的思想政治工作和军事工作,经林彪同志提出四个第一、三八作风以后,比较过去有了一个很大的发展,更具体化了,更理论化了。’罗瑞卿同志这样作,无非是想挑拨毛主席和林彪同志的关系,破坏林彪同志的威信。

   “(4)他把林彪同志当作敌人,公然伸手抢班夺权。罗瑞卿同志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恶性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不可免地要向党伸手。他私自封官许愿,拉扰一些人,为他效劳,派人当’说客’,以林彪同志迟早要登上政治舞台为名,劝林彪同志让权,此外还亲自出马,当作林彪同志的面大喊大嚷地说:’病号嘛,要象个病号样子嘛!要让贤嘛!”不要挡路!’最后还想林彪同志有病,把林彪同志气死、逼死、折磨死。其实林彪同志的身体,据医生多次检查的结果,内脏各部都是很好的,只是负伤以后神经功能有点毛病,现在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了。这是全党全军一个喜报。而罗瑞卿同志却说想不到这个人还能东山再起!使罗瑞卿大失所望,啼笑皆非。这个人还能算是我们的同志吗?!

   “他拼命反对林彪同志,绝不是什么个人恩怨。罗瑞卿同志跟了毛主席近四十年,受过毛主席许多年的言教身教。在近四十年中,也在林彪同志直接领导和指挥下做过许久的工作,耳濡目染,宁有几人?罗瑞卿同志当总参谋长也是林彪同志和总理推荐的。林彪同志信任他,放手让他工作,对他工作中的错误,多次批评,诚心教育,忍耐等待,足足六年。罗瑞卿同志对林彪同志的批评、指责、教育,如果自己认为有委曲之处,何以不报告毛主席?而竟同刘亚楼等同志密谈!跟毛主席几十年,还不把毛主席看作父兄师长。难道这样做法,不是有意背着毛主席,故意和林彪同志作对吗?林彪同志是毛主席的好学生、好战友,毛泽东思想学得最好,用得最好,跟得最紧。他对党忠诚,对同志和善,几十年刻苦自厉,好学不倦,带病不休,一生以毛主席的理论与实践为准则。他是我们全党最有威信的领导者之一。林彪同志受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委托,主持军委的工作,在罗瑞卿同志看来,不反掉林彪同志,就不可能实现他篡军的野心,我看这就是罗瑞卿同志拼死反对林彪同志的根本原因。”〔6〕

   叶以上发言表明:一、他对罗的问题十分知情;二、他对林彪的地位维护坚决。

   三、“将军一跳身名裂”辨

   在论及罗瑞卿1966年3月18日跳楼自杀的举动时,叶剑英说,“’将军一跳身名裂,向河梁,回头万里,故人长绝!’这是我套用稼轩词句,把’百战’二字改为’一跳’,为罗瑞卿跳楼所哼的悼语。我认为他的政治生命已经死亡了。如果要重新作人,必须真正地在政治上脱胎换骨。”〔7〕

   叶剑英还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是古人说的话。看来这句话对罗说来,不恰当。罗跳楼前,写了两封没有签名没有月日的遗书,都印发给同志们看了。他说,’自杀是可耻的’。但是,’谁为为之,孰令致之?’他竟恶毒地说是会议把他逼死的,说他的可耻行动是被迫的。这简直是对会议的诬蔑,是垂死的反扑。证明罗对自己的错误是想抵赖,也可能是想掩埋不可告人的东西,想把错误带进棺材去。”〔8〕

   如果没有带着有色眼镜,联系叶剑英发言的上下文,“将军一跳身名裂”的强烈批判色彩是显而易见、绝无歧义的。

   说叶“愉悦”的,是罗瑞卿的女儿罗点点。她在文革结束后写道:“爸爸命太大,他没有死,只是落地的时候摔断了右侧的足跟骨。他做到的,只是让那个旨在折磨人的三月会议停开了。但是参加会议的人余兴未尽,余怒未消,他们说爸爸是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他们用最难听的话说爸爸,说:’罗长子跳了冰棍……’。也有人不说难听话,他们诗意大发,诗里写:将军一跳身名裂,向河梁,回首万里,故人长绝……。悲天悯人,感慨万端,何等风流洒脱。历史已经雄辩地证明,这些人不愧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但这种愉悦不是从迫害别人中得到,会是从何而来?不是纵欲后的满足,又是什么?”〔9〕

   罗瑞卿最大的缺点之一,是难与人共事。罗当道时,叶备受冷落,不被尊重。在倒罗过程中,叶为毛所倚重。说比较顺心顺气,应还是可以的。惟在当时政治风云瞬间万变的非常状态下,叶对罗的倒台是否有一种“愉悦”之情,且还有“纵欲后的满足”?笔者同意丁抒的说法〔10〕,罗点点显然是言重了。

   说叶“惋惜”的,是杨成武。他在多年后对陈虹说:“由于发生了’跳楼事件’,这就加剧了问题的严重性,那时人们一般认为这种举动是自绝于党和人民的行为,因而激起到会一些人的发言升温。叶剑英副主席当时为此还慎了一阙词,表示婉惜:

   将军一跳身名裂,

   向河梁,

   回首望,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0月6日, 7:46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