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想|张勇:人间正道是沧桑——驳房宁「五不搞」之荒谬

2012年11月3日,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房宁先生在人民网发表关于中国民主政治建设「三统一」「四制度」「五不搞」的观点,读后殊觉不妥。11月8日胡锦涛同志在十八大上作报告。结合报告分析,越发觉得「五不搞」荒谬绝伦!

房宁提出所谓的「五不搞」论,即「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与十八大报告提出的「发展更加广泛、更加充分、更加健全的人民民主」的目标严重相悖:

——不搞多党轮流执政。如果以严谨的学术眼光审视,当今世界并不存在所谓「多党制」。欧美等国实行的均为「自由竞选制」:公民个人参选或是凭借某个政党竞选是其个人自由,二者法律上处于同等地位。美国宪法作为政权架构的纲领性文件,译成中文后竟连一个「党」字都看不到!某些学者臆断欧美实行的是「多党制」,只能表明其理论水平之低下、对他国政治认识之肤浅!十八大报告提出,制度建设要「积极借鉴人类政治文明有益成果」。「自由竞选制」也是人类政治文明成果之一,理当值得我们研究借鉴。公民的结社自由和平等的选举权被选举权更是载入《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得到了我国政府的认同。至于「轮流执政」一说,更是荒唐:公权非某家私产,不得「私相授受」,这是现代政治文明基本常识。欧美政权难道能绕过选民而由某些政党 「轮流」执掌?所谓「不搞多党轮流执政」,实质就是否定我国宪法所宣示的公民的结社自由和平等的选举权被选举权,使我国政治制度倒退到辛亥革命以前的帝制时代!

——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思想自由(包括宗教自由)是《世界人权宣言》所载明的公民自由,也是受到我国宪法保护的公民权利。自由必然导致多元。设定「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之限,只能导致否定公民自由,从而颠覆我国已经确立的保护人权的宪法原则。在这方面,中国共产党有过沉痛的历史教训。「文革」时代,人们「早请示晚汇报」,在思想上接受「一元化」的洗脑,造成多么严重的恶果!殷鉴不远,就在夏后。房宁发表「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之论,难道妄图将中国重新拉回到那个暗无天日的年代?

——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三权鼎立」和两院制是很多国家的一种宪政架构。在中国,人大和政协即是事实上的议会两院。每年「两会」,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商讨国事时,扮演的不正是民意代表(议员)的角色么?而「三权鼎立」,作为立法权、行政权与司法权三者之间分立制衡原则,在国家宪政运作方面发挥的保障公民权利、维护社会和谐的积极作用,又岂能否定?!中国历代从商周到明清,从来都是实行三权合一的高度集权的政治模式。而今,根据我国宪法规定,人大担负立法和监督职责,政府负责行政,法院承担审判职能,与西方的「三权鼎立」又有何本质差别?某些学者颠倒是非,极力抹黑「司法独立」,以为给其贴上「西方」的标签就能唬住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停止对普世价值的认同和向往。十八大报告明确指出,「进一步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确保审判机关、检察机关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检察权」,给了这些别有用心的学者一个有力地的回击!

——不搞联邦制。联邦制作为共和体制下维系中央政权与地方政权关系的一种方式,有何过错?权力来自人民,选举即是授权。全国人大代表既然由地方人大代表选出,当然就意味着中央政权的权力来自地方政权的共同授予。在这种原则之下,所谓的「联邦制」「单一制」又有什么区别?不过就是地方政权对中央政权的授权或多或少而已。在我国政治学理看,日本并非联邦制国家。但在日本,时常就有地方政府公开对抗中央政府的某些政策!更何况,世界各国都已接受法治理念,无论是联邦制国家还是单一制国家,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之间的权力划分日益法律化,二者都在法律框架内行使公共权力,联邦制与单一制的界限也越发模糊。房宁此时炮制「不搞联邦制」的论调,真可谓「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不搞私有化。十八大报告提出「保证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邓小平说过,「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同理,公有经济和私有经济都是经济发展方式,二者同为社会主义经济的组成部分,其目的都是为了创造社会财富,提高民众福利。房宁抛出的「不搞私有化」之论,严重违背了十八大报告提出的「公平竞争,同等保护」原则,其实质就是抹煞经济改革所取得的成就,否定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经济改革政策,其危险性不言而喻!

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必须继续积极稳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发展更加广泛、更加充分、更加健全的人民民主。」房宁在散布「五不搞」时,却武断地宣称:「我国社会主义政治制度逐步定型」,实质是否定了政治改革的必要性,与十八大主旨相距何止十万八千里!仅举一例,邓小平同志在1987年明确宣告:大陆在下个世纪,经过半个世纪以后可以实行普选!而今,半个世纪已经过去一半,25年后中国将实行全国人大代表直选,尚有一系列的法律制度要改革更新,而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要引领和适应这一时代进步,党内同样有一系列制度要改革更新。如此一来,房宁的「政治制度逐步定型」之说显得多么荒唐可笑!

十八大报告严正宣告:我们「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房宁此时抛出「五不搞」论,不知是缘于他对封闭僵化的老路有着深深的眷恋,还是对改旗易帜的邪路有着无限的向往?无论如何,妄想将中国拉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无疑是徒劳的。习近平总书记在回顾我国探寻发展道路的艰辛时感叹:人间正道是沧桑。房宁先生作为一名学者,应当回归正道,寻回良知,适应时代,为我国的政治改革和发展多做一些有益的研究,则幸甚!

二〇一二年十二月六日

作者单位:怀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8633.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Loading…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0月24日, 5:46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