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想 | 俞正樑: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失衡

  

   近年来,美国关于其战略调整和走向有过各种定义,如“战略重心东移”、“重返亚洲”之说,凸显亚太地区在美国全球战略中的地位急剧上升。但是,上述表述难以全面、准确地概括此次战略调整的错综复杂和不确定性,且已造成破坏性后果,从而引发国内外许多争议和反思:一是认为“东移”或“转移”歧义较大;二是认为美国从未离开过亚太地区;三是过于明显地围堵中国。于是,美国随即改称“亚太再平衡”战略,对其战略意图尽可能加以掩饰,对其关注重点作重新调整和进一步充实。美国对这一战略的不断诠释并未导致一个十分清晰的战略,华盛顿几乎没有人能够准确阐释什么是“再平衡”,战略设计中存在太多的矛盾性和不平衡性,以致外交界人士怀疑该战略是否会变成“烂尾楼”。

   亚太地区是21世纪世界经济发展的希望所在,美国将战略重心放在此区域是时势使然。况且,美国新国防战略强调,从西太平洋和东亚延伸到印度洋和南亚这一弧形地带具有极大战略重要性,美国必须恢复亚太地区的平衡。亚太再平衡战略只不过是美国对亚太地区的战略重点转移与全方位战略重新布局的重要部分,是战略守势与战略攻势的辩证统一,是综合性战略因素共同促成的结果。必须强调的是,其中每一个战略因素都包含了中国因素。其实,亚太地区战略力量对比从未平衡过,一直处于向美国一边倒的战略态势。美国所谓的“再平衡”,实质上是怕被中国“平衡”。亚太再平衡这一新定义,较为清晰地勾勒出美国现阶段战略调整的方向和态势。亚太再平衡战略虽然貌似一种攻势战略,却有其内在困境。它所引发的不平衡或失衡日渐暴露,不断导致该战略被“再平衡”,因此,何时能真正实现战略转移,还有很多不确定性。

   一、国内失衡

   当前,美国内外交困,对内面对严峻的经济形势和赤字、失业率双高的巨大压力,对外面临欧洲困局、中东乱局和亚洲变局。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主席杰茜卡·马修斯认为,最紧迫的挑战是由欧美无力解决各自的财政和金融危机引发的西方民主模式的危机,以及对美国“退隐”的担忧,将对2013年乃至以后的全球事务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①这是美国首先要面对的危急形势。

   深层次的原因在于美元霸权日趋衰弱,债务上限不断突破,科技创新能力下降,实体经济呈现虚拟化。这是美国最大的战略局限,导致其再也无法维持全球扩张和最大的国际公共产品提供国地位,地缘政治也不敌地缘经济。这是一个长期性趋势。

   由于深陷经济危机、实力下降,美国首先要平衡内外两个大局,平衡国防与经济,大幅度削减军费和对外开支,重点确保经济增长。“财政悬崖”或“后财政悬崖”都涉及长期性的财政困境,防务和外交必然受到极大掣肘和制约。尤其在安全问题上,本应是战略决定国防预算和军事结构,而今是财政决定一切,即使全球战略收缩、调整、突出重点,现有资源仍难以确保亚太再平衡战略之所需。经济危机使该战略先天不足,经济与军事严重失衡,不得不以军事为先导,以展开军事力量为主。经济困境还使战略构想与实施能力之间呈现出很大落差,而实施能力不足又会反过来给内政带来压力。

   奥巴马进入第二个任期,仍然面临着振兴经济的严酷任务,以超高赤字拯救经济危机、推进医改和金融监管,对外收缩如何落实,住房市场和就业市场能否顺利复苏等问题依然十分严峻,军费也在持续减少,美国是否有足够的财力来投放亚太值得怀疑。内政作为支撑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基础,给该战略的未来命运投下了浓重的阴影:心有余而力不足。但就亚太国家的期待而言,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不应该是一种口惠而实不至的表面宣示,必须要有实实在在的人力、财力、物力的大量投入。但就美国当前情况来看,联邦债务危机迫在眉睫,经济复苏依旧乏力,就业形势依然严峻,美国政府连自己都缺钱花,也很难向外部世界作出令人信服的承诺。美国财政捉襟见肘是对亚太再平衡战略最有力的制约,就像白宫拒造用于摧毁行星的终极武器“死星”一样,白宫的理由简单明了:“我们正努力减少、而不是扩大赤字。”

   二、全球失衡

   亚太再平衡战略在世界上表现为美国全球战略的失衡,即在平衡其全球存在以确保战略重点的过程中发生了不平衡。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美国全球战略的重心在欧洲和大西洋,其间虽然在东亚、东南亚、中亚和中东发动过战争,但其战略重心没有转移过,也就是说战略重心和阶段性用兵重点是两回事,可以存在背离状态,但后者必须服从前者。

   在奥巴马政府看来,“9·11”恐怖袭击发生后,美国一头扎进全球反恐战争,阿富汗、伊拉克两场战争消耗了美国太多的精力和资源,亚洲遭到了“战略忽视”,令中国全面崛起。于是,美国把战略眼光投向亚太地区,进行战略纠偏和再平衡。但真要将其战略重心转移到该地区,却颇费思量,贸然行动,后果难料。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断定,美国的地缘政治敌人是俄罗斯。俄罗斯的复兴一直是美国放心不下的事。欧洲是美国最重要的盟友,美欧关系是美国调整战略时必须考虑的问题。中东危机频发,反恐、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等问题,件件事关美国的核心利益。美国必然四处灭火,不可能完全聚焦于亚太事务,结构性失衡在所难免。

   因此,美国在战略重心转移问题上小心翼翼。美国的“再平衡”首先是欧亚地区战略的平衡。在对欧、亚的战略“再平衡”中,美国尽力避免因公开宣称亚洲取代欧洲成为其战略重心而开罪欧洲,这里涉及决心、时机和转移途径等问题。其次是军事战略的平衡。一是更加注重海空军;二是把大部分海军力量部署在太平洋;三是部署方式的平衡,即不再建设新的大型永久性基地,代之以依靠盟友和伙伴的、大量低成本而灵活布点的临时部署,这样可以避开许多美国新伙伴在政治上无法接受的正式结盟和建立大型军事基地。

   从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可以看出,增加美国在亚太的军事存在是其新军事战略的既定目标。但为了减少阻力,说服国会和民众,防止亚太伙伴国的反对,美国必须鼓动东海、南海的一些声索国实施挑衅行动,挑起地区争端,激化矛盾冲突,以便美国以“维持地区稳定”为借口,扩展在亚太地区的军事部署,以便实现美国所需的“再平衡”目标,获取更多的政治和经济利益。

   为此,2012年1月奥巴马总统推出新军事战略时,强调的是把军事重心转向亚太地区,并把它称之为在亚太地区的“再平衡”战略。而国防部长帕内塔在6月召开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就《美国对亚太的再平衡》为题发表演讲时,也只是反复强调美国把亚太地区确定为一个重点,重新聚焦亚太,加强在亚太的参与,发挥更大的作用。美国对亚太地区承诺的核心是增加兵力,进行前沿部署。他在演讲中,只字未提美国一度高调宣示的战略重心东移的说法。

   但是,美国的战略转移还是在全球引起了连锁反应。

   欧洲作为美国最大的盟友,深陷经济困境和结构性矛盾,对于美国战略转移引发的地缘政治、经济、军事后果十分不满。因为这意味着美国对亚太投入及介入的相对增加和对欧洲投入及介入的相对减少,从而导致欧洲战略作用和地位的下降,以及美欧关系的相对弱化。美国基于自身的利益,对欧洲采取了“离岸平衡”战略。2012年12月31日,美国驻北约大使伊沃·达尔德警告欧洲盟友不要削减国防开支,必须把从阿富汗撤军所节省的资金用于加强军备,否则欧洲对危机的反应能力会出现令人不安的趋势。他强调,如果欧洲不在加强能力上进行投入,欧洲将继续对美国过分依赖,而此时美国已经把战略重心放在远东和中国身上。②

   中东一度是美国投入战略资源最多的地区,美国以此维持在该地区的主导地位。随着亚洲的崛起,美国深感过去对该地区相对忽视了,战略平衡点要向其倾斜。为了战略东移,美国不得不从中东抽身,限制和减少对中东地区的投入,以所谓“灵巧外交”、“下放”、和“外包”取代高投入、高风险、高回报的政策。美国从中东实行战略收缩同样陷入困境。它在撒下动乱种子、难以收拾局面的情势下,逐步撤离中东,把资源转投东亚,致使中东危机齐发,叙利亚冲突白热化,伊朗危机逼近核“红线”,埃及两派冲突升级,巴以冲突大动干戈,伊拉克前景黯淡,阿富汗面临崩盘,形成剧变焦点,酿成世界最大之乱局。美国外交学会副会长詹姆斯·林赛断言,美国在2013年将面临的三大挑战之一是中东。未来10年中东仍将面临持续动荡和群雄争霸的局面,这对美国战略转移构成最严重羁绊,并将把美国的战略重点拉回该地区。

   美国实施战略收缩以确保重点的做法,不可能不在全球留下许多战略空隙,让其他大国去填补,这必然加剧美国全球战略的不平衡。亚太再平衡战略实质上潜藏着战略重心转移的深意,两者没有根本性的区别。它不可能不搅动美国的全球战略,美国既想确保亚太重点,又想继续在全球范围内掌控一切,是一个两难的战略选择。

   三、亚太失衡

   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若按其字面意义来说,应以和平发展、均衡稳定为宗旨,以建设性介入者的身份参与亚太事务。但事实恰恰相反。它既想搭上亚太崛起的快车,分享亚洲发展成果,又想遏制住中国的全面崛起主控亚太。这一充满矛盾的战略搅乱了亚太战略形势,使亚太局势变得紧张危险和不可预测,甚至可能导致分裂对抗,使得战略风险剧增。

   美国在力不从心导致全球战略收缩的情势下,力图整合战略资源以求最佳优化,确保战略重心成功转移亚太,深度介入该地区事务,实施战略扩张,形成战略网络以制约中国。但关键是,美国无法为在亚太实现更大规模的战略存在投入必需而巨大的财力和人力,能力与需求失衡是一个致命的弱点。

   另一个弱点是美国与亚太国家相互间战略利益和需求的落差。美国要当亚太的领导,插手东海、南海几乎所有“岛争”,视之为“重返亚洲”的“战略良机”。它将其军事盟国及战略伙伴与自身的战略利益绑定,不仅要借机制止其亚太盟友的离心倾向,重新塑造和强化同盟关系,还要把亚洲作为美国军火倾销地,引发地区军备竞赛,将它们推到战略前沿去对抗美国认定的挑战者,让亚太国家去平衡掉中国,帮助美国减轻其国际负担,自己却将部署在第一岛链的部分兵力撤到第二岛链。但亚太国家却要美国出力当保安,不愿承担过多的安全成本和对抗代价,且大多数亚太国家希望在中国和美国之间维持平衡,不愿选边站。菲律宾等国企图绑架东盟刁难中国的阴谋均已失败,双方在战略上如何平衡?美国智库人士担忧,结果如变成美国冲上第一线与中国搏斗,太不明智,因而提出“对再平衡战略进行再平衡”。③美国给地区的领土和主权纠纷注入了更大的动能,企图在该地区制造适度紧张,以利于掌控,但这是一招“险棋”、“错棋”,已经导致冲突集中爆发和升级,有可能将美国卷入冲突的漩涡。玩火者易引火烧身,一旦“岛争”失控,美国如何承担战略风险?战略再平衡何以维持?

美国实施这套战略起初似乎顺风顺水,不过,后来的一系列事态发展表明,针对“再平衡”的“反平衡”悄然出现。这股力量主要来自美国的亚太盟友、伙伴以及其他一些国家。两年来,亚太地区矛盾和冲突频发和升级,使亚太国家感受到美国战略的后果,也不是都那么欢迎美国“再平衡”的一些做法。出于各自国家利益的考虑,它们不得不重新加以评估,重点是如何与中国和美国在双边和多边层面上互动,在中美之间取得平衡。亚太国家与中美两国的互动结果也将影响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正如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所说,在21世纪的前50年,亚洲地区的核心目标是避免中国与美国关系不稳定、起冲突,或发生战争。一些军政要员首先表达异议,对美国在澳建立长期基地的计划公开说不,并明确表态不会为美国开罪中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0月31日, 9:01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